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星斗大森林,不僅僅有着小舞與阿銀,還有小舞她媽和泰坦巨猿、天青牛莽。

對!

這個時候,小舞與小舞媽,還在星斗大森林之中。

很可能與泰坦巨猿、天青牛莽一起待在星多大森的中心位置。

阿銀的話,在這個時間點,或許已經化形了。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在星斗大森林之中,除了在吸天夢的十大凶獸之外。

星斗大森林之中,還擁小舞、小舞媽、泰坦巨猿、天青牛莽這四頭十萬年級魂獸,甚至可能還要加上一個阿銀。

這裏泰坦巨猿、天青牛莽兩個傢伙,絕對適合破之一族。

小舞、小舞媽,也可以….雖然,有點不太適合破之一放,可是這兩隻兔的魂技,那是真的強。

特別是無敵金身、虛無。

還人瞬移,弓腰,爆殺八段摔都不錯….特別是這些魂技,出現在破之一族的破魂槍上,會變成什麼…他莫明有些期待。

可是魅惑、柔骨鎖兩個魂技,對於破之一族來說,真的是廢魂技了。

萬一,楊天霸這傢伙倒了血霉,十萬級的兩個魂技,就它倆了….

楊威腦中不由浮現楊天霸,像小舞一樣眨着眼一邊賣萌,一邊發動魅惑…

還有一個糙漢子使用柔骨鎖…

楊威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這兩個畫面太美了,不敢想,真的不敢想…算了!

星斗羅大森林還是別去了吧!

不,現在他一想到星斗大森林,都有些膈應了。

呃…

還是把目標定在極北之地吧!

那裏的熊大這【泰坦雪魔王】【冰熊王】熊二,真不錯…而且挺適合破之一族的。

而且,這兩個傢伙,實力勉強過了十萬年。

在十萬年魂獸之中,相對弱一些,獵殺起來也更有把握。

現在想想,星斗大森林這個時候,還真去不得….泰坦巨猿、天青牛莽、小舞、小舞她媽,可能還要加上阿銀。

那就至少四位魂獸王者,可能五位。

保守的,起碼五位封號斗羅一起出手….甚至要六位,才能穩!

現在的破之一族,可是沒有那個能力,邀請到這麼多封號斗羅為其獵取魂獸。

而且,還是冒着生命危險去。

畢竟,每一隻魂獸王者,都不是好相與的,打起來….出現死傷,也是有可能的。

他不由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金鱷斗羅身上。

暗道:「以這位的實力,單挑一個熊大,或者熊二,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吧!」

金鱷斗羅見楊威的神色,神情一凝…感覺這小子,又在打他的主意。

。要是被林家人知道,林辰來拿啤酒和玉瓊酒做對比,絕對不讓林辰來好好知道下,花兒為什麼那樣紅。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的表現並不比林辰來好到哪裡去,就連定力最強的林興國和林興邦,目光都是變得迷離起來。

更不要談其他人了,好在林振東立馬又是將酒給塞上的,好一會餐廳里的人,才恢復了過來。

這時剛才一直強忍著的林振東,再一次對林辰來開口說道:「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說它珍貴了吧,古時候為了爭奪這玉瓊酒,不知道……

《逍遙小醫仙》第266章舉手之勞 江邊,游輪,餐廳,護欄邊,一群俊男美女欣賞風景,舞池,有人在翩翩起舞,浪漫無比

「嗝!」

李安安打了一個飽嗝,吃得太多,有點撐,但除了吃東西,她不知道做什麼。

下午從殯儀館出來,在街邊走,結果碰到阮潔和傅藝橫。

結果就來了這裡。

她看著護欄邊,穿著紅色深V領緊身長裙的阮潔,簡直無語,誰能想到她竟然會被阮潔硬拉來,看她和傅藝橫秀恩愛。

真是可笑,她原本想回家睡覺的。

傅藝橫從人群中離開,目光很冷,剛剛被阮潔的朋友,追問什麼時候和阮潔結婚。

可笑。

他會喜歡那種女人。

他目光落在吃撐了的李安安身上,臉上有了笑意,看到她捂著肚子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李安安感覺有點口渴,準備去拿橙汁,結果橙汁被一隻大手拿走。

