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雲太妃入宮的時候,君北齊的生父已經駕崩,生母寧妃處於頤養天年的狀態,和雲太妃幾乎是牽扯不上任何的關係。

可如果真的沒有關係,雲太妃怎麼會有這麼種種反常的反應?

怕只怕,這裡面還有著巨大的秘密。

……

傅燕瑩回到宮中之後,再次聽到了雲太妃的夢魘。

她快步上前,輕聲呼喊:「太妃,太妃,太妃……」

連續喚了十幾聲之後,雲太妃才大汗淋漓的醒了過來。

她眼神散亂,雙目根本沒有任何的焦距,好半晌之後才徹底清醒過來。

雲太妃抬手揉著自己的眉心,卻不想平日里那樣發脾氣,而是詢問:「現在是什麼時間了?」

「回太妃,四更了,你還能再睡會。」

「這個點了,你怎麼還在這裡?」雲太妃看向傅燕瑩的眼神里透出了幾分凌厲,與方才剛剛醒來的模樣完全不同。

「回太妃,奴婢本來已經回去了。只是突然夢到太妃呼喚,就急匆匆的過來看,結果……」

後面的話沒有說完,但是什麼意思很是清楚明白。

雲太妃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無法看出她在撒謊,就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你倒是個有孝心的,說起來,哀家那個兒子,都沒有你貼心。」

說到這裡,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傅燕瑩低著頭:「奴婢惶恐,誰都知道四殿下對太妃最是恭順。只要能讓太妃開心,四殿下什麼都願意做,是東城國的大孝子。」

「你這張嘴啊,是真甜。」

「太妃,你還是再睡會吧,天早呢。」

「睡不著了。」雲太妃搖搖頭,眯眼看著窗外,「你給哀家穿衣,出去走走吧。」

「是。」

傅燕瑩為雲太妃穿戴好之後,扶著雲太妃走了出去。

只是讓傅燕瑩驚訝的是,雲太妃竟然徑直往風華宮走去,這是什麼情況?

心中驚訝不已,她面上卻不敢過分顯露情緒,眉頭輕皺:「太妃,前面荒涼冷僻,平日里你都不過去。今天,我們也不過去了吧。」

「荒涼冷僻?皇宮之內,怎麼會有那樣的地方?不過是宮門深鎖,無人看管罷了。」

。遠在平安市的諸葛天霸不出意外接到了牢主的電話,得知我們要詢問他對付諸葛天明的技巧后,他沉默了。

半晌,聽筒對面才給出回復。

「他總會以讓人意想不到的角度來反擊,每一次都不一樣,我幫不了你們。」

鬥了這麼久的兩個人都不知……

《控魂》第四百九十七章王者歸來 枯寂無垠的宇宙虛空中,九龍拉棺自蔚藍古星,帶着一群不歸人降臨熒惑古星,自此,他們踏上一條機緣與屍骸遍佈的泣血帝路。

九條黑龍古屍帶着三世銅棺重重的落在熒惑古星的五彩祭壇上,而裏面的那些葉凡,李小曼,龐博等人也接着棺外微弱的光明沖了出來,然而映入他們眼帘的卻是未知之景。

他們面前的紅褐色的像是被血水侵染過,乾枯后形成的詭異土地,荒涼一片,空曠無比,腳下的土地堅硬同時透著刺骨的寒冷,地面上矗立着一塊塊巨大的岩石,眾人放眼望去,猶如一座座墓碑矗立在這詭異大地之上,無比滲人,這讓李小曼不由自主的緊了緊自己的包,尋找些許安慰。

紅褐色大地上光線暗淡,一片昏暗,看不清前路,尋不到歸途。

葉凡等人面面相窺,都從對方眼中看出驚駭,他們可以肯定,這裏絕對不是是泰山!

處處充滿詭異不詳的紅褐大地,枯寂中無有一絲生命,他們記憶中沒有一處能與之匹對之地。

一時間,眾人惶恐不安,有人提議回去銅棺繼續等待救援,有人想要前去更遠的地方看看。

葉凡靜靜的思考着,他低下身摸摸地上的紅褐泥土,冰冷堅硬,想起落入銅棺時看到的一幕,太極八卦圖凝聚,形成一條巨大的黑暗通道時,他便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雖然當時他沒到九龍拉棺進入那條連通向未知地域的通道,但是此刻不用多想,眼前所見足以說明一切,不在泰山,甚至早已不在地球。

李小曼包中的煉仙壺散發微光,石無暮並未出現,只是他感應到不死葯的氣息,有些感慨罷了,當年他也研究過不死葯,得到的結論是應該仙王涅槃所化,甚至他也隱隱約約猜想到自己的仙王軀是不是也化作了不死葯,尋便了宇宙,也未曾尋到,便放棄了這個想法,只待煉化壺中黑暗仙王本源,再喚回仙王軀了。

