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去了多久,張三哭了,哭得也像個孩子,他都把家傳寶物都搭上了,為什麼還……

「太好了,神像恢復正常了,不長黑毛了,但上面的裂紋就像是煮熟了的茶葉蛋……」 「沒事沒事,只要不長黑毛就好了。」 張三,王五,宋橋,許森等人癱坐在地上,差點給活活累死,這一回,靠山老祖應該會很滿意吧? 但這一切李肆並不知曉。 他還在苦海里裸·泳,但是七情劫帶來的無邊怨氣卻沒了,一點都沒了。 虛妄界與現世之間的大窟窿消失,一共九朵七情蘑菇綻放在他身體上,像是美麗的花環。 可此刻這九朵七情蘑菇卻沒有了一絲一毫的危險性,純粹得不像話。 一陣風吹來,它們竟是如花瓣一樣紛紛碎裂,化作七彩的光芒沒入李肆身體之中。 苦海駭浪已經消散,靈魂異化污染也都已經被豁免,可他還需要靠自己的力量找到這苦難之海的岸邊。 突然,在那隻剩黑白二色的苦海之中,有一重彩光落下,這苦海頓時有了色彩。 接着,又是一重彩光,苦海中的一切開始變得真實起來。 然後又是一重彩光。 當九重彩光落下,一切化作萬丈紅塵,人間百態。 可是這越真實,李肆也就越清醒,當他眼前重新出現那荒蕪的山嶺,血色的陰雲時,他方才所經歷的一切如夢幻泡影,不再歸來。 只剩他的一顆心,若崇山峻岭,不動磐石。 「成功渡過七情劫,獲得道心磐石。」 「磐石道心:修仙者所能獲得的七大道心之一,可通過渡七情劫,置身苦海,經百萬生靈怨氣沖刷,巍然不動者,不失本心者,不墮魔道者可得。」 汐若初见 「獲得后,自此不懼七情六慾之災劫,參悟功法,修習道術神通的速度提升500%,增加突破下一修行境界100%的成功幾率,且有機會領悟掌握本源神通。」 「降低肉體異化污染的50%,降低靈魂異化污染的500%。」 「你打贏了十萬名慘死的生靈怨氣,並感同身受的與怨氣談心,並最終將其超度,你獲得了100000份黑色氣運柴薪。」 「從此以後,只要有你的地方,七情蘑菇會繞路而走。」 …… 「這是給我來了個一次性買斷嗎?」 李肆大感欣慰,卻又覺得虧了,不過能刷出來一個磐石道心,也得知足。 心念一動,他便知曉了方才發生的事情,不由暗叫僥倖,張三,真是寶藏張三,必須獎賞。 刷。 直接來一波神恩沐浴,包括那四座即將崩裂的神像,這可是大功臣,就是修復的代價有點大。 每座需要100份白色氣運柴薪,你怎麼不去搶? 嗯?…

李和卻緩緩搖頭,一旁的尚雲芝則笑着說道:「1.2N,很接近了,一天時間就能做到這個地步,我家阿和是武道天才呢。」

「接下來,我們來練暗勁吧。」 李和緊張的咽了口吐沫,問道:「怎,怎麼練……」 尚雲芝打了個電話,很快,就有工作人員送來十個大瓮,瓮中裝滿了沙子,尚雲芝指著那些瓮說道:「每個瓮裏面都有100顆金砂,什麼時候,你能像這樣……」 尚雲芝對着瓮身一掌拍下。 一堆金砂便升騰而起,李和一眼掃過,100顆,不多不少…… …… …… ——————————— 本次英靈: 【安倍晴明——術士】 力量:C+ 耐力:B 敏捷:C+ 炁:S 幸運:A 寶具:S 獨有技能:【傳奇陰陽師(A級)】,占卜推衍,甚至可以影響事物的判定。 職階技能:【炁之強化(A+級)】,術士擁有比其他職階更強的炁,A+級可以令自身的炁增加120%。 寶具詳情:【六壬十二方神將驅策前行(S級)】、【殺生石(S級)】。 【太乙六壬皆驅策前行(S級)】:傳說安倍晴明是扶桑史上式神最強的陰陽師。 效果:可以召喚螣蛇、朱雀、六合、勾陳、青龍、天一、天後、太陰、玄武、白虎、太裳、天空共十二位式神。 【殺生石(S級)】:九尾狐自封神之戰中逃出一縷殘魂來到扶桑,化身玉藻前,最後被安倍晴明鎮壓后封印在殺生石中。 唤我旧名时 此号冻结中 效果:可以解封殺生石,召喚九尾妖狐。 。 躲過死亡的嚴項,看着來勢洶洶的一群人,他不停的往牆角躲去,直到走的完全沒有退路。 「嚴大人,沒有想到吧。」 「哈哈,讓我們哥幾個好好伺候嚴大人。」 「你們放肆,我是陛下/身邊的人,你們不能這麼對我。」嚴項瑟瑟發抖的看着凶神惡煞犯人。…

