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暫停自由活動,嘉莉躲去廁所,對着鏡中的自己警告不能再發生暴走行為。

舞會倒計時還有一周,定製的禮服裙子送到家中,舞伴還沒有着落。儘管如此嘉莉很興奮,小心翼翼解開盒子上的紅絲帶。

展開沉甸甸的禮服裙在穿衣鏡前比劃幾秒,嘉莉的嘴角瘋狂上揚。米白色的長裙鑲滿一顆顆水晶,顯眼又囂張是CC的審美風格,但裙子確實華貴美麗。

「難怪你不讓我和你一起去選裙子。」

「帶你去你又要計算價格,能租你絕不會買,我不想養出來一個小家子氣的女兒來。」

CC笑嘻嘻的催促嘉莉穿上試試尺寸,腰圍方面有增減還有時間送去修改。嘉莉抱起禮服回卧房,換好了再出來,門前多出一雙高跟鞋。三寸高,鞋身嵌滿大小不一的寶石,每個角度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嘉莉望着鞋子發獃,思考穿這麼一身出去會不會被雷劈,音樂聲從客廳方向傳來。是小野麗莎版的《玫瑰人生》。

燭光掩映中有一人合著輕柔的節奏扭擺腰肢,舞動中時不時轉頭飛來幾個媚眼。嘉莉立在走廊瞧了一會兒,在對方伸手邀請時忍不住加入。

音樂聲直至半夜才停,嘉莉含笑入夢,夢裏翩翩起舞,舞池旁滿是笑臉與掌聲。

從未有過的美夢帶來一天的好心情,嘉莉一邊哼歌一邊做早餐。到學校也主動與人微笑示意,一個人狀態好了,運勢也會有變化。

臨近放學,班上一個叫湯米的男孩主動邀請嘉莉做舞伴,這讓嘉莉驚訝不已。湯米外形帥氣,很得班上女孩的青睞,但已有女友,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會做出邀請,因為兩人從未有過交集。

湯米看出嘉莉的疑惑忙解釋自己沒有惡意,只想在畢業前對嘉莉做一點補償。

「你是個樂觀的女孩,不應該受到大家的誹謗和排擠,那些無端的揣測對你很不公平。我以前沒能站住來幫你說話我很抱歉,我希望最後給你留下一點美好的回憶,這樣你以後回想起這裏不會全是噁心的人和事。」

「我不覺得大家噁心,相反我很喜歡大家。」

事實上如果嘉莉真這麼認為也不必一直壓抑自己,特別是有了超能力之後。

「我很高興你能來邀請我,真的,非常感謝,我相信畢業舞會將是我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嘉莉答應了湯米,回家將喜訊告訴給CC。