李小曼看着紅褐色大地,身體微微有些發冷,她抱着雙臂,嬌美容顏變的有些蒼白,但依然保持平靜,因為這跟她昨晚煉仙壺傳遞給她的景象相比,還是差了許多。

葉凡注意到雙臂環保,面色蒼白的李小曼,脫下上衣遞給她,但卻被她搖頭拒絕。

「謝謝,不用了。」

而眾人也在大部分人的提議下,先查看四周一番,再回銅棺中等待救援。

葉凡,龐博,還有一些體力好的同學都攀上巨石,觀察起紅褐色大地同時看到遠方的光亮。

而身後傳來響聲,凱德也攀登上巨石,當他和葉凡他們一樣看到看到遠方的那團光亮后,立時發出一聲驚呼。

「讚美仁慈的上帝,我看到了光明。」

他驚訝的用英文大喊,而後轉身用力向後揮手,沖着人群中的李小曼大聲喊道:

「曼,這裏,我看到了光明!!」

而凱德的喊叫,頓時令人群一陣紛亂,不少人向這裏跑來,李小曼也走向凱德。

隨後,經過眾人的前行,他們終於看清光亮所在,當他們看到刻有「熒惑」的石刻后,眾人難以接受,他們不在地球了,竟然在距離地球不知多遠的火星!

「這不是真的吧,我們之前明明在地球,怎麼才一會就到火星了?」

有人否認道,而林佳此刻漂亮的臉頰有些發白,丹鳳眼瞟向眾人,說道:

「我們現在也只是看到了這面石刻而已,還不能真正確定是否真的在火星上,還是多看看吧。」

炎汉 眾人紛紛點頭,認為林佳說到在理,他們越過石刻,再次向光源前去,期間看到了不少人骨,讓他們更加害怕了。

當眾人靠近光源,有一座古廟顯現,僅僅只是一間古殿,內立一尊石佛,矇著厚厚的塵埃,旁邊一盞青銅古燈搖曳出點點輝光,照耀古廟

而在古廟前,是一株乾枯的菩提古樹,若不是還有五六片綠光爍爍,猶如翡翠神玉般的菩提葉還點綴在上,恐怕都以為這顆菩提古樹已經枯死了。

古廟伴古樹,又是在這詭異大地上的唯一光明,不覺讓葉凡,李小曼等人感覺到非同尋常,或許這是他們回去的希望。

而經過一番確認,眾人驚駭不已,他們眼前的古廟竟然是大雷音寺,頓時,不少人激動萬分,葉凡似乎想到什麼,先一步進入古廟中,而其他人也紛紛爭先恐後的進入其中,開始尋找寶物。

一名男同學從一堆灰燼中尋出一個陳舊的蒲團,不一會,又有一名女同學從塵土下尋出一顆紫檀念珠。

同一時間,凱德在石佛前的塵埃中找到半個斷裂的木魚,上面刻印有三尊菩薩,表情不一,莊嚴,慈悲,栩栩如生。

王子文尋的一口能有巴掌大的殘破銅鐘,缺少了一塊鐘壁,樣式古老,他輕輕搖動,一道悠揚清音回蕩,打斷葉凡的思緒,不禁向那口銅鐘望去,上面刻印有流雲紋絡,拙樸中帶有禪意,凝有佛韻。

而林佳在石佛的腳下尋到半截玉如意,擦去灰塵,晶瑩剔透的殘玉頓時流轉出點點光華。

只有李小曼還留着廟前,久久不動,此時的她正在看向廟前的菩提古樹,而這一切則是源於突然出現在她腦海中的一道聲音。

「去取菩提葉,還有樹下的菩提子。」

雖然不知道這道聲音是源自何處,但李小曼潛意識的選擇相信,她放棄前往廟中尋找寶物,徑直走向菩提古樹,而就在這時,葉凡也走向菩提古樹,兩人再次相遇。

葉凡看着手中無物的李小曼,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卻見李小曼根本不理葉凡,直接伸手將菩提古樹枯枝上掛着的,猶如神玉翡翠的六面綠葉摘下,而後,蹲下身按照腦海中的聲音,將樹根處的泥土扒開,露出隱藏的菩提子。

這一系列動作讓葉凡有些看呆了,李小曼是怎麼知道樹下藏着一顆菩提子的?

李小曼看着手中菩提子,佛陀天成,古樸自然,佛韻透發,頓時,李小曼覺得肯定有人在幫自己,而聰慧的她第一時間就想到了煉仙壺。

但來不及多想,龐博摘匾了,直接導致大雷音寺崩塌,而十八層地獄中的鱷祖蘇醒了。

「嗯?一頭小鱷魚。」

~

(咳咳咳,求收藏,求推薦)厲星時很少去醫院,回國后鮮有的兩次都是因為周牧珩,可上一次去他覺得沒這麼多人,醫院——又不是什麼好地方,這些人全涌這來幹嘛?

