蘇鈺頭剛枕到枕頭上就有些困了,因為這個農戶兒子的房間,裏面只有一個枕頭,這隻能說蘇鈺他們來的不巧,農戶的妻子昨天剛洗了枕頭,現在還沒幹,蘇鈺現在用的是他們備用的枕頭,不多只有一個。

空枝 這也就意味着兩人睡在一起時,頭離得很近,近到蕭雁行可以聞到蘇鈺身上的香氣,那是一種淡淡的梔子花香味,帶着陽光的味道,讓人不由得想要多聞一聞。 現在和蘇鈺睡在一起和之前兩個晚上完全不一樣,之前蘇鈺是處於昏睡狀態,而今天蘇鈺卻是清醒著和自己睡到了一起,蕭雁行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屋裏的燭火併未熄滅,因為蕭雁行之前說怕黑的緣故,所以蘇鈺刻意留了燈。 此刻的蘇鈺其實已經累得睡著了,雖然他計劃一大堆,但是身體跟不上計劃,蘇鈺早就睡著了,但是因為燈光的照耀,讓背對着蕭雁行的蘇鈺睡的並不踏實,他所幸就轉了個身避開燈光。 但是發獃的蕭雁行卻未在第一時間就注意到蘇鈺的動作,所以就出現了眼前尷尬的一幕,他的鼻尖對着蘇鈺的鼻尖,蘇鈺的呼吸清晰的噴在蕭雁行的臉色,讓蕭雁行瞬間就羞紅了臉,這種反應是不可控的。 他就那麼獃獃的盯着蘇鈺俊美的容顏,感受着蘇鈺的呼吸,一動不動。 ※※※※※※※※※※※※※※※※※※※※ 感謝在2020-04-0500:10:22~2020-04-1000:30:0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舞武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花堪折-莫空枝3瓶;專業跳坑100年、舞武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此時大家的心中,都在默默演示自己遇上唐元這第五魂技時,該如何應對。 可是想了好幾遍,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被燒成灰燼。 本來大家還心存一絲僥倖,但是當唐元向大家說明這個「審判」魂技的作用時,所有人,都完完全全折服了。 當然,這個魂技並非無敵。 這審判所發出的幽冥之火雖然強大,但是也不是完全無法抵抗的,眼下就有兩種方法,不過唐元並沒有向眾人說明。 並非他不信任皇斗戰隊眾人,而是魂技這種東西,對於魂師來說,那是關乎自身實力和安危的,若是透出底去,完全就是將自己的弱點和命門告訴他人。 正常的魂師,都不會犯這個錯誤,唐元就更不用說了。 話說當這個魂技作用到敵方身上時,除了唐元這個釋放魂技者本身自行解除之外,還有兩種方法。 第一個,自然就是耗盡魂力。 因為這個魂技是以魂力為媒介進行發動的,魂力不消,冥火不滅,但是只要敵方將一身魂力消耗殆盡,那冥火便無以為繼,自動就會熄滅。 但是這種方法,對於唐元這個魂技沒什麼多大的威脅,畢竟魂力消散殆盡,雙方在對戰之時,完全就成了板上魚肉,任唐元宰割,除非有特殊的恢復魂技,或者是治療系魂師隊友,否則就只能認輸。 所以這第一種方法,唐元根本不放在心上。 第二種方法,就是生命類型的領域,擁有對幽冥之火的強大抗性,會大大降低審判的傷害。 打個比方,唐元的對手,擁有生命類型的領域,比如說生命領域、治療領域等等,這樣的領域,會對審判的傷害大打折扣,審判的傷害是敵方魂力的百分之五十,那麼這些領域,會將審判的傷害降低至百分之四十、百分之三十…… 甚至趨近於零! 這樣一來,唐元的第五魂技將會被死死克制。 而原因就是,這審判魂技,所發出的幽冥之火,其根源乃是生死簿武魂中的死亡之力本源,是死亡本源的具象化,自然會被蘊含生命之力大道的生命類型領域所克制。 不過唐元隱約感覺,這個魂技還有被發掘的潛力,並不止像現在所感受的那樣簡單,他總覺得,這個魂技,還有自己沒運用到地方。…

