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被從各班級選出來的,自然是同齡中最優秀的,感受到壓力,十名學員中有的眉頭微蹙,默默抵抗,有的面露驚訝卻是有些緊張。甚至還有一位直接把武魂都釋放出來了,一臉的警惕。

葉靈瞳屬於其中默默抵抗的,身體略微繃緊,全身蓄勢。

但最讓中年人注意的卻是她身邊的藍軒宇。因為只有藍軒宇……,什麼都沒做。

是的,他什麼都沒做。整個人看上去旁若無事,似乎根本就沒有感受到這份壓力似的。

冷軒宇嗎?他也沒感覺,只不過他學葉靈瞳身體略微繃緊,全身蓄勢。

自從得到了腰帶和卡片,軒宇就有些膨脹,如果遇上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就變身嘛!

「我叫牧重天,是天羅學院本院的老師。你們排成一隊跟我來。每一項考核都會有相應的評分,最後的綜合評分才是你們的最終成績。你們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將自己最好的狀態展現出來。首先進行的是魂力檢測,然後是精神力檢測。最後是綜合素質考察。」

對於這種只有七、八歲的孩子,自然不會有過多種類的考核,都是最基礎的。而這些最基礎的考核往往就足以反應他們的狀況了。

魂力測試沒什麼可說的,十名學員的魂力如何,大家各自都清楚自己的情況。能夠被選出來的,當然至少都是超過十級的。

藍軒宇魂力十四級,在這些被選拔出的學生之中倒是最後一名。其他還有五名十五級魂力的,四名十六級魂力。而葉靈瞳赫然是那四名十六級魂力中的一員。她也頓時受到了本院老師們的注意,這是顯而易見的,她可是所有參加考核的學生中,年齡最小的一個。七歲十六級,這可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了。按照她這個速度,用不了十歲就能二十級。

不過到了冷軒宇的時候,直接震驚全場,二十四級魂力!

七歲二十四級,怎麼可能?所有老師都不敢相信,因為這種年齡有這種魂力是魂師歷史上從來沒有聽說過的!

(不要說千仞雪,到這種年代,幾個人知道千仞雪先天二十級?誰知道千仞雪七歲多少級?)

牧重天瞬間覺得自己挖到一個怪物了,說道:「精神力測試。冷軒宇,你第一個。」

本院的精神測試儀明顯要比家用的精密許多,也更加準確。儀器開啟,軒宇只覺得一股暖融融的感覺彷彿包覆住了自己的大腦,有種說不出的舒適感。但他知道自己必須控制精神力外放!

「精神力,六百八十。」

這就是軒宇控制了的結果,他體內流淌的可是神血,他從出現在媽媽肚子裏開始就被冷鋒日日以神力溫養,在六個月的時候他就誕生了微弱的神識。

「要不要重新測試一下?」負責儀器的老師問道。

牧重天搖搖頭,「不用了,儀器不會出問題的。冷軒宇,精神力六百八十,靈海境。」

靈海境,心靈若海,浩瀚無邊,精神力真正達到高階,成為強者的基礎,無論是巔峰機甲師還是巔峰魂師,精神力達到這個層次都是必須的。可以承載五個以內黃色魂靈,或三個紫色魂靈、一個黑色魂靈。