「我真不敢相信湯米會來邀請我。」

「哪個湯米?從沒聽你提起過。」

嘉莉搬來學校相冊攤開在桌上,翻找幾頁,指著一個男孩的頭像,把湯米和自己的對話全盤托出。

「湯米為什麼現在才來邀請你?如果想彌補早就應該來找你,而不是最後幾天才來找你。」

「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湯米是我的男伴,簡直像做夢。」

「有些事總是註定的。」CC意有所指。

嘉莉有聽沒懂,打開音樂獨自練習舞步,滿腦子都是舞會的盛況,不曾留意到一旁的CC是什麼表情。

畢業舞會的當晚,湯米提前來接女伴。盛裝打扮的嘉莉儼然換了一個人,驚艷得讓人當場愣住。CC朝對方後背心狠拍一下,把人打回神。

送上腕花,湯米由衷的讚美道:「你今晚真漂亮。」

這句讚美羞紅了嘉莉的臉龐,兩人在CC的目送下雙雙出門,上車后嘉莉揚起手臂再度道別,臉上的笑容甜美動人。

「早點回來。」

CC揮手等車開遠了才進門,煮上一壺咖啡,與往常一樣打開電視消磨時光。

時間指向八點,遠處傳來消防車的鳴笛聲,靜謐的黑夜泛出一絲不祥的色彩。CC拉開大門,東面的一角紅光衝天,若有似無的血腥味在空氣中流動。

退回屋內,關上電視,CC靜靜的等在玄關處,她的魔女就要回來了。

※※※※※※※※※※※※※※※※※※※※

這章改了又改,思來想去還是刪了嘉莉黑化后的血腥場景,審不過又要修改。 盛秋月今年十五歲,比她長姐小了三歲,性格活潑直率,比盛大姑娘少了幾分沉穩,說話快言快語。

「別說你們想要些鹿肉,就算是想要一整頭我們也會給的,都說宮裡頭都用這補身子,不過我更喜歡吃那些常見的野味。」

「秋月,」盛秋蘭斜睨她一眼:「扯哪去了,出去瘋一天連說話都瘋瘋癲癲的了。」

盛秋月吐吐舌頭,見齊治笑著說無妨,才又大著膽子說:「你們拿回去自己烤著吃多沒意思,不如留下和我們一起,咱們烤著篝火,喝酒吃肉多爽快。」

小郡主聽的入了迷,眼睛似乎要噴出火花來。

「我同意我同意,我要和兩位盛姐姐一起做烤肉。」

齊治無奈只能答應。他是外男,不方便進姑娘家的帷幄,盛秋月就直接邀請他們去後院。

因為她們住在獵宮的最後一排,往後就是山腳了,山下有往來的侍衛,盛將軍本來覺得女兒家住這裡不方便,想讓她們往前挪住一下的,兩位盛姑娘一是想緊挨著父親的帷幄,二是不想與那位面相兇悍的夏姑娘住那麼近,就拒絕了。盛將軍想著反正這排帳篷都有後院,與侍衛巡邏的路隔了很遠,也無大礙,就沒強求女兒們搬離這裡。

後院很大,幾位小廝在柵欄邊忙碌,旁邊的鐵鉤上掛著一排剝好的獵物和一排動物皮。血淋淋的獵物伴著血腥味,盛家兩位姑娘都見怪不怪了,盛秋月還熱情地指給他們看,要拉著小郡主去認一認都是什麼動物。

尊谦 齊治駭了一跳,生怕敏兒受到驚嚇晚上發夢魘,但盛秋月已經拉著敏兒的手朝那邊去了,他不好攔著。

倒是盛秋蘭粗中帶細,叫住盛秋月,說:「六妹休要莽撞,別嚇著小郡主。」

盛秋月這才反應過來,腳步一頓不肯朝前走了。

小郡主不幹了,說:「不就是一些去了皮的牲畜,我苦於不能出門,不然這樣野味我自己都能打來一大堆。」

幾個人都被她逗笑了,盛秋月牽著她的手繼續朝前走,齊治和佳瓊跟在後面。

那隻鹿掛在最前面,身上還往下滴答血水。盛秋月說:「還好榮王也獵到了一頭鹿,不然咱這一頭肯定要被御前太監討去。」

幾個人看完野味,天已經擦黑了,院子中央點起了篝火,給初秋的涼意添了幾分熱度。

幾個人在篝火前席地而坐,已經有下人擺好了烤肉的架子,旁邊的小矮桌子上擺著一盆盆串好的肉。

也不用盛家姑娘相讓,齊治就拿起肉烤了起來,小郡主效仿他,拿起肉串放到架子上,小臉紅撲撲的,渾身上下洋溢著興奮。

齊治寵溺地看著幼妹,盛姑娘這裡算是來對了,這場篝火晚餐能讓她消停三天。

佳瓊因著保護小郡主的重任,在小郡主後面兩步遠的位置站著。

齊治時不時回頭看她一眼,終於有一次撞上她的目光。

齊治眼睛躲閃了一下,說:「你還是坐下和我們一起吧。」

坐在篝火對面的盛秋月也說:「就是,有我們姐妹在還怕有賊人傷了小郡主不成,在這的都是我們盛家忠僕,絕對可靠。」

她這麼一說,佳瓊臉上也掛不住了,顯得他們不信任盛家姑娘似的。

她只好在小郡主另一邊坐下了,幫小郡主做烤肉。

幾個人邊吃邊聊,幾杯酒下肚,身上就熱乎乎的出了汗。

齊治想把外套解開,一想到有盛家姑娘們在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盛家兩位姑娘倒是不介意,都把盔甲脫下來,只穿著深色外套。

