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隨猛然間恍然大悟的點點頭,躬身施禮道:「蒙先生高論,在下明白了,一切都聽蒙先生的安排。」蒙禹點點頭。一看葉隨開始禮敬自己,而且改稱在下,蒙禹心中已經瞭然,這葉隨基本上是折服了。

蒙禹當下便點點頭說道:「葉堂主謹記,你之所以要爭這閣主之位,便是見不得四天王為一己私慾爭位,不想天機閣落入庸才手中,讓天機閣和大明天下的製造業陷入混亂,也堂主要爭位,便是要助朝廷守好天機閣,不讓天機閣生亂,也會讓大明的製造業能更好的發展。」

葉隨誠摯的欠身施禮道:「多謝蒙先生教誨,在下記住了,下次見到督辦官員時,在下一定將這意思表述於他,也會將這意思告訴接引堂中的兄弟們擴散出去。」蒙禹微笑點頭,這葉隨果然聰明,自己說前半段,他就知道後半段該怎麼做了。

蒙禹繼續說道:「這第一步,便叫做立志,如今天機閣內亂將起,若不及時制止,後果不堪設想,所以,既要向上立志,讓朝廷知道天機閣不能亂,而不管四天王誰上位,天機閣都會生亂,只有一個有着宏圖遠見的人上位,天機閣才不會亂,對下也要立志,讓幫眾們知道,天機閣一旦生亂,必然死傷疊籍,大家都過了這麼些年的安穩日子,想來誰都不願意豁出性命去拼生死的,只有這樣,葉堂主才能在關鍵時候一錘定音。」

葉隨激動的說道:「在下明白了,原先在下還在想勢力單薄,如今在下明白了,只要將這情況挑明,所有不願意豁出命的幫眾,就都會是在下的助力。」蒙禹點點頭:「是的,這第一步,就是助你堅定信心,也收買上下兩端的人心,可這還不夠,所以還需要第二步,招賢。」

葉隨疑惑的看看蒙禹問道:「招賢?」蒙禹點點頭道:「是的,招賢,聽你適才所說,接引堂會眾雖然都能言會道,但是卻不足以擔當重任,葉堂主在天機閣中可不能孤軍奮戰,小生的勢力也不可能直接干涉其中,所以,葉堂主需要找到自己在閣中的助力才是,而這助力,必須要能力出眾,且心智堅定,最好還要有情有義。」

葉隨想了想,一拍大腿道:「真是天助我也,前幾日,閣中有一人因為替兄弟出頭,得罪了楚天王,如今正在受罰,在下看他的情形,與蒙先生所說幾乎完全一致,就是稍微年輕了些,今年剛剛才滿二十歲。」蒙禹笑笑道:「那葉堂主真是好運氣啊,年輕怕什麼,年輕人才不會有這麼多的顧慮,才敢放手一搏,你回去之後便趕快施予援手收入麾下,再告訴他,一旦事成之後,便扶持他成為新的楚天王!」

葉隨大驚道:「蒙先生的意思是,事成之後便要進行大清洗?」蒙禹笑笑道:「就算現在讓你順利的坐上這閣主之位,下面卻是四位虎視眈眈不服管束又有着各自勢力的天王,你這閣主之位,能坐得安心么?所以,就算不是全部換掉,也起碼要換掉一兩個,讓你的人坐上去與之制衡才是,而適才聽得你講,現任的楚天王不但勢力最大,而且心狠手辣,為人又度量狹小,睚眥必報,這樣的人如何能容許你忽然爬到他頭上去而忍氣吞聲?留着他,你不就是跟自己的小命過不去么?所以,他是必然要除掉的,而且最好是在你上位之前就設法除掉,以儆效尤。」

葉隨點點頭道:「是,在下是在這接引堂主的位置上坐久了,只知道笑臉迎人,平衡說和,確實也該學些心狠手辣的手段了。」蒙禹笑着點點頭:「那大唐的太宗皇帝都要先心狠手辣的除掉親哥哥,更何況你們這樣本就是你死我活的地方,不過介於葉堂主需要樹立的形象,這除掉某個天王的事,最好不要親自去做,就算要你拉攏扶持的那位年輕人去做,也需要合適的理由,所以,你還需要走第三步,就是誅心!」

葉隨一時更加疑惑了,原來他以為蒙禹會要他搞個鴻門宴將其暗殺或者派和他有仇怨的那個年輕人尋隙直接去將其斗殺,可沒有想到,蒙禹卻是要他誅心,這誅心就能爭到權力?可葉隨也知道,蒙禹絕不會是和他開玩笑,雖然疑惑,卻還是恭敬的問道:「還請蒙先生示下,這誅心一步,在下具體該怎麼去做?」