傅藝橫出聲「你都吃撐了,還喝?」

李安安打趣「你怎麼知道?」她覺得自己掩飾得很好。

傅藝橫在她身邊坐下,喝了口酒。

「你忘了,之前和我去吃自助餐,每次都要吃回本,之後就是這幅樣子。」他輕笑。

不說還好,他一說,李安安就想起那時自己的傻樣。

可是當時她的確是抱著那種想法,要吃回本,結果讓自己難受

「所以你心裡一直在笑話我?」她不爽的問,真會揭短。

傅藝橫隱藏了身份,就顯得她之前的樣子很可笑。

「從來沒有。」

傅藝橫神色變得認真「其實你認真吃東西的樣子,很可愛。」我很喜歡,他在心裡加了一句,和他之前認識的女人不同,她是真的喜歡吃,享受美食。

李安安不覺得是這樣,無論哪個女人大吃特吃,都不會可愛,只會讓人覺得是個吃貨。

頂多她是一個高顏值的吃過罷了。

「嗯,我知道你沒有」起碼她還是相信傅藝橫不會嘲笑自己的。

「安安,你累了?」

傅藝橫覺得她臉色有點困。

「嗯,今天有點累。」

沈修然很悲傷,她一直陪著,也不太好過。

「那我送你回去。」

李安安搖頭「不用,你陪著阮潔,我不想下次再突然被她拉過來。」

她明白阮潔什麼意思,是告訴她,傅藝橫是她的,讓她遠點,可笑。

傅藝橫神色晦暗,街邊是他先看到安安,故意讓車子停下,也料到阮潔會挑釁。

因為今天阮潔和演藝圈的朋友聚餐,她一定會趁機炫耀,可這也是他靠近安安的機會。

護欄邊,阮潔喝完了一杯紅酒,接受朋友的恭維,突然發現身邊的傅藝橫不見了,到處找,才發現他和李安安坐在一起。

控制不住的嫉妒。

她已經感受到了,傅藝橫對於李安安的確是愛而不得。

可是李安安也太過於不檢點,明明已經看到所有人都認為她和傅藝橫是一對了。

竟然還想插足。

「阮潔,那個女人是李安安吧,天,她和傅總為什麼靠那麼近,是因為被褚逸辰甩了,所以就想著勾搭傅總了吧,這樣的女人你可得給點顏色看看!」

身邊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挑唆,她叫楊樂兒,和阮潔一個公司的藝人。

偷香 《千字文》是中國傳統三大蒙學讀物之一,全文四字一句,共計250句,合計一千個字,故曰「千字文」。

當然,由於《千字文》成書於後世,因此其中蘊含了大量的後世典故以及儒家思想,並不切合如今的宜國,因此在過來尋找老巫師之前,商離就已經將《千字文》的內容做了一定的修改,確保不會讓這個年代的人讀起來有違和感。

否則的話,別的不說,單單就「推位讓國,有虞陶唐。弔民伐罪,周發殷湯。」這四句話,就能讓整個宜國集體高潮。

什麼?推位讓國?誰特么這麼高尚?堯不是被舜用武力逼迫退位的嗎?

還有,周發殷湯是什麼鬼?你的意思是姬發滅商和商湯滅夏一樣都是「弔民伐罪」的嗎?

這特么誰寫的鬼書?趕緊給老子站出來跪下道歉!

什麼?是天子寫的?哦,原來是這樣啊。那個啥,陛下何故謀反啊?

總之,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商離還是利用自己的文學素養對《千字文》進行了修改。

這其實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當初周興嗣編纂《千字文》的時候,由於梁武帝事先在王羲之的書法中挑選了一千個不重複的字,已經將文字框死了,因此周興嗣才會創作得那麼困難,以至於一夜白頭。而商離卻沒有這個煩惱,身為天子,他可以隨意挑選使用的文字,只要確保整篇文章讀起來不要太拗口就行了。

畢竟這只是兒童讀物,同來幫他們識字的,也沒必要搞太多的思想性的東西在裡面。

「哦?千字文?」

另一邊,在聽到商離的話之後,老巫師一臉嚴肅地說道:

「還請王上能將此文賜予老臣。」

「善。」

商離自然沒有拒絕了道理,當即便點頭答應。

見狀,老巫師立馬轉身跑回自己的帳篷中,良久之後,拿著一卷竹簡出來道:

「如今國中僅剩這一卷竹簡,還請王上莫要嫌棄。」

這年頭絕大多數的重要事件都是刻在青銅器上的,竹簡的使用範圍很小,只有像巫師這種需要傳承的職業才會用到這種東西,而且其數量也極其有限。

「這……」

看著手中的竹簡,商離微微皺眉:

「這上面不是已經刻字了嗎?」

老巫師遞過來的這卷竹簡有些陳舊,一看就知道已經有很多年的歷史了。不僅如此,竹簡上面還刻著字,不過商離卻一個都不認識,似乎是巫師之間專用的「神文」。

「國中已經多年不曾製作竹簡了,因此老臣這邊也只有這一卷。」

老巫師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不過不要緊,王上可以將字刻在背面嘛。等此間事了,老臣便帶徒弟去製作竹簡,再將這份竹簡上的字謄刻在新的竹簡上。」

說著,老巫師還遞了一把刻刀過來,並且示意商離不要客氣,可以放心大膽地刻字。

「這……」

商離瞅了瞅手上的刻刀和竹簡,最終還是放棄了在竹簡上刻字的念頭,轉而對著一旁老巫師的徒弟道:

「你去找妤,取一塊絹過來。對了,糯米也要一些過來。最後回來的時候去冶鐵的地方走一趟,再帶一些木炭回來,快去。」

「嗨!」

聽到這話,老巫師的徒弟點了點頭,而後快速朝妤所在的方向跑去。

目送徒弟離開之後,商離又對老巫師道:

「國師這邊可有兔毛?」

「前日羿送了老臣一隻兔子,它的肉老臣已經吃了,皮還在帳篷內放著。怎麼,王上想要?」

老巫師大致猜到了商離的目的,試探性問道:

「王上可是要製作毛筆?」

「不錯。」

商離點了點頭:

蛇蝎美人 「予一人力氣太大,用刻刀刻字恐傷竹簡。」

「善。」

聽到商離這麼說,老巫師也不再多說什麼,當即轉身回到了帳篷中,去取那塊兔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