唐柒柒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突然變得異常的平靜。

夫妻之間,是真的會有心有靈犀。 「對不起,我們也是為了……」 「夠了,如果真的是為我好,就應該及時告訴我!不管是怎樣的結果我都能承受,但我接受不了你們欺騙我隱瞞我!」 不等費迪南德說完,唐柒柒就不客氣的打斷。 她現在只想看到封晏,哪怕是最後一眼! 她和封晏做夫妻這麼久,什麼風浪沒經歷? 生死早已沒有那麼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們夫妻的心永遠在一起,不論發生什麼都不曾分離。 她趁著夜色趕到了封晏那兒。 傷勢嚴重,失血過多。 她即便來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看到他面色蒼白,不省人事的躺在病床上的時候,心臟還是揪著疼。 「柒柒……你還好吧?」 陸昭緊張的看著她。 「我沒事。」 她平靜的說著,面上沒有絲毫的波瀾,淡定的讓陸昭不敢相信。 「柒柒……我知道你很傷心……」 「你們出去吧。」 陸昭抿唇,最終無力的轉身離去。 任憑她在外人面前表現的如何堅強,可現在屋子裡只有他們兩個,所有的偽裝都寸寸瓦解。 「我就知道……你出事了。」 她輕聲說著,小手顫抖的撫摸著他的臉。 他不像是快死的人,就像是睡著了一樣,似乎還做了一個美夢,眉心舒展。 什麼是腦死亡…… 就是植物人。 她自己都覺得封晏這短短三十年太累了。 沒有多少時候,是為了自己在奔波。 為了封家、為了集團、為了妻子兒女…… 有時候,她也想勸他,停一停歇一歇。 他太累了。 「我不勸你,怎麼選都是你的人生,不管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我都會陪著你。」…

「沒有,」翠柳有些鬱悶地開口:「搜遍了全身都沒有發現毒藥。」

「在她的頭髮里。」一直站在千帆身後的林清突然開口。 「你的嗅覺還是這麼靈敏。」千帆笑著看了她一眼,轉過頭對著翠柳說道:「將她的頭髮解開。」 千帆的心思都在若嬤嬤身上,並沒有在意自己說的話有什麼不妥,可是林清卻是心中一動,自己嗅覺敏銳只有幾個人知道,難道是納蘭告訴她的? 不可能,今日她明明說過納蘭沒有告訴她自己是誰,那麼她是如何得知的呢?看來自己留下來是對的,這個少女她還真是越來越好奇了…… 「找到了!」翠柳從若嬤嬤的盤發里拿到了一個小瓷瓶,對著千帆說道。 「若嬤嬤,要怪就怪你不該惹到我頭上來。」千帆冷漠地看了若嬤嬤一眼,說道:「給她灌下去!」 「不要啊!不要!」若嬤嬤看到翠柳走近,嚇得大吼大叫道:「不要殺我!都是岳珠兒讓我做的!不要殺我……」 翠柳直接給她點了穴道,捏住她的下巴,將毒藥灌了進去,沒等多久,就看到被解開穴道的若嬤嬤張大了嘴巴,彷彿在承受什麼不能忍受之痛,直接將手插進了自己的眼睛,硬生生地將眼珠摳了下來! 。 他並沒有在意,提醒地說了一句:「我該換藥了。」 秦舒扭過頭,見他指了指上面的輸液袋,確實是快見底了。 想了想,她面無表情地走過去,幫他換藥。 秦舒換藥的時候,褚臨沉也沒閑著,興味地問道:「今天準備熬什麼湯?」 聽到這話,秦舒眉頭皺了皺,朝想得比長得還美的男人看去,冷哼了聲,說道:「新方子哪有這麼快配好?你今天沒有湯喝,只能輸營養液!」 褚臨沉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連著天天輸營養液,嘴巴里都快淡出鳥來了。 他嘖了嘖,無意識地做出扁嘴的動作。 這模樣落在秦舒眼裡,卻莫名覺得男人在賣委屈。 她心裡異樣劃過,語氣不自覺地緩和了些,「晚上,重新給你訂個配方出來,爭取能讓你吃得下去。」 「好!」褚臨沉爽快應聲,臉上重新恢復神采。 首發網址et 他捏了捏掌心裡的東西,準備拿出來,秦舒卻已經轉過身,朝著巍巍走去。 褚臨沉遲疑了下,只得又把東西放回去。 現在這個場合似乎不適合送東西,還是等到合適的時機再說吧。 褚臨沉吃不下飯,秦舒母子卻是要吃的。 母子倆坐在小桌旁,三菜一湯,吃得很香。 褚臨沉躺在病床上看著這溫馨的一幕,喉嚨忍不住滑動了下。 最後,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翻了個身佯裝睡覺。 吃過飯,秦舒又陪著巍巍看故事書,母子倆有說有笑,全程沒來過褚臨沉這邊,彷彿在他的病床周圍設了結界,將他隔離了似的。 褚臨沉臉色有點黑。…