可這種精神力怎麼可能是一個七歲小孩就有的?這意味着他未來的精神力至少是靈淵境,靈域境都有可能。

有了冷軒宇再前,之後小孩的精神力測試就顯得很普通了。葉靈瞳只有三十七,藍軒宇九十九是第二高的,倒也吸引了老師的注意。

「準備進入模擬艙,開始綜合測試。你們的武魂、實戰能力以及各方面的素質,都將在最後的考核中完成。儘可能的展現自我,你們的每一分表現,都將決定最終成績。」。 028

很快迎來周五。

招商酒會定在晚上六點,沈冰卿被通知傍晚五點就得到酒店準備,她下午趕緊回了一趟宿舍,換了一件黑色無袖長裙,上了個適合酒會的妝容。

進酒店電梯碰到同個項目組的同事。對方瞧到她身上的長裙,問道:「哎呀小沈你這身裙子什麼牌子的?」

沈冰卿轉了個身:「好看嗎?」

「特別好看!顯得氣質特別高雅!」

長裙全黑色無袖,沒有其他亂七八糟的裝飾,只在方領中間開了個小V,一條細皮帶緊緊束着她的腰,把她的腰臀曲線勾勒得異常完美。

裙子不算性感風,有點復古,但因為她身材實在好,再配上妝容,莫名透出一股子性感和魅惑。

同事看到皮帶上的logo,驚得東北話都出來了:「艾瑪這是dior的啊?」

沈冰卿笑着點點頭。

同事又問:「得多少錢啊?」

「這是成衣,就幾萬塊。」

「幾萬?」同事半開玩笑地說,「今晚來的這些都是國內頂級大券商,穿漂亮點,萬一跟哪個身價上億的大佬看對眼了,以後直接買高定!」

對方應該是無心的,但沈冰卿卻一下白了臉。

同事沒瞧出異樣,電梯門開,招呼她一起出去。

沈冰卿收攏思緒,步出電梯。

位於可以俯瞰對面港島的高層宴會廳已經佈置完畢,廳頂大片大片天幕般的米色水晶將整個宴會廳照得金光燦燦,自助餐枱上,就連銀質餐盤都折射出晶瑩的光彩。

同事笑說:「揚星這把玩兒挺大的呀?租這麼個場地,估計一晚上就得上百萬費用吧?」

沈冰卿笑了下,沒說什麼。

揚星為什麼要上市,大家心照不宣,不用多講。

倆人一起去了宴會廳邊上一間被臨時佈置出來當商務室的房間,項目組的同事幾乎都到了,正最後檢查手頭的資料。

沈冰卿剛入座,執董就進來了,對項目負責人說道:「揚星的董事長今晚也會出席,到時候大家可能要一起聊聊。」

項目負責人受寵若驚,立刻就站起身:「JoeChin回深圳了?」

「應該是特地回來參加酒會。」執董說完人就走了。

項目負責人興奮得站在原地連連搓手。

幾個VP瞧見他這樣,打趣道:「雖然JoeChin是個牛人,但您也不用像見着偶像的小迷弟那樣吧?」

項目負責人示意其中一位VP把門關上,這才神秘兮兮地對大家說:「聽說JoeChin被最大的那位秘密接見過。」

眾人驚呼。

「秘密接見?是不是要他回國發展所以……」

「應該是,應該也還有其他指示。」

「天啊天啊。」

沈冰卿在一旁聽着,沒加入話題。

JoeChin年輕有為她早就知道了,她只是在想,如果一會有機會見到JoeChin,是不是該提醒他,她往他工作郵箱發了一封郵件?

正想着,又有人來敲門,低聲跟項目負責人說了句什麼,他立即起身整理西服和袖扣,拍着手招呼大家:「其他券商代表陸續進場了,來,大家準備一下,拿出我們的專業給他們看看!」

。「昂!」

靈兒飛速的退去,速度和玉凌天不相上下,同時嘴中能量開始聚集了起來。

下一刻,一道混沌龍息從靈兒空中朝著玉凌天噴了過去。

「聖光盾!」

玉凌天低喝,抬手在自己面前一圈,一面白色的光盾出現,擋住了靈兒的混沌龍息。

聖光盾在靈兒的混沌龍息之下僅僅持續了兩息的時間,就破碎了開來,然後混沌龍息繼續朝著聖光盾後面沖了過去。

不過蘇日安聖光盾只是持續了兩息的時間,但是對玉凌天來說,已經完全……

《圖騰甲》第221章戰玉凌天 「嗚嗷地幹啥呢?」

看見錢老二媳婦又是跳腳又是亂叫,錢紅霞還沒走近,老遠喊了一嗓子。

錢老二媳婦可不想和大姑姐照面,少不得又要被說教,「趁著還能生趕緊生一個兒子」。

這幾天錢紅霞有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見到弟媳婦就嘮叨養兒防老,有能力不生,等老了後悔都來不及的話。聽得錢老二媳婦直惱火

「沒幹啥!」

錢老二媳婦扭臉看着大嫂家院子裏亂躥的野兔子,才眨眼功夫,院子裏已經闖進了幾十隻野兔子,一隻只野兔好像魔怔了似的,集體蹲在窗根底下,乖乖等著被抓。

「走了走了。」

錢老二媳婦有點不捨得走,野兔子肉多香啊,如果能抓走兩隻給錢老二補補身子,說不定錢老二又能重展雄風了,說不定還真能生一個兒子出來。

眼看着大姑姐走近,錢老二媳婦不得不走了,咂著嘴看見大嫂汪桂珍正急赤白臉地看着她,頓時明白大嫂又嫌棄她又說話大聲吵著小嬌嬌睡覺了,趕緊訕訕地匆匆回家。剛到家門口,發現腳邊躥出兩隻野兔,兩隻野兔蹦蹦跳跳跑進院裏直接撞到門上,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昏了過去。