「郡王還穿著那麼板正幹嘛,怕我們姐妹吃了你。」盛秋月朝齊治喊。

旁邊的守衛和下人都跟著笑,盛秋蘭帶著歉意笑著說:「我們都是一同上過現場的人,粗獷慣了,郡王不要介意。不過熱的話脫件外衣無妨,出汗捂著更容易著涼。」

齊治見她們大大方方,倒顯得他一個大男人忸怩,就學她們爽快地把外衣除去,端起碗來一飲而盡。

小郡主不能喝酒,盛姑娘就讓人準備了馬奶茶。

齊治說:「聽聞盛姑娘都是上陣殺敵的人,齊某很是佩服。」

盛秋蘭說:「這有什麼,我們姐妹若留在後宅,空有這一身武藝,與廢物何異。」

齊治看她們的目光充滿敬佩:「你們作為女兒身都能保家衛國,上陣殺敵,我作為男子反而白白食君俸祿,真是慚愧至極。」

盛秋蘭說:「你們能在前朝助聖上排憂解難,做的不也是保萬民平安之事,前線朝堂,都需要人才。」

盛秋月說:「我們也就去過兩次戰場,現在邊疆平定,倒也不用我們出征,等過上兩年,就更用不到我們了。」

「這是為何?」小郡主問。

盛秋月說:「我大姐今年都十八了,因為整天喊打喊殺,京城裡的勛貴子弟無人敢娶,但是我娘說了,女大不中留,就算是讓我爹爹厚著臉皮請皇上賜婚,也要儘快把她嫁出去。」

幾個人都被她逗笑了,盛秋月瞪她一眼,說:「我寧願一輩子不嫁,也不嫁那些紈絝子弟,弱不禁風的,還滿腹經綸,光聽他們說話就頭疼死了。」

小郡主對盛秋月說:「別光說你長姐,你都十五歲了,也該嫁人了呢。」

齊治低聲咳嗽一聲,他想提醒幼妹,要是能嫁不早就嫁出去了,你這樣說的直白,多讓人尷尬。

不過小郡主不懂三哥的暗示,又說:「你若嫁不出去,還是一樣可以上前線打仗的。」

齊治真想把頭埋進腳下的土裡去。

盛秋月倒是不介意,說:「我也和長姐一樣,無人敢娶的。不過就算我不嫁人,以後也不能上陣殺敵了。以前我們隨父親出征,是因為府里沒有嫡出的兒子,父親不得已才把我們培養成左膀右臂,我幼弟今年都九歲了,過兩年就能去戰場歷練。」

佳瓊漸漸捋順了盛家的後代,盛秋蘭和盛秋月以及他們的幼弟是嫡出,除此之外她們還有一大堆庶出的兄弟姐妹,盛將軍不愧是習武之人,身強力壯,無論是在朝堂還是在後院都不閑著。

不能老是談論人家姐妹嫁不出去的事,齊治趕緊岔開話題:「將軍府人才輩出,女兒家巾幗不讓鬚眉,令弟必然也是少年英才,你們此行可帶他出來?」

盛秋蘭笑道:「他每日都要練習武射箭,忙的很,爹爹說等他學足了功夫晚兩年再來狩獵也不遲。」

說到狩獵,盛秋月不介意地說:「這哪是打獵,猛獸都被驅趕走了,留下的那些兔子比螞蚱蹦躂的還慢,一看就是馴養過的,打來毫不費工夫,一點意思都沒有。」

。 月底,五月三十日,今天對未來科技的所有員工來說,絕對是很有紀念意義的一天。

從未來科技初創到現在,公司總算有了真正屬於自己的公司總部。

未來科技總部,主體共40層,地下有20層,地上有二十層,不同的是,最下面的十層全部都是高度為5米,在李舟的設想中,以後的最下面十層都將成為自己的實驗室和人工智能中心。

從一早開始,未來科技各部門之間都忙活起來收拾個人物品,就等著十點一刻正式掛牌后,入駐總部。

未來科技今日入駐總部的消息,很早前就傳了出去。

上午九點半,李舟陪着縣裏的領導們來到總部門口的時候,就發現已經有不少記者已經把吃飯的傢伙架起來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舟時不時的抬手看手錶,你心不滿的吐槽。