微微頷首,面對對方身上的強悍氣勢,高雲深臉色不變,亦如以往的雲淡風輕。

「區區武師境一重的修為,我真不知道你哪裏來的膽量,竟敢挑戰我們兩個人….」 白衫青年男子雙眼微眯,開口道。 而看到高雲深依舊是那一副臉色平靜的模樣,旁邊的黑髮壯漢也是冷冷一笑,隨後不屑道:「小子,雖然烈陽宗弟子之間不能自相殘殺,不過在挑戰場上老子可不會手下留情,若是不小心把你給打殘了,可不要怪老子….」 「希望你真的有那個本事。」 「對了,你們兩個人,誰的實力最強?」 面對黑髮壯漢的威脅,此刻高雲深卻是淡淡回道,同時身上湧出一股不俗的元力氣勢,亦如潛龍出淵。 「狂妄無知的小子!」 話音落下,黑髮壯漢也是臉色漲紅,彷彿受到了某種不可饒恕的挑釁和輕視,當即踏前一步,手中巨錘重重砸倒在地面上,同時震起一陣轟隆響聲,似乎已經被徹底激怒。 畢竟他乃是外門弟子中的佼佼者,戰力榜上留名的存在。 而且黑髮壯漢的元力修為已至武師境五重,被眼前高雲深這個小小的武師境一重外門弟子所挑釁輕視,其自然難以容受,當即勃然大怒。 「那小子也太狂了!竟然直接無視了青葉師兄和蒙執師兄兩個人….」 「完了,蒙執師兄發怒了,這回有好戲看了….」 「這小子好像是之前的新人榜第一,那個叫做高雲深的傢伙…..」 此時,不遠處正在旁觀的一些外門弟子也是感慨出聲,神情震撼,似乎都沒有想到場上的高雲深會如此狂傲。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張發樓道:「是,十月份。」 李貴生道:「好,十月份,你可說話算數!」 張發樓乾脆道:「算數,誰誆你們誰是小狗!」 劉全他們幾個看張發樓說話斬釘截鐵的,覺得此次張發樓的話值得相信,於是一個個笑臉盈盈,這下地下室進水的問題終於有希望了! 幾位老頭老太太覺得今天的目的達到了,也紛紛站了起來:「好吧,我們走吧。」 劉全若有所思道:「你給我們寫個保證吧,好讓大家放心。」 張發樓道:「我都給你們賭罷咒了你們還不相信我?」 李貴生道:「不是不相信你,實在是這個問題拖的時間太長了,都把我們拖怕了。」 張發樓道:「你們真是不理解人啊,原來不是不修,實在是太忙了。」 曲副經理拍拍胸脯道:「你們就甭管了,這事包在我身上,他要不給你們修,你們找我!」 眾人見曲副經理信誓旦旦,哪有不相信的道理!他以前可沒有這麼表過態,他今天大大出乎大家的預料,他簡直就是說話算數,吐口唾沫就是個丁的大英雄了! 劉全此時也不再好意思說什麼了,再說什麼,豈不是太不相信人了?繼而就是太不尊重人了! 李貴生趙雲蘭他們也覺得不能逼人太甚,也就不再吭聲。 於是人們紛紛站了起來,準備走人。 曲副經理面帶微笑道:「中吧,今天這樣處理大家還滿意吧?哈哈。」…