「哎喲,難道是要鬧災了?咋野兔都跑上門自殺了……」

錢老二媳婦上前拎起兩隻昏死的野兔,一臉狐疑地拿進屋裏。

此時,幾乎靠山村家家戶戶都有野兔跑上門鬧「自殺」,村民們沸騰了。

「這是百年不遇的奇景啊!」

村中老者仰臉望天,想從天相中看出點子丑寅卯。

晚風輕拂夕陽紅,繁花新葉逐香塵,裊裊清幽撩人面,行雲如絮,怎麼看都是吉祥天相。

「一定是老天爺顯靈啦,保佑咱們靠山村五穀豐登人丁興旺,衣食無憂,日日有肉吃,天天都是好日子……」

李錦斜著兩隻小短腿坐在窗台上,望着天邊的如絮雲霞,心情越來越好了。

什麼是家人?不一定是血脈相連,卻一定是心意相通的。

剛才汪桂珍和錢利娟看到滿院子的野兔,都說這麼多野兔可以給村裏每家每戶分兩隻。

李錦在屋裏聽到這話,不由得心念一動,隨手朝野兔們揮了揮手,野兔們自動跑向了村裏的每家每戶。

那天放走的兩隻野兔,才幾天功夫,就能從山裏引來這麼多兔子,連李錦自己都被震驚了。

「小嬌嬌快下來,小心摔下來。」

錢利娟和汪桂珍一直忙着抓兔子,這時才看到小嬌嬌坐在窗沿上,邊說邊上前把小嬌嬌抱在懷裏。

汪桂珍收拾好野兔,神色有些凝重,她聽說過大災大難之前會雞飛狗跳,這麼多野兔子突然跑上門集合開大會,又四下逃躥不見了蹤影,肯定要有災難了。

「利娟啊,你說會不會地震呢?」

汪桂珍望着西邊的落日餘輝,說完又搖頭自我否定,從靠山村建村已來就沒發生過地震,就是南山炸石頭時地面也不會搖晃一下。

「會不會要發山洪了?」

刻骨铭心的爱恋 「一直都沒下過大雨,哪來的山洪呢!」

錢利娟笑母親疑神疑鬼,三哥上次去山上打獵回來時也說,野兔就像故意往他跟前跑,跑到跟前還一動不動等著挨抓,還開玩笑說,最近山裏的野兔可能都變得太肥太蠢了。

「也是哈!」

汪桂珍不願多想了,鬧心的事已經夠多了,難得有一件讓人開心的事。就算有地震或者山洪,也不耽誤今晚享用野味美食,何況今天生產大隊通知三兒子錢利民去談話,要給他安排一個好差事,正好可以慶祝一下。

盛在大盆里熱氣騰騰醬香濃郁的野兔子肉讓人忍不住流口水。

汪桂珍撕下一塊最嫩的兔子肉,細細弄碎了裝在小碗裏端給小嬌嬌,錢利娟急忙拿來小銀勺要喂小嬌嬌。

李錦搖頭拒絕投喂,錢利娟笑着把銀勺塞進小嬌嬌手裏。

「媽,我哥是不是又去林場換大米了,我發現米缸里的大米又多了。」

「我不知道哇,家裏也沒什麼東西能換大米啊。」

「那米缸里的大米是哪兒來的呢?」

錢利娟覺得莫名其妙,又去米缸里挖了挖米,總感覺米好像才挖一瓢就又多出一瓢,好像一個取之不盡的聚寶盆,實在是奇怪至極。

汪桂珍看着小嬌嬌手裏的小銀勺嘆了一口氣。

「如果當初我爺爺的爺爺不買那塊地,我家也不會被劃成富農。

你說咋就給劃成富農了呢?我爺爺的爺爺就是不想給富人一直打銀首飾,才想置地做農民。

他們從來沒剝削過任何人,吃的每一粒米每一顆菜,都是自己親手種的,穿的衣裳也是自己紡的布一針一線縫的……」

「媽,你別總想着這事。」

錢利娟挨着母親坐下。

母親這樣嘮叨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當年三哥錢利民因為家裏成分不好無法通過升學資格審查。

大哥錢利國和二哥錢利泰也因為成分的問題不能參加徵兵。

這次四哥五哥終於盼來了新一季徵兵,汪桂珍提心弔膽,怕再次因為她的成分問題,影響了兩個小兒子當兵。

眼看着盆里的熱氣沒了,汪桂珍伸頭望向窗外,還不見兒子們回來,不免開始着急,讓女兒出去迎一迎。

錢利娟剛走到門口就看見三哥錢利民回來了,四哥錢利安和五哥錢利康跟在三哥身後,好像兩個威風凜凜的金鋼護法。

「三舅,姥姥等你回家吃飯呢!」

李錦撲向錢利民,錢利民伸出左手一把將小嬌嬌抱了起來。

「姥姥只等三舅,不等你四舅五舅回家吃飯?」

錢利康假裝吃醋,捏了捏小嬌嬌的臉。

「也等四舅五舅回家吃飯。」

李錦齜牙咧嘴假裝被五舅捏疼了。

難得這歡聚的時光,能多叫幾聲舅舅姥姥也是值得以後回憶的事。

「要是大舅和二舅也在家吃飯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