每次看到,她都會想到自己和一個不愛的男人纏綿,生下這個孩子。

如果不是需要一個兒子繼承親王的遺產,她都恨不得將這孩子扼殺在肚子裏。 她這輩子只打算生一個女兒,偏偏頭胎是男孩子。 而那個親王也是個短命鬼,很快辭世。 她這才不得不找到陶桃的父親,沒有別的原因,只因為陶桃的父親酷似封君。 可終歸不是他! 第一任丈夫,死於自然病故。 第二任……她等不及的謀害了。 她寧願做個寡婦,也不想身邊有別的男人礙眼,髒了自己的身體。 現在自己的計劃就要得逞了,她也懶得應付費迪南德了,反正所有的家也都牢牢的把握在自己的手裏,費迪南德只有一個虛名而已。 她淡漠的看了眼,直接轉身離去。 那一眼,讓費迪南德渾身冷透,彷彿頃刻間跌入萬丈深淵。 母親對自己的態度更差了,是他最近又做了什麼惹她不快了嗎? 他內心惶恐,猜測是因為陶桃的事情。 如果是旁的,也就罷了。 可陶桃是自己唯一的妹妹啊! 「陶桃,你聽到哥哥的聲音嗎?你沒事吧?」 屋內的陶桃像迷魂了一般,死死地盯着牆上的大擺鐘。 她記得幾天前來住的時候,這個房間里根本沒有這麼大的擺鐘,彷彿突然掛上去的。 她看着,腦海里全都是鐘擺來來回回晃蕩的樣子,耳畔的鐘擺聲也很有節奏,一下一下又一下。 她的意識漸漸模糊。 耳邊聽到一個蒼老古樸的聲音。 「你現在在海邊,面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海上有帆船有海鷗,你很開心。」 「我……我很開心。」 她目光獃滯的看着鐘擺,機械的重複著。 「你忘了自己是誰。」 「我忘了自己是誰。」 「現在開始我問什麼,你回答什麼,好不好?」 「好……」 「封晏這麼痛快的和你結婚,是為什麼?」 「為了……為了救我。」…