徐真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突然仰天一吼,口中射出一道光束,直衝雲霄。

白蛋從其口中緩緩漂浮而起,懸浮在徐真的頭頂,吞噬著天地靈氣。眨眼間,白蛋表面暗金色的紋理開始龜裂,一點點蔓延到整個蛋身。 咔咔咔咔咔咔咔! 隨著裂紋的越來越多,白色的蛋身也是修鍊膨脹起來,一連串的破殼之聲中,白蛋轟然破碎,一團人形靈光豁然出現,這一刻風雲捲動,天地變色。 邪王與重曜同時停手,遙望著白光中的人影,眼中精光如火。 靈光之中,忽而散發邪惡力量,忽而迸射光明之力,二者如同水火,交錯著,卻也在融合著。 陡然,一道極致的光明之力落在靈光的身上,那些邪惡力量便被壓制,沒入到光明之中,消失不見。 四靈將四妖帥同時停手,各自飛回到橘落或是六道的身邊。 眾人像是等待著天使的審判,等待著靈王的蘇醒。 至於徐真,此刻的他算是最大的受益者,置身於靈光之下,他的身體享受著天道的靈氣洗禮。而這天道洗禮,唯有在修鍊者晉入戰王時才能夠享受的待遇,卻是因為白蛋的緣故,讓徐真提前感受了一番。 所謂天道洗禮,便是天道加持強化自身修為身體強度的過程,也是修鍊者初步接觸輪迴之力,領悟造化之力的開始。 當然,以徐真的修為,輪迴之力或是造化之力他是無緣感悟的,享受的也僅僅是強化他的身體強度以及靈氣精純度。即便如此,短短几息時間,徐真可以肯定,自己的力量已經完全可以碾壓戰魂二三級的強者了。 「六道,與我融合。」 突然,靈光之中傳來一道稚嫩的聲音,一道光束射向六道,將他瞬間拉入到靈光之中。 強悍的靈壓陡然壓在每個人的身上,四靈將單膝跪地,迎接著靈王的降生。 轟! 轟! 一圈又一圈的靈壓如同千山落在每個人的身上。 「靈王,本王等了你太久了。」 橘落臉上露出興奮的癲狂神色,他的周身彷彿不受控制的瀰漫出一股極致冰寒邪惡的力量,與靈王所散發出來的極致熾熱光明的力量交相呼應。 重曜忽然望向徐妙哉。 「你是江城子的什麼人?」 徐妙哉淡淡說道:「師傅說,獸魂山有它要做的事情,我來是替師傅收回獸魂山。」 重曜眼中露出寒光。 「收回獸魂山,女娃娃,江城子有沒有跟你說過解除我得器靈之身?」 「師傅說,要你做我的護道人。」 「不可能。」 「師傅說,如果你不答應,就讓我用九元太清符籙鎮壓你。」 。。 顧雲的話音剛落。 伊森·克魯斯和愛麗絲·萊斯利的目光都看向了那一支超級血清。…

