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只要擊斃了『伏爾加格勒青少年宮』中,某一位的德棍軍官,就能完成了以上解鎖的任務。

所有攜帶的物資,以及系統商城立刻解鎖。」

當花費了最多半個小時,就完成了一個簡單部隊整編的胡彪他們,就隨着馬科夫正委等人出發了。

他們沿着幾乎被炸成了廢墟的街區,在基本沒有了路可言的城市中,彎彎扭扭向左大概是走了2公里的距離之後。

本次他們需要奪回的陣地,算是正式出現在了眼前。

那一棟大概佔地是五六百平方面積,一共四層高的鋼筋混凝土大樓;在正門上方的位置上,有着一行毛子文:

伏爾加格勒青少年宮。

這裏明顯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交通要地,並且因為整體的框架都是用鋼筋混凝土製成,以至於挨了不少炮彈之後依然聳立在了這裏。

只要在屋頂架設一