只是陸顏霜始終不肯開口,姬無月也就不知道。

帝雲卿將他推開自己,便也不再上前,只是提醒,「那你最好仔細想想,究竟是什麼事……我從認識她,還從未見過她如此魂不守舍。」 「我會的。」姬無月點頭。 「不過這終究是我們之間的事,帝公子身為她的師父,男女有別,最好還是不要過多越界,她的私事,不該由你來過問。」 這兩人真是,單獨到了一起,就沒幾句話能夠說下去的。 陸顏霜這邊,她牽著三個小奶娃去找崔母。 崔母不在,剛好在老崔家主那邊。 「那我們一起過去。」陸顏霜便牽著三個崽崽過去。 待到院子,如今的崔府還是極為冷清的,生意方面雖然有了起色,但崔月月極為節約,生怕將來有需要的時候會拿不出錢。 所以根本不肯讓崔家主父子碰陸顏霜的錢。 老崔家主這邊,見兒子孫子鬧,便也分了兩個下人出去。 陸顏霜帶著三個小奶娃過去的時候,院子里一個下人也沒有。 花衫少女 她也沒多想,徑直朝著屋子裡進去。 剛到門口處,便聽傳來說話聲,是老崔家主和崔母。 「父親,你說霜兒那件事,她如今也這麼大了,我真的不告訴她嗎?」 「若是她知道,她的親生母親……」 「不能說。你別忘了,當初小姐為什麼會將她留下來,交給我們好好撫養。我們不能違背了小姐的一番苦心。」是老崔家主的決斷聲。 崔母聲音有點哽咽,「可霜兒如今也是有孩子的人了,我身為她的母親,這些年也是真的將她當成我的親生女兒對待,就算自己的命沒了也不能委屈了她。即便這樣,我也不是她的生母,我怕她將來知道事實真相,她會恨我……」 「她不會。」老崔家主不贊同的聲音。 「她是小姐的孩子,小姐是什麼樣的人,當年若不是有小姐在,哪還有後來的崔家?你看她,如今倒是越來越像當年的小姐了。」 「在她實力沒有徹底成長起來之前,這些事你連半個字都不能讓她知道。明白嗎!」老崔家主又警告崔母。 還在門外的陸顏霜:「……」 陸顏霜本來是打算進去的,沒想過要偷聽。 只是萬萬沒想到,會聽到這麼一番話,之前老崔家主與崔母便露出了些端倪,讓陸顏霜猜測過自己的身世。 只是她不在意罷了。 誰是她的生母也好,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崔母和老崔家主確實是對她很好。 陸顏霜當時便想著,等這兩人想說的時候,總有一天他們會告訴她的。 結果她還沒等到這一天,就在這裡聽到了真相。 她真不是崔府的後人。 不是崔母所生。…