因此葉臨天完全不關心這些,但是畢竟錦繡是媽媽和林姐姐的心血,他還是想讓它越來越好。

林姐姐好像認為葉臨天說得很有道理,她的表情好像在思考什麼! 「行了,姐,你先放鬆放鬆吧!」葉臨天說道。「我還有個東西給你呢!」 「什麼東西?」林希十分的好奇,心裏十分的開心。 看來葉臨天真的長大了,還知道送她東西了! 葉臨天從口袋裏拿出一塊玉牌,這塊玉牌可是用上等的原料做出來的,看起來十分的翠綠,晶瑩剔透,好像裏面還帶有一點點迷霧! 玉牌上還刻着一些花紋,十分的神秘! 「這個是你給我的?」林希十分的震驚,難以置信。 她可是一位小姐,對於這種貨色肯定清楚,這塊玉即使沒有雕刻,光是原材料都是價格不菲的東西! 「臨天,你怎麼會有這麼多錢?」林希馬上就反應過來:「你可不能在外面學一些不好的東西!我可是明事理的啊!」 野吁 「怎麼會!這塊玉是我從朋友那兒買的,看起來十分的好看,沒花多少錢!」葉臨天隨意糊弄了幾句! 林希雖然不相信,但還是將玉牌戴在了身上! 葉臨天站在她的後面,綁着紅繩,突然他的呼吸飄到了林希的後頸窩上,她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一絲心慌的感覺,瞬間臉都紅了。 玉牌戴在她的胸口前,好像散發着一股神秘的能力,即使是冬天,她也不覺得冷,反而全身都在發燙! 但是現在林希還沉浸在剛才的時間裏,沒有發現這個變化,以為只是自己太過於緊張了。 「臨天才二十幾歲,你在想什麼呢!」 「行了!」葉臨天說道,轉身看向面前的林希。 看見她的臉已經紅了,就像一個熟透了的蘋果,十分的可愛。 葉臨天倒是不在意這些,對着林希說道:「林姐姐,這個玉牌你得一直戴着,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能取下來,它可是我花了很久才找到的,據說能保佑人的平安!」 「真的嗎?」林希閃動着雙眼說道:「難道睡覺和洗澡我都要戴着嗎?」 「對啊!」葉臨天堅定地說道:「你必須得答應我!」 看着葉臨天堅定的眼神,林希的臉又紅了,然後點了點頭說道:「好吧!」 聽到這話葉臨天才把懸著的心放下! 這個玉牌不是什麼普通的玉,它是葉臨天讓宋老三、陳大師他們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找到的上好玉種,再加上他的法術,最後才得到的護身符! 這個護身符只要戴在身上就能抵抗幾次重大的傷害,並不是那種一次性的護身符! 這種護身符,現在葉臨天只有四塊,爸爸媽媽、林姐姐和小嵐每人一塊! 接着,葉臨天又拿出兩塊同樣的玉牌,交給林希,讓她以自己的名義給石筱雅和葉武,就當是自己送的新年禮物了,千萬不要說是葉臨天送的!因為葉臨天從小就十分的頑皮,在家裏基本沒有任何地位,所以他的爸爸媽媽不會聽他的! 林希十分的好奇,可是想到或許是葉臨天想儘儘孝,就沒多問。 兩個人回家以後,晚上就是一頓十分豐盛的晚餐,忙到很晚,才得到休息。 次日,葉臨天一家打算去建康過年,畢竟和吳家老死不相往來了以後,他們每年都是去建康市爺爺家過的年。…

……

大營以南,八百里處一支衣衫襤褸宛若殘兵敗將的隊伍正在拚命的朝若水一線推進。 從他們風塵僕僕的樣子來看應該是一路急行軍,隱藏在山林暗處妖族戰修冰冷的目光注視着眼前的這支萬人戰修。 像是一盤珍饈美味,其中修為最高不過不過武道元神境界,如今人族大軍只敢龜縮在大營內,這支萬人隊伍不過三千重裝鐵騎便可將其全數斬殺。 妖族戰修小心翼翼地從腰間取下一支竹筒,將蓋子打開后從中掏出一隻生有六翅地妖蟲將寫好的軍情塞入妖蟲腹中。 又在妖蟲身上滴了兩滴妖血,有了妖血驅動妖蟲振翅而非,像是一道流光消失在眼前。 妖族戰修則是一路尾隨這支萬人戰修,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這支萬人戰修竟無一人法覺有妖族跟蹤盯梢。 要知道一支戰修大軍最起碼也要配備數百仙宗門人,以保障行軍作戰的隱蔽性以及安全性。 然而誰又能想到這竟然不是皇朝大軍,而是由皇朝命令所屬各界組建前來若水一線增援的義軍。 …… …… 「秦大人前方不遠就是咱們人族的若水大營了!」 李明指著遠處依稀可見的陣法靈光有些疲憊的說道,自從接到皇朝法旨后組建義軍前來若水一線支援三月來日夜兼程如今終於到了若水大營。 秦方柏有些擔憂的說道:「我說老李啊!我這右眼皮直跳好像有什麼大事情要發生。」 常言道「左眼跳財,右眼條災!」不可不信啊! 李明笑了笑說道:「秦大人咱們距離若水大營已經不足八百里,能有什麼事情即便是妖族戰修大軍再厲害,總不至於敢跨越若水大營來此吧!」 反正在他看來妖族即便是再厲害,若水大營人族聯軍總不至於任由妖族戰修經過自己的防線。 秦方柏沉默一會,想想也對但還是有些憂慮的說道:「命令全軍加速行進,三個時辰內趕到若水大營。」 即便是真的大難臨頭,難不成到了若水大營妖族戰修還能把自家這萬把人怎麼樣不成。 「得令!」 李明抱拳行禮答道,隨後便招呼傳令的戰修將命令一絲不苟的傳遞了下去,臨近前線軍中無人敢於抱怨畢竟傳聞若水大營內的人聯軍極為怯懦,被妖族戰修迂迴埋伏的幾率也不在小數。 可即便是秦方柏這支大軍走的再快也逃不過全軍覆滅之劫,妖族三千精銳重裝鐵騎已經繞過人族若水大營朝着秦方柏奔襲而來。 雖然秦方柏所屬有萬人,可這些人前一刻還是商人鏢師護院即便是曾在軍中服役,可經歷了三月長途奔襲又怎麼可能與三千妖族重裝鐵騎戰陣對沖。 要知道三十萬妖族重裝鐵騎那一日可是活生生衝垮了五十萬武道大宗師組成地戰修大軍甚至利用車輪戰活生生將數位在散仙境界走的極遠的瑤池聖地長老活生生困死。 …… …… 天幕之下蘇牧頂着罡風御劍而行,自從前些日子與不朽金仙一戰後他的修為也再次突破跨入了九天上仙境界。 到了上仙境界只需要領悟觀天之道融入洞天領悟歸墟法則便可將洞天返本歸元開闢一方小千世界領悟四大基本法則元神合於世界,世界納在己身超脫時間長河從此再無壽元劫難逍遙於天地之間。 成就小千世界后只需要返還天地因果從此再無劫難臨身從此超脫大荒遨遊諸天萬界何其快哉,更無三屍大道與天地牽扯極深難以超脫的弊端。 然而三屍大道一旦成就教祖境界便凌駕天幕之上,以天地為棋盤眾生作棋子! 可小千世界境界難修,即便是太虛山修成世界境界地大修行者也不過雙手之數,但每一位世界境界的修行者無不適極為強大的輔助性人才。…