他身體橫向穿梭在人群里,額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滲出細汗,等電梯的人太多,他直接上了步梯,一口氣跑到十樓。

周牧珩的助理正在走廊里焦急的等待,看到厲星時,趕緊迎上去。

「厲先生,你可算來了。」助理嚶嚶的說。

「他怎麼樣了?」厲星時抓住小助理,雙目猩紅,眼球上蹦出清晰可見的紅色血絲:「到底是怎麼搞的?」

「已經…進了搶救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兩百四十章自責卡塞爾學院·圖書館

就在陸俊和路明非兩人在公寓內養傷聊天的同時,古德里安教授和曼施坦因教授在圖書館門口見面,然後一起走進了古籍區。

這裡的書櫃一個個都頂著天花板接近三米高,需要踩著梯子才能拿到上面那層存放的古卷。

部分的古老書卷,甚至需要輸入密碼才能打開,而且每一次

《龍族之掌控雷電》第184章白王後裔·校長(萬更求訂閱!) 封如泱當然知道劉浩楠說的是什麼意思,「沒事,家庭背景不同,她也很為難。」

其實她心裏都知道,教導主任也是進退兩難。

但是她就是不想因為體諒別人的不易,自己辛苦得來的東西就拱手讓人。

「挺好的,奈奈當初要是像你一樣,估計也不會那麼脆弱的受不了精神打擊。」劉浩楠扯了扯嘴角,苦澀的笑了笑。

『嗶嗶嗶嗶』

系統提示音在封如泱腦海中響起。

『劉浩楠好感度+1』

封如泱瞬間一愣,沒想到這點事竟然會加好感度這麼快。

難道自己剛才做的事聯想起去世的奈奈了?

看來以後還是得根據這個刷好感度啊。

等封如泱回到寢室的時候,李黎在寢室里着急的來回走。

「你回來了?怎麼樣啦?」

見到一臉疲憊的封如泱,李黎立即撲了上去。

「你再不回來,我都要去找你了。」

封如泱笑笑,「沒事,已經解決好了。」

「這麼輕易的就解決好了?」李黎有些意外,「那個紅頭髮的女生最不好惹,聽說還和沈文文關係挺好的呢,一開始我都以為,是沈文文指使她這麼做的。」

「她做什麼了?」封如泱好奇的問,感覺李黎的話裏有話,不像是只做了搶奪冠軍的樣子。

「你不知道啊?」李黎大聲的嘟囔一句,「你摔倒是因為跑道上有玻璃珠子,後來清潔跑道上的人發現的,還上報給了教導主任呢,最後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我以為你去這麼半天,早就知道了呢。」

封如泱這才知道,原來她摔倒是另有原因的,她就覺得,自己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摔倒。畢竟自己訓練了那麼長時間。

看來,這件事可能真的是沈文文在後面指使的,畢竟她和那個紅衣服女孩素不相識,沒有什麼過節。

想到這,封如泱便覺得有些不寒而慄,沒想到沈文文這是要下死手,一點活路不給她留。

夜將至,封如泱也沒有收到沈昊羿的聯繫,不知道是否知道她已經出院的事。

看了許久的手機,最終還是她先發了條短訊。

「在幹嘛?」

「剛忙完。」

「我出院了,你知道嗎?」

「嗯,周海跟我說了。」

簡短的話,沒有絲毫別的感情。

彷彿那幾日照顧她的不是沈昊羿。

回想這幾日,封如泱覺得,自己之前是不是對他太過分了。

捏着手機,最終還是沒有回復他。

日子過得很快,大家似乎都很忙。

就連劉浩楠的身影也有數月沒有見到,聽李黎的消息,說劉浩楠是去別的城市的藝術學院進修了,所以這個學期都不會見到他。好人卡的事情,只能先暫停。

封如泱這兩個月經過鍛煉和控制飲食,成功的瘦到了120斤,雖然距離目標體重還差一些。

不過對於她來說,已經很滿足了,就連身邊的同學和老師,看她的眼神都變的不一樣起來。

而沈昊羿也像消失了一般了無音訊,似乎是在跟她賭氣一般,又似乎,他真的不想理睬自己一樣。

封如泱在想,也許這就是最好的結果,兩個人本應該無任何交際的,只是欠他一句這些而已。

畢竟在她受傷的日子裏,他是衣不解帶的陪伴她左右。

馬上一個學期就要結束啦,也快到考核的時候。 「童先生,現在該簽了吧。」

童西風的鮮血撒了一地,童慶奎慘叫一聲栽在了地上。

江寒耐心的等待著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