所以下午一放學,穗乃宇就去侍奉部社團活動室裡面了,不過坐了一會就直接離開了,因為今天的侍奉部依舊沒一個人來。

穗乃宇可是惦記著平冢靜老師說了要給侍奉部拉點人找一點事做呢,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人來啊。 總不能讓自己每天都閑坐在教室近一個多小時吧?雪之下雪乃這人直接就坐那看書,自己可不行~ 結城明日奈下午和雪之下雪乃一起直接走了,所以離開學校,穗乃宇一個人徑直就去了飛鷹悅動,這家自己為了發行遊戲而收購的公司,剛從約會大作戰回來,穗乃宇還是有點想念的。 飛鷹悅動,現在正在繼續製作她們一直以來的續作,精靈物語3,這個系列遊戲其實是很不錯的,尤其是第一部,在全霓虹也是恨有名氣的。 一到公司樓底下,穗乃宇就直接坐電梯上五樓去了,飛鷹悅動佔據這棟樓的五層和六層,還是很大的。 電梯門一開,就能看到飛鷹悅動的公司大門了。大門是用的工卡身份驗證,非本公司員工是不能進去的,只能用工作牌刷卡。 不過穗乃宇的運氣還是不錯的,正好有一個人站在門口準備刷卡,所以說穗乃宇就可以跟著進去了。如若不然,肯定是得打電話的。 「等等!我也進去!」僅僅是想了一下,穗乃宇回過神來,就發現這人已經刷了工作牌要進去了。 「嗯?」聽到聲音,涼風青葉轉過身就看到了穗乃宇。 這不是高坂穗乃宇老師嗎?自己應該沒有看錯吧!不過高坂穗乃宇老師怎麼會在這裡?自己就上個廁所也能遇到這種人物? 涼風青葉停住,穗乃宇怕大門關閉,也就直接走了進去,然後就看著依舊獃獃的站在門口的少女,穗乃宇皺了皺眉:「你不進來嗎?」 「哦,進來,進來。」回過神來,涼風青葉趕緊趁著大門沒關的時候,跑了進去。 涼風青葉剛進來,大門就隨之關閉。 「那個,你是高坂穗乃宇老師嗎?」看著身邊的高坂穗乃宇,涼風青葉還是很緊張的。 作為飛鷹悅動這家遊戲公司人設組的一員,涼風青葉的工作本就是繪製人物的效果圖,以及設計人物形象,3D建模等等,對於穗乃宇這種名聲在外的國內著名漫畫家還是非常敬佩的。 這一行的頂尖啊!作為一個畫畫的,涼風青葉現在簡直緊張死了。 「對啊。」被涼風青葉認了出來,穗乃宇倒也沒什麼感覺,不如說,自己的臉現在很多人都能認得。 不過是一個小粉絲罷了。 也就是有點可愛而已。 「哎!真的是高坂穗乃宇老師!您好您好,我是你的粉絲,我很喜歡你畫的漫畫的畫風呢!我的名字是涼風青葉,是飛鷹悅動的人設組的一員,請問您今天來這裡是要找人嗎?我帶您去吧!」涼風青葉真的沒想到是真的穗乃宇,一時之間非常激動。 「你?」眼前的這女孩是飛鷹悅動的員工? 穗乃宇覺得真不像啊。 穿著一身像是校服似的衣服,而且眼前的涼風青葉,身材嬌小,還是一張可愛的娃娃臉,淡紫色的雙馬尾髮型,而且,這身高,怎麼看也就一米五左右吧。 難不成是雇傭童工? 穗乃宇眼裡的狐疑之色很濃,濃到即使沒說話,眼前的涼風青葉就連忙解釋:「我已經高中畢業了!真的是員工,看還有工牌呢。」 說著,涼風青葉將自己胸前的工牌舉了起來,給穗乃宇看了一下。 穗乃宇懷疑的看了一眼,嗯,涼風青葉,人設組,還真的是。也對,沒工牌,剛才怎麼能開門呢,自己都有點沒反應過來。 「都高中畢業了啊。」穗乃宇點了點頭,這不是比自己還要大至少兩歲嗎?穗乃宇忍不住又看了一下涼風青葉的臉,這長的說自己十三四都有人信啊! 可愛的有點犯規! 當然,穗乃宇還是記得自己是來幹什麼的。「哦,對了,我是去找一下葉月。麻煩帶一下路。」…