突然間的黑,讓喻色瑟縮了一下。

然後,下一秒鐘,她嬌小的身子就被攏進了墨靖堯溫暖的懷抱,「我在。」 沒有承諾。 但是就這兩個字,就讓喻色瞬間淚崩。 這一刻早就忘了昨晚與他發脾氣與他鬧騰了,小臉埋在墨靖堯的胸口,聽著他心的跳動,輕輕閉上了眼睛,「墨靖堯,你怎麼這麼傻?」她都說了她十點前一定能出去的,他還偏要一起跟進來。 彷彿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地方似的。 也讓她現在感動的都不知道要怎麼表達了。 「只要陪著你,在哪裡都是最美好的。」就算是這樣的小黑屋,他也甘之如飴。 他安排好了所有的工作,趕來這Z區陪她的時候,就決定了無論是什麼環境都要陪在她身邊的。 喻色從來不知道墨靖堯說起情話來居然這麼煽情,惹她心口怦怦直跳。 不過還是嘟起了小嘴,「可這裡一點都不好,你就不應該進來。」他在外面還能幫她處理一下外面的忙亂,他這一跟進來,根本處理不了了。 「墨三墨四在呢,還有陸江,你不用擔心。」墨靖堯說著,俯首就吻了下去。 這麼黑的空間,不做點什麼真是對不起這樣特殊的環境了。 「嗚……」漆黑的空間,等喻色反應過來的時候,只剩下了墨先生唇舌的長驅直入,她轉眼就被吻的不知今兮是何兮了。 迷迷糊糊的沉浸在男人的深吻中,甚至就想把時間定格在他吻她的這一刻,也是絕美。 兩個人一起的時間,哪怕是沒有手機沒有電視,沒有任何的消遣,可是因為有彼此,時間過的居然是飛快無比。 「哐啷」一聲,鐵門開了。 刺眼的光線,讓喻色不好意思的脫離了墨靖堯的懷抱,淡淡的看向門外,不是之前押他們兩個進來的便衣。 而是副所和別外一個男子。 「呃,你們又想怎麼樣?」喻色看著那個陌生的男子,冷冷開口。 那男子手一揮,「就是他們兩個沒錯,帶去審訊室,今天必須簽字摁手印。」 「你是什麼人?」這人身上有著與這局子里的人完全不同的氣質,還是有點熟悉的氣質。 「想要你命的人。」那男子倨傲的說到。 這口氣這表情,讓喻色終於反應過來為什麼覺得這人看起來熟悉了,那是因為這人與昨天在山間里要暗殺她和墨靖堯的那些殺手的氣質很類似。 看來,這是動手打不過,就想用這樣的方式來壓制他們了。 「呵,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上次讓你們逃了,這次你沒有行醫資格證非法行醫,人證物證均在,哪怕是一時要不了你們的命,但把你們押進這裡也挺好的,到時候來一個自然死亡,嗯,也挺不錯的。 就是可惜了這麼漂亮的一張小臉,簡直就是一個尤物,如果你現在求我,答應做我的女人,說不定我還會放了你,不過僅限於你這個女人,至於他……」男人說著,目光掃向了墨靖堯,攤了攤手,「他可不會有你那麼好命的有我疼著,只能是留在這裡繼續品嘗這高牆內的滋味了,我保證很『美味』。」 「你做夢。」一直沒開口的墨靖堯冷聲喝斥過去。 他突然間的低斥,讓門外的兩個人嚇的一個抖擻,「你……你吼什麼?」 「呵呵,我的音量不及你一半高,你和副所不過是心虛罷了,小色,走吧,一起看看他們要玩什麼遊戲。」墨靖堯大掌牽起喻色的手,毫不畏懼的牽著喻色走出了這間小黑屋。…