蒙禹笑笑道:「小生之前就說了,朝廷需要的是一個穩定的天機閣,那麼你不管是選擇暗殺還是斗殺,都會引起天機閣內部的動亂。所以最好的辦法,便是宣明其禍亂的罪狀,將其定為會造成天機閣大亂的隱憂禍端再將其除去,這樣先誅心而後殺之,不管上下哪一端,就都只會覺得殺得好,沒有人提出異議,這才沒有後顧之憂!」

聽到這裏,葉隨才完全明白了蒙禹指點的爭位三步這環環相扣的妙處,又在心中仔細過了一遍之後,葉隨由衷的贊道:「蒙先生真乃是大才啊,這樣看似簡單的梳理一番之後,就連在下都覺得這閣主之位已經是囊中之物了,在下再次多謝蒙先生指點,也依舊還是那句話:在下上位之後,蒙先生但有所託,不論何事,絕不推辭!」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本文為篇長歷史小說《大明危局》第四卷「番外合集」章節,如果覺得還不錯,敬請點擊下方書名加入書架訂閱更新~~~~~~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終究是來晚了,侯爺於昨天凌晨去了。

那日凌晨,一名親衛突破重圍把消息帶了進來,說郡主正領兵前來救援父兄,讓他無論如何也要等等。

然而,聽到這話,侯爺欣慰一笑,長嘆之後便闔了眼。

看著枯瘦如柴躺在榻上的父親,無論如何兄妹倆如何叫喚,再也沒能睜開雙眼沖他們慈藹一笑,再也

《一簾風月掛九重》第208回 「不,我的意思是……我說的是我,是我!」

鄧雲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我倒是也沒有拆穿她。

纵横天下下 只是心中有些疑惑,她看起來挺沒有城府的,說話做事也都比較直,實在不像那種精於算計的人。

那麼,她跟在我後面的目的難道不是殺人奪寶嗎?

那她進來是幹嘛的!

聽這語氣,她好像是一個嬌縱蠻橫的大小姐來著。

算了,我也不想那麼多了,現在不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

我快速的滅了手機的光線,抓著她的胳膊輕輕的後退。

「你這是幹嘛啊,我們不過去看看幹嘛還往回走?」

我緊緊的捂住了她的嘴巴,她瞪著眼睛看我,樣子完全不像被嚇到。

倒像是在責怪我一樣。

我低聲在她耳邊道:「你最好不要出聲,這種蟲子叫做屍蹩,是一種吃人的蟲子,剛才的光已經喚醒了它們,加上剛才你發出的聲音,我很難確保它會不會順著我們的方向過來。」

鄧雲拍了拍我的手,示意她會將聲音放到最低,我這才鬆開了她。

她小聲的嘀咕道:「你該不會是騙人的吧,那麼小的蟲子還吃人,緊張過頭了吧。」

我當即翻了一個白眼,果真跟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下墓就是心累,她居然連屍蹩都不知道就敢一路跟著我過來,膽子可真是太大了。

這種人我不認為她會對我造成威脅,不過倒是很有可能成為我的豬隊友。

「你別小看這種蟲子,雖然專門以腐屍為食,可是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也可以在墓穴之中存活百年,一旦遇到生人,驚醒了它們,會迅速鑽入生者的體內產卵,孵化,就這樣代代延續下去。」

鄧雲聽的猛地一個哆嗦,「你,你別說了,聽著怪噁心的……」

我心裡覺得好笑,她看上去膽子挺大,實際上膽子挺小的嘛。

這麼小的膽子,還沒有什麼盜墓經驗,連最基本的一些常識都不知道,就是還有一點小聰明,知道扮成鄧雲的樣子跟著我,不然的話估計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可不是噁心那麼簡單的事情,屍蹩是盜墓者的剋星,不過這東西尤其怕火,只要找準時機就地焚燒,殺死它們也是一瞬間的時間。」