岩漿跟在山狼王的身後,山鋼狼王如同喪家之犬,根本不得反擊。

終於,岩漿流追上了山鋼狼王,山鋼狼王眼神中閃過一絲驚懼。它口中吐出一道風刃,將橫亘在身前的岩漿流斬為兩半。 山鋼狼王高高躍起,想要躲開被岩漿流灑滿的地面。 沒想到這正中了油條的下懷,油條伸出那長鞭一樣的尾巴,抽向山鋼狼王。 「嘭」地一聲,山鋼狼王直接被抽飛出去,它撞斷了無數棵樹木,最後倒在了一顆大石頭前面,生死不知了。 油條見到山鋼狼王躺在地面上,他怒吼一聲撲向遠處釋放風刃地那群弱狼。 想要解決羅空的危機,先幹掉那些釋放遠程技能騷擾羅空的才是王道。 其實也不用油條出手了,頭狼一死,群狼無首,它們頓時不知所措,只顧的互相逃竄,哪裏還能再和羅空戰鬥了。 狼群們撤退地極快,它們叼起同伴的屍體,只留下了山鋼狼王的屍體在原地。 油條連忙飛過來,問道: 「阿空,怎麼樣?還追嗎?」。 羅空看着自己滿頭滿臉的傷口,說道: 「不追了,在追下去,小命都要沒了。」。 「我們繼續趕路。」。 羅空現在有些後悔他沒有讓油條吸收掉幻海鏡之陣了,若是幻海鏡之陣在手,哪裏還會受這麼多不必要的傷? 羅空決定了,回到月樹林,做完該做的事情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讓油條將幻海鏡之陣給學會。 在戰鬥中找到自己的不足並加以彌補才是最重要的,這就是所謂的「以戰養戰」,羅空現在就是發現了自己的不足,正在找機會加以彌補。 又過去了一天時間,這一天裏羅空一直在不停地狂奔,在這一天裏足足狂奔出去一千多里,終於在天亮前趕回了月樹林。 那些魔獸已經熟悉了羅空身上的味道,它們見到羅空眼皮都沒有抬一下,便把羅空放了進去。 營地里的人們還在沉睡着,羅空沒有去打擾他們,而是一個人走到那片瀑布前,讓油條將那本幻海鏡之陣給吸收掉。 油條結果捲軸,便按照捲軸上所記載的吸收方法開始吸收。霎時間,油條身上藍色光華流轉,彷彿披上了一層輕紗。 羅空站在遠處為油條護法,同時也在調息恢復著自身的元氣,最近他受傷太多了,雖然無缺法則的恢復能力很變態,但是任何東西修多了它的強度都會下降,人體更不必說了,一旦受傷過多,身體里最本源的那一絲絲元氣就會流失。 羅空現在在做的正是要讓自己身體里的元氣重新補充回來。 天亮了,木槿來到瀑布前面,想要取水洗漱,她突然看見了瀑布前面的散發着藍光的油條,心中的驚訝和喜悅忍不住溢了出來。 她望向四周,尋找著羅空的蹤跡,最後發現了在樹頂上的羅空。 她雖然很高興,但是卻不敢去打擾羅空生怕羅空出了什麼岔子。 她回到營地,將羅空回來的消息告訴藍明玉,藍明玉也有些高興,畢竟自家的主心骨回來了。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的流逝,幻海鏡之陣的吸收足足用了三天的時間。 油條看着從樹頂上落下的羅空,說道: 「你攻擊我試一試。」。 羅空當即抽出長槍攻向油條,長槍的槍頭如同雨幕一般,細密的攻擊足以讓一般的白銀應接不暇。…