「都已經十點整了,那傢伙怎麼還沒看到人影。」

就在李舟等的不耐煩準備打個電話的時候,一輛軍車一個急剎停到了總部的門口停車場上。

看到袁敬松,李舟笑着走過去。

「老袁,現在才到,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袁敬松下車還沒說話就將一個檔案袋隨手丟給李舟,「你要的退伍人員名單,上面名單上的退伍軍人都很優秀的,而且足足有三百人。」

李舟樂呵呵的打開檔案袋快速的掃了一眼,絲毫不在意袁敬松的冷臉。

袁敬松直勾勾的盯着李舟,神色認真的問道:「你老實告訴我,你要這麼多退伍特種兵做什麼,你知道這三百人若是全副武裝,是多大的一股力量嗎?」

李舟聳聳肩,「安啦安啦,這不是總部竣工了嘛,總部大樓的地下十層將成為我的私人試驗區和人工智能中心,那裏面以後可都是公司的機密,安防力量必須到位。」

李舟環顧四周,確認沒什麼外人後,李舟在袁敬松耳邊說道:「人工智能我有了新進展,那玩意兒不多弄點安保,我都不放心,一旦還沒成型的東東泄露出去了,對現在的互聯網來說就是個災難。而且除了人工智能,我還有一些別的研究項目,現在正處於驗證階段,一旦驗證成功了,影響那都是現象級的。」

袁敬松滿臉震驚的看着李舟,按照國內專家組對人工智能和漢語言的研究預測,真正的人工智能最多五年就會面世,五年的時間就已經讓上面興奮不已了,誰能想到,李舟這傢伙不聲不響的,就有了新進展。

袁敬松剛想開口具體問問李舟什麼情況的,尤其是這傢伙還偷偷研究的別的項目,他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收到,但袁敬松看到一個女的朝着這邊跑過來后,就忍住了沒開口。

王菲小跑到停車場老闆跟前,無奈的看着老闆。

「董事長,還有三分鐘就十點一刻揭紅布了,再不過去可就過了吉時。」

李舟抬手一看,果然如此,李舟如同怨婦一般的眼神看向袁敬松。

「趕緊的,就等你一個人了。」

說完,李舟撒腿就跑,開bi玩笑,十點一刻入駐總部的吉時可是老媽親自去找人算的,要是因為自己錯過了時間,李舟絕對不懷疑老媽會拿掃帚追着他打。

李舟趕到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老媽朝着自己狠狠瞪了一眼,李舟臉皮一抽,假裝沒看見。

十點一刻,在眾多未來科技員工和媒體的見證下,李舟、袁敬松同領導們一起揭下了紅布。

李舟看着總部的大門,感慨萬分。

所有人微笑的看着李舟,只待李舟一句話,所有人都會進入總部大樓。

李舟大手一揮,大聲喊道。

「開門紅,紅門開,平平安安好運來!進!!!」

李舟語音剛落,所有員工如同回到了高中下課吃飯的場景,所有人面帶喜色,朝着總部中直接沖了進去,如此大的大樓,大家終於不用擁擠在一個小小的辦公室內了,儘管行政部已經給各部門劃分了區域,但是卻沒說每個人的工位在哪裏。

這下可把所有人樂壞了,誰不想找個好位子,若是能靠窗邊那就更完美了,現如今的總部外完成了所有綠化,工作之餘還能欣賞欣賞美景簡直不要太棒。

若說最淡定的就數財務部和總裁辦的人了,作為老闆的貼心小棉襖,財務部放在了離老闆最近的地方,負十樓……

而總裁辦和財務部在同一樓層……

袁敬松詫異的看着未來科技的員工們行為,扭頭看向身旁的李舟,好奇的問道:「他們這是搶著去吃飯嗎?」

袁敬松說話的聲音很大,李舟旁邊的領導們也紛紛扭頭好奇。

看着這麼多人看着自己,李舟嘴角都控制不住一抽,神TM的吃飯!

李舟還正無語在,誰知道袁敬松又來冒出來一句話。

「我下面的那群兔崽子就是,一聽吃飯,跑的比誰都快。」

李舟撫摸著額頭,無奈的回答袁敬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