本來我們兩個一直往後退,聽到我這麼一說,鄧雲反倒是停下了腳步。

因為我一直抓著她的手腕,所以能夠感覺到她始終微微顫抖的身體。

嘴上不說害怕,身體還是很誠實的。

「你既然知道它的弱點為什麼還要跑!一個破蟲子而已,就算它真的能夠迅速的鑽進人的身體里產卵,只要它過來的時候,你拿火燙它不就得了嘛!」

大小姐還真的是大小姐,聽她這語氣就知道她有多麼的不食人間煙火。

「一隻屍蹩當然不可怕,可你要知道這些屍蹩是成群結隊的。一旦一隻屍蹩發現了你,你就算燃起火光,驚醒的也會是它的同類。」

「就算我們真的能夠殺死它們,也必須要在能夠保證自己性命的前提之下這麼做。」

「況且還有一件事,古墓之中危險危險重重,稍有不慎就會性命堪憂,而明火易燃,到時候如果真的不小心點燃什麼引起大火,我們誰都逃不掉。」

鄧雲咬了咬下嘴唇,「這麼危險的嗎?那我們還是離遠一些吧,要不然還是原路返回吧。」

在我還沒有說話的時候,鄧雲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突然改口。

「不行,不能夠回去!」

「怎麼了?」

我奇怪的看她一眼。

因為洞中比較黑,儘管在熄滅了光之後我多少能夠適應這種黑暗的環境了,可是還是只能夠勉強看清楚她的臉而已。

「這……我們都到這裡了,怎麼能夠說走就走呢,你說對不對?」

鄧雲支支吾吾的模樣,我聽起來甚是搞笑。

無非就是她怕回去的時候碰到真的鄧雲露餡而已。

這點小心思我不可能看不明白,既然她不願意回去,我就偏要把她拉回去,看看她還能夠耍什麼花樣。

「這不太好吧,要是不回去的話,難不成你想自己一個人留下來和這些屍蹩作戰?」

「這些屍蹩只要是鑽入了體內,根本取不出來,你一時半會也許死不了,但是會比死更加難受,它們會從你身體里鑽進去,將你裡面的肉啃食殆盡,那感覺嘖嘖……」

「好了,你別說了!」

見鄧雲嚇得一個哆嗦,我努力的憋笑才沒有笑出聲音來。

「我聽你的總行了吧,你說去哪裡就去哪裡。」

「這就對了。」我笑著道。

我故意將事情講的誇張離譜,反正我沒有被屍蹩鑽入體內過,自然也不會知道那玩意進去之後會有多麼鑽心蝕骨的疼痛。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清楚,我不知道的鄧雲也不知道,而且她到目前為止還是很信任我的。

她也不像是個明知找死還要去的人,我打賭她聽了以後肯定會害怕,最後還是不得已向我妥協。

事實也確實是如此,儘管鄧雲十萬分的不想回去,到最後還是不得不跟隨我的腳步。

儘管回去的一路上,她試著說服我。

其實這個時候的我手心都是冷汗。

我也是頭一次在書本之外的這種地方見到屍蹩,在看到的第一眼,我就充滿了恐慌。

基本上但凡是遇到屍蹩的盜墓者,倖存的幾率微乎甚微。

我這純屬是幸運,當時並沒有走近,而是在遠處微微照了一下。

不然的話,一旦它們發現了我們,後果不堪設想。

更讓我感到后怕的是,這屍蹩已經從木乃伊的體內逃出來了,接下來在別的地方會不會也遇到這種蟲子。

下次如果再遇到,可就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我心中的恐慌鄧雲自然看不到,她還在我旁邊的不停的勸說著。

大體的意思是我們可以換一條路,不走這一條路之類的事情。

這妮子還是不長記性,這才過了多大一會,就忘記之前答應過我什麼了,不過我倒也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

。 胡峰鞍前馬後的想要為林天成做些什麼跑腿的事情,然而周星星是何許人也,畢竟出身世家,深知高層人士的喜好,事事都想在了胡峰的前面。

大到修鍊所需的神魂,小到衣食住行,周星星是事事都考慮的周全,並且都全心全意的去操辦著,著實讓林天成覺得很是舒心。

然而這卻把胡峰愁懷了,現在他到像是真的像是個多餘的人了,他清楚眼前這位林天成,那可是真的有可能是他這輩子都見不著的高人,如今這麼好的機會放在眼前不能巴結上,實在是太可惜了。

他只不過是胡家的一個管家,算是主人賞識賜了姓,但是做奴才做到他這個份上也就已經算是到了頂了,想要再進一步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可是人是有慾望的,胡峰不滿足自己的修為只能止步九星道祖初階,但是他也清楚,更高深的修鍊手法主家是不會賞賜的,這是為了提防下人犯上。

可是他也更清楚,自己的潛力遠遠不止九星道祖初階這麼點,要是能追隨在林天成的身邊,說不定哪天這個大人物高興指點自己一二,到時候還怕沒有修鍊的功法?