第三步。

這是【三步絕劍】精髓所在,唯有足以挺過前面兩步的高手才能見識到這一劍的風流。 這一劍不是語言可以描述出的威壓,更何況此刻使出此劍技的還是遠不是語言可以描述的大魔法師轉世。 但就在第三劍即將以至快至強之威發出時,米爾恩侯左肩上那一條沉寂已久的小蛇睜開眼—— 突如其來的恐慌感侵入大魔法師轉世內心,使得那一劍的準星偏移,以偏差達幾十公分的差距錯開目標。 也就是趁著於東水還沒回過神時,米爾恩侯主動發起攻擊。 一劍,劃開於東水胸膛,蛇形劍留下長達半米的血痕在於東水胸口,這是在戰鬥中幾乎必死的一擊。 而後飛起一腿,將那比之鋼鐵的硬度都相差不遠的小腿直接踢中大魔法師轉世左腹,超乎想象的力道直接就將於東水踢飛,重重地摔倒在幾米開外的地板上,一時竟難以動彈。 「怎麼這麼不小心呢?大魔法師轉世。本侯記得那位鎮魔者才跟你說過,本侯的這個孩子並不是擺設吧?」 米爾恩侯將蛇形劍收入衣袖中,靜靜地看著倒地不起的大魔法師轉世。 對呀,布魯斯特明明提醒過自己,米爾恩侯左肩上的那條小蛇有著和【深淵魔眼】差不多的威能。 為什麼自己打起來后就將這一條重要信息給忘記了呢? 果然還是戰鬥經驗不足啊。如果是懲罰者峻熙,一定會時時刻刻注意這一潛在威脅的。 【大恫嚇】效果正如布魯斯特所判斷的那樣,單從恐懼效果來說,比不上【深淵魔眼】常規輸出。 只要稍微對自己的心境做一些鞏固,使用魔法加持一點,就不會在戰鬥過程中因為這意外事故而被米爾恩侯反殺。 大意了啊! 總之,不能就這樣倒下去。站起來!站起來! 不僅是壁虎斷尾再生的能力,狼人、海星之類同樣擁有超治癒的能力都被於東水一口氣全部調用出來。 雖說不知道這樣亂來會不會對今後造成什麼不良影響,畢竟能夠同時複製出多種生物能力也只有於東水他一人可以做到。 但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 胸口長長的傷痕還在不斷流失血液,如果放任不管的話,即使自己是大魔法師轉世也無法避免失血過多休克甚至直接死亡的命運。 一定要活下來! 余絕對不能在這裡莫名其妙地死去!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沈小姐她千嬌百媚最新章節、沈小姐她千嬌百媚墨小澤、沈小姐她千嬌百媚全文閱讀、沈小姐她千嬌百媚txt下載、沈小姐她千嬌百媚免費閱讀、沈小姐她千嬌百媚墨小澤 墨小澤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雙生萌寶:父君,娘親讓你滾、獸世種田:絕色獸夫狂寵妻、沈小姐她千嬌百媚、農家悍妻:我家夫君誰敢動、父君娘親讓你滾、…

陳凡輕輕一揮手,藍色的光華直接覆蓋在鐵鎖之上。

一聲輕微的咔嚓聲響起,緊接著便是嘩啦嘩啦的鐵鏈滑落聲回蕩在整個空間。 陳鏡靈的能力與張評有點相似,都是範圍型,所以在他所能掌控的範圍內,一切除了和鏡子外相反之外並無其他不同。 陳凡推開大門走了進去,漆黑的樓道里只有灰色的水泥地,…… 《民間詭異筆記》第一百八十六章壁畫 殺—— 喊殺之聲,時刻在耀金城上轟鳴,城頭的黑雲,早已遮蓋了整片天空,在耀金城的地上,流淌著成河的鮮血,城牆上的每一塊磚瓦,都碎作片片焦土,每一個滅魂聯盟的士兵,身上都沾滿了鮮紅的血液。 那不是他們自己的。 而是倒在他們的武器之下,武魂帝國聯軍士兵的。 這一仗,殺得昏天黑地。 每一個滅魂聯盟的士兵手上,都握著一把卷了刃的兵器,若非有唐元的生命之力時刻洗滌他們的身體,洗滌他們的靈魂,他們早就殺紅了眼,入了魔障了。 饒是如此,殺到最後,滅魂聯盟大軍也殺得疲了,不是身體上的疲累,有唐元的生命之力,他們感受不到勞累,只有使不完的力氣。 但是,他們的心累了。 不想再殺人了。 可是沒辦法,對面的那些傢伙,就像是一個個沒有思想的殺戮傀儡,不打倒他們,他們還會繼續衝上來,不殺死他們,他們還會爬上來。 他們的心,已經被篡改了。 這一仗從早打到晚,整整打了兩天兩夜。 戰鬥結束時,耀金城從北城門開始,到城中心,一路過去,雙腳都難以沾地,除了滿地的屍體,就是滿地的鮮血。 滅魂聯盟北部聯軍將近五十萬人,經此一戰,心中都有了陰影,原本高昂的士氣,突然一落千丈。 唐元見此情形,暗嘆搖頭,這也是沒有辦法,只能讓大軍修養一陣了。 他們都是歷經百戰的勇士,即便耀金城一戰太過殘忍血腥,只要給他們時間,他們就能自行走出來。 戰後,血腥之氣在耀金城上瀰漫不散,已經影響到了魂師的修行,不少滅魂聯盟的魂師,在耀金城僅僅待了一天,就陷入狂暴狀態難以清醒。 修行不足,且心性較差的,甚至心神失守,不分敵我,對同伴出手。 出現如此情況,唐元當即出手,先是在那幾百名陷入狂暴情緒中的魂師的靈魂中,種下生命印記,將他們的靈魂恢復清明。 隨後,又展開死神之翼,升入耀金城上空,將那一團遮天蔽日的血雲,盡數吸入自己精神世界當中,瞬間就被那無邊血海吞沒。 無邊血海得了如此血腥之氣,端的更加凝實,散發著陣陣道蘊,將那團血雲中的血煞之氣和無邊業力,盡數鎮壓在血海之下,然後緩緩煉化。 唐元精神世界中的無邊血海,越來越強大,吸納了許多的業力和血煞之氣,將來若與另外一個區域的幽冥地府一般,達到完善的層次,就能夠流轉世間的一切業力,亦可以凝聚血煞業火,灼燒罪愆深重之人。 很快,血雲消散,天際再次恢復清明,而那些因為血煞之力被影響的魂師,也因為唐元的生命印記,恢復了過來。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被唐元揮揮手就解決了,這讓唐元的身影,在眾人的眼中,又高大耀眼了許多。 除此之外,光是收拾耀金城的敵方戰死士兵的屍首和戰後耀金城的損傷,便要花費不小的時間。 當然,這些事情,自然有寧風致去安排,無須勞煩唐元操心。…