楚帝開啟掃魂,發現老者記憶力只有關於南宮曦的少許信息,可對於她們藏身何處,生死情況,根本就是一無所知。

顯然,之前老者只是為了逞威,而信口開河,可他卻沒有想到就是因為自己的信口開河,才徹底激怒楚帝,讓他們四人連一縷殘魂都沒有留下。 楚帝並沒有選擇釋放背後劍海,抬手禁忌魔蟻再次釋放,漫天猩紅火光灑落,猶似煙花綻放一般,將老者籠罩其中。 「啊!」 老者慘叫一聲,身影徹底被禁忌魔蟻吞噬,頃刻間,蕩然無存,楚帝一側曹正淳,婠婠,李元霸三人驚悚詫異,對於楚帝如此逆天手段,充滿敬畏和好奇。 「正淳,即刻上前,救下被圍攻的老者!」 一聲令下,五人暴掠向前,楚帝銳利的目光停留在死亡聖殿六人身上,直接開啟掃魂,試圖想要找到一點關於南宮曦三人的蛛絲馬跡。 然而,六人腦海中記憶,和剛剛身亡的老者差不多,他們只是死亡聖殿外圍成員,只是負責執行刺殺任務,高層核心他們根本觸及不到。 楚帝本想讓他們帶自己前往死亡聖殿外圍,趁機進入死亡聖殿,可六人腦海中記憶,他們所有任務都只是前往大秦帝國皇城,一座名為乾坤樓的地方,哪裡有任務發布和交付。 真沒想到死亡聖殿,做事如此滴水不漏。 不過楚帝知道,只要他不斷強大,死亡聖殿核心成員,遲早就會找到自己,與其苦苦追查,不如快速壯大楚國力量,待死亡聖殿徹底暴露時,也好有一戰之力。 念及於此。 救下姜尚,刻不容緩。 姜尚謀略無雙,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重臨戰爭大陸又是一位陣法大師,同時懂得煉器。 要是能讓他留在楚國,楚帝堅信有他的輔佐,必將可以實現萬世霸業。 思索之際,楚帝已經移步來到激斗之地,漫天煙塵狂舞,曹正淳,婠婠,李元霸三人加入鏖戰,死亡聖殿六人大驚失色,紛紛身影向後暴退,怒目而視,打量著楚帝一行。 於此同時。 姜尚亦是眉宇輕挑,注視著楚帝,顯然有一絲詫異,不過嘴角卻泛起淡然笑意。 「敢殺死亡聖殿成員,爾等當真不怕死?」 「你以為自己隸屬死亡聖殿,可在人家眼裡,你們連螻蟻都不如,何必在此狐假虎威,裝模作樣?」 「不想死,自毀修為,留下一臂,否則,你們同伴的下場,朕一樣送給你們!」 楚帝的聲音毋庸置疑,並不是和眼前六人商量,而是在命令他們,霸道如斯,讓人倒吸一口涼氣。 倒是姜尚饒有興緻的打量著楚帝,不時輕輕頷首,一副很是滿意的樣子。 「哈哈哈~」 「爾到底是何人,老朽念你年少無知,不想和你計較,請你人情事實,我等六人可都是六品武聖境巔峰強者,難道你當真要讓老朽自毀修為?」 老者怒極反笑,馳騁天下多年,一直都是別人忌憚他們,何曾有過眼前這番場景,楚帝雖然將他四名屬下斬殺,但並不代表能與他們六人抗衡。 楚帝像是打量白痴一樣注視著老者,身影一閃,徑直向前暴掠碾壓過去,背後破空劍海,將天穹一分為二,凌空斬落而下。 劍海之威,乾淨利落,沒有絲毫拖泥帶水,好似要毀天滅地,將九天星河斬斷一樣。 轟隆! 轟隆! 劍海狂暴落下,六人舉起兵戈相迎,沒有絲毫保留,底牌層出不窮,鋒芒四射的劍海下,一道道炸天巨響傳開。…