胡峰焦急的思索現下自己能為林天成所做的事情,急的是滿頭大汗,突然眼前靈光一現。

「大人,大人留步,我觀大人最近修鍊所需神魂甚多,單憑我二人之力根本無法滿足大人所需,我有辦法能解決大人燃眉之急!」

聞言,林天成停下了腳步,一臉好奇的看向胡峰,他最近是很需要神魂,只不過並非是什麼修鍊,而是準備湧來淬鍊肉身。

周星星見胡峰突然大獻殷勤,心頭一跳,狠狠的瞪了一眼胡峰,心中暗罵對方無恥,指不定在想什麼損招好在林天成面前搶自己的風頭。

「大人,我也剛剛想到了一個辦法能幫大人弄來大量的神魂!」周星星緊忙說道。

林天成一臉好笑的看著二人,他早就看出了二人明爭暗鬥有不合之意,但是顯然沒想到這點事竟然讓二人腦洞飛轉,這麼快就想到了這麼多弄來神魂的辦法。

「行了,你們兩個一個一個說,胡峰你先說!」

「大人,我知道一個地方有大量的神魂,完全能讓大人解決一時因為神魂斷缺的苦惱……」

話還沒說完,周星星氣急敗壞的大吼一聲,「你個奴才能有什麼見識,你說的大量和我和大人理解的大量根本不是一回事,大人您別聽他胡說八道,我才知道一個好去處!」

「周星星,你……你不要血口噴人,我怎麼就胡說八道了,我說的那地方至少有不下十萬的神魂!你知道么!」

「切,這有什麼,我還知道哪有天生神魂呢,你說的這些根本就上不了檯面,說出去也不怕人笑話!」

聽到這裡,林天成眼睛一亮,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如此輕易探聽一處天生神魂的下落。

「你說的是真的?你當真知道天生神魂的下落?」

周星星頓時一怔,艱難的轉身看著林天成,臉上漏出苦澀,心中暗道壞了,這件事情乃是家族機密,自己為了逞能竟然失口說了出來。

胡峰見狀當即笑了,急忙起身朝著林天成深深的拜了下去,「大人,他知道的這個根本不是什麼秘密,天下人都知道,四大天王的手中都掌握著一股天生神魂,他所在的赤血王城中,赤血王和他家老祖九幽侯都暗中掌握著一個天生神魂,根本拿不出來!」

「還有……焚天王和胡家老祖手中也有天生神魂,但是傳言胡家的那個天生神魂有缺陷也不知道是什麼!」

胡峰沒有絲毫遲疑,趕緊抱拳對著林天成深深一拜,將自己知道的全部托盤而出,將周星星逼到一個知情不報的地步上。

聽完這些話,林天成無奈的皺了皺眉,原本以為是什麼驚天秘密,結果就是一堆廢話,從半神境手中索要天生神魂,還不如早點睡覺來的容易點。

胡峰見林天成臉上生出失望之色,急忙上前道,「大人不用灰心,雖然這些已知的這些人手中的天生神魂無法窺視,但是魂族中還是有一些世家手中有的,這些人手中的天生神魂其他人或許弄不到,但是以大人您的身份我相信不難!」

周星星聞言,頓時明白鬍峰要說的是哪幾家,當即心中一喜,覺得是個反擊胡峰落井下石的好機會。

「大人,別聽他胡說,他說的哪幾家我都清楚,那些人手中有天生神魂的消息都是傳言,當不得真,之前有天王出面都沒有從他們家中搜查出半點線索。」

胡峰冷冷的看了一眼周星星,再次轉身恭敬無比的朝著林天成一拜,「大人,別的我不敢說,但是有一家,我以我人頭擔保必定有天生神魂,要是沒有我願意提頭來見大人!」

「曾經胡家和那家也有過往來,我當時還不是胡家的管家,只是他們家族的客卿之一,後來得到賞識才被胡家調去了府上擔任管家一職!」

「當時我分明的看見他們家中有一壇黃土,散發出的威壓那叫一個駭人,必然是土屬性天生神魂!」

林天成聽完胡峰的描述之後眼前頓時一亮,胡峰說的異像和五行天生屬性神魂的確很像,沒有見過的人不可能描述的這麼清楚。

「若他說的是真的,這東西我還真的得想想辦法弄到手才行,我現在體內已經有金屬性,水屬性,火屬性神魂,要是再把這個土屬性神魂弄到手,五行神魂我就只差木屬性神魂了!」林天成想到這裡頓時怦然心動。「你說的那個家族是哪個家族?」林天成問道。

「焚天王城東城城郊,安家!」胡峰恭敬的回答道,說完有些遲疑的看了一眼林天成。

林天成對外宣稱他名喚安平,正好和這個東郊的安家一個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