那具身體裡面現在住了一元神兩魂魄,且都是獨立存在的,所以她不知道此刻醒來的是誰。

她緩緩起身,怔忪地看著對方。 「爹爹……」 兩個孩子沒她那麼多的顧忌,直接投奔過去。 男子也同樣彎下身,張開雙臂將兩個孩子抱在懷裡。 那舉動親昵而自然,明顯是經常做才會有的表現。 「文樺?」宮玉狐疑地喊。 男子神情的眼眸看她,心中酸澀地點頭。 得到他的肯定,宮玉便激動起來了,都多久了,屬於夏文樺的那一魂一魄終於醒過來了。 「文樺。」宮玉激情澎湃地奔過去,看夏文樺的雙目都濕潤了。 好想抱抱夏文樺,可兩個孩子都在夏文樺的懷裡,她只能幹看著。 過了一會兒,夏文樺將孩子放下來,心疼地擦拭她臉上不知不覺地滑落下來的淚。 兩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卻是都不先開口言談,生怕破壞這一刻的寧靜。 一家人在一起,不需要發生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只需要共進一日三餐,就感覺特別的幸福了。 夏文樺牽著兩個孩子的手,道:「爹爹好餓,咱們一起去用膳吧!」 目光轉到宮玉的身上,他無聲地給予宮玉一個眼神。 宮玉微微頷首,走在他們的旁邊。 以前,膳食都是自己做,現在府內有下人,說要吃飯,要不了多久,下人就將飯菜全都送到了花廳的餐桌上。 其樂融融地吃完飯,兩個小傢伙又去玩了。 這段時間天天跟夏侯武在一起,他們居然都想去找夏侯武。 宮玉和夏文樺都不阻止他們,隨便他們如何釋放自己的天性。 有些話不能不說,二人回到房裡,宮玉幾次欲言又止后,還是道:「文樺,文軒的那一魂一魄進入了你的體內,你知道嗎?」 夏文樺面色沉重地點頭,「知道了。」 「抱歉,我前段時間都不知道那不是你。」 夏文樺握住她的手,「不怪你。」 「你說那現在該怎麼辦?」 夏文樺沉吟一陣,道:「我不太清楚合體的事,得問拓跋浚。」 「他在你之前醒過來了。」 「那他有說什麼嗎?」 「他試著合體了,但是發現文楠的那一魂一魄竟然不在你的體內。」 夏文樺一驚,「文楠也……去世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