現在李方只剩這棵樹本身的樹皮還沒有嘗試了,李方準備用樹皮試一試。

出乎李方的意料,李方把樹皮裡層的樹皮撕成細線然後編織成的繩子韌性竟然很不錯,而且還有一定的彈性,這可比那種人工製作的線要好太多了。 李方把之前編好的一截解開,重新對摺一下,用女孩子編辮子的方法把樹皮扭成了一整根的麻繩。 「其實這個樹皮本身的纖維就足夠了,不過我現在把它們左右交互,編成了麻花辮,這樣一來這根弓弦的使用壽命會長一點。」 編好弓弦以後,李方將麻繩的一頭系了一個圓圈,套在了木弓下端弓弭的凹槽上綁緊,然後用腳踩住拉彎弓體,把麻繩的另一頭纏在了上端的弓弭凹槽里,然後綁緊。 李方舉起木弓,用力拉了拉弓弦,感覺挺好的。不過李方也發現弓體上下兩端不是很平整,用工兵鏟在細細的磨了磨。 「好了,我的木工完成了!」。葉紅塵自出生以來從未有人對她大呼小叫,今天竟然被一個九歲少年給威脅,還要洗劫自己,頓時露出不悅之色。 雖然她出世不足一年,但她的心智已經相當於十七八歲的少女,輕哼一聲。 「哼!哪家的小孩竟然如此囂張,今天我就替你父母好好管教一番!」 葉紅塵此言一出,周圍圍觀的修士們 《諸天中的亂古老兵》164章:區區北帝,提鞋都不夠 夜深人靜,整個史萊克學院完全安靜下來。 唐輕微此時正在打算開始修鍊。 「丫頭。」 都市之超级杀神 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令唐輕微臉上面上警惕,轉而又覺得聲音很耳熟。 「你出來。」一縷若有若無的氣息鎖定在唐輕微身上。 是唐昊?! 確認是熟人後,唐輕微也沒有放鬆警惕,魂力驟然提升到頂點,小心翼翼的戒備着,同時也搜索著周圍的動靜。 確認不在附近后,腳下一個用力,便朝着那氣息牽引的方向快速追去。 沒一會兒的工夫,就已經出了史萊克學院的範圍,來到了外面的一片樹林之中,那絲氣息也正是到了這裏消失的。 「出來吧?找我有什麼事?」 話音剛落,一個黑色的身影緩緩從一株大樹後走了出來。 此人全身都籠罩在黑衣之中,甚至連頭上都帶了一個黑色的頭套,從外觀上,只能看出他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 儘管他包裹的嚴實,依舊沒有瞞過唐輕微的鼻子,還是那股熟悉汗臭味。 其實男人有汗臭味很正常,只是唐輕微從小鼻子靈敏,自從修鍊淬鍊術后,五官靈敏度更是上升了好幾個台階。 平時她的嗅覺都是半封的狀態的,只是這次她需要通過嗅覺確認來人,所以全部解封了。 雖然辦法很低俗,但是有用就行。 唐昊摘下帽子,依舊還是熟悉的樣子,蒼老的面龐上刻滿了滄桑,一雙渾濁的眼睛似乎已經到了風燭殘年一般,和他才五十歲左右的外貌毫不相符。 真替他擔心,這幅樣子以後見到他媳婦會不會被嫌棄呢。 唉,真是讓人操心。…

黎魄本無意多說,也不知為何見了言儀一臉求知若渴的模樣,心弦一時鬆懈,脫口而出:

「靈獸們是不願被禁錮在一個地方的,帝尊收集到一定數量的時候就發現他們在一起便雞犬不寧,於是憤而逐一從幻月島驅散走了。」 「抓回來又放了,豈不是白費功夫?」 黎魄側目駁道:「你懂什麼,它們全被關在了名為獸園的大千世界中,只需帝尊召獸令一出,百獸無不齊現聽令。就算是某些靈獸意外死了,它們的元神也能被召回,不過這事很少發生。帝尊捕獵回來的神獸皆不是凡品,沒那麼容易掛的,況且帝尊親手創造的異界空間比外面的世界安全多了。」 「既保護了這些稀有神獸,又能讓它們為己所用,此法甚妙!」言儀頓時恍然大悟。 兩人正聊得熱火朝天,一問一答間都不知有人來了。 陸修靜這人無非也就愛湊個熱鬧,於是也上前寒暄幾句:「喲,言儀大侄子也在這呢,兩人聊什麼呢?」 二人同時回頭,這才發現陸修靜早已神不知鬼不覺地站在他們身後,言儀一見來了個熟人頓時喜笑顏開,拱手問候道:「小侄見過陸崇道尊!道尊,怎麼這麼巧,在這兒碰見您了?」 「不巧,不巧,」陸修靜擺擺手道,「本道就是來送個東西,順道接你回去的。」 說著陸修靜便將後背的包袱交給黎魄。 「嗯?靈帝這麼快要讓我回去了?」言儀頓感有些遺憾,心想怎的這麼快就得回去了? 他還以為能在這住上十天半月的,最起碼也要讓他好好在此觀光一圈再說,這朽月靈帝倒比傳說中來得更加『善解人意』。 「那還怎的,事情都解決了呀!」 陸修靜一聽他的語氣竟然還有點不舍的樣子,難道說幻月島風光太好,他還樂不思蜀打算長住不成? 「怎麼,你還賴在這不走了是吧?趕緊走,省得我還得花功夫伺候你這大少爺!」黎魄滿臉不悅地冷嗤道。 陸修靜對二人察言觀色了一會,見氣氛有些不妙忙轉移話題:「紫龍啊,話說你家帝尊什麼時候回來啊?可有留下什麼話給你?」 黎魄搖頭道:「帝尊素來獨行慣了,她的行蹤從不曾交代,不過想必辦完事便會回來了。」 「嘖嘖,她還是老樣子,特立獨行慣了,像泥鰍一樣滑溜,神出鬼沒地鑽來鑽去!」 陸修靜想了想又道:「誒不對,這泥鰍的形容也不太對,泥鰍還不凶人呢,她凶起來簡直是災難啊災難!」 「哪有這麼誇張,我看靈帝她老人家挺和善的,不似傳說中那般凶神惡煞,那些奇聞怪談的書冊里都將她說成殺人不眨眼的大惡神,依晚輩所見,不過全是無稽之談罷了。」 卷帘 陸修靜向他們眨了眨左眼:「咦,沒說錯呀,看來你這小後生涉獵挺廣泛嘛!嘿嘿,她的光榮事迹可多多了,想聽不?」 言儀一聽,忙點頭說好,要知道陸崇和朽月這二人的傳奇都能寫個傳記了! 不過林林總總的傳說真假摻半,要聽貨真價實的傳奇故事,非得聽那當事人親口說上一說才能了解兩人那段離經叛道的奇談。 陸修靜悠然地往前踱步,遠處有一棵蒼鬱似傘,垂藤如雨的古樹,此樹只在幻月島有,被喚作『雨簾樹』。 雨簾樹在夏秋之際會結一種殷紅色的珠果,不能食,可串作佩飾等物件有祈福延壽之效用。 樹下設有石桌石凳供喝茶休息之用,陸修靜笑著向言儀和黎魄招了招手,示意兩人過去坐坐。 言儀樂呵呵地言聽計從過去了,黎魄本來準備離開,但是好奇心頓時被陸崇吊了起來。 關於帝尊以前的事很少聽她提起,朽月的行蹤都很少讓他知道,更別說關於她自己以前的事了。左右聽聽也沒壞處,黎魄猶疑地走在言儀身後。 陸修靜偏這時酒癮上來了,摸了摸腰間憋了氣的酒囊嘆了口氣道:「紫龍啊,我記得我在雨簾樹下埋了好些『醉魂釀』,乖,你去幫我挖幾壇來解渴,多謝多謝!」 黎魄瞅了陸修靜一眼,只見對方擺著一副有酒就有故事的譜來,只好甚是不情願地起身走至某一處,稍稍施法后輕一揚手,土裡便冒出兩壇酒來穩當地落在他左右手上,酒罈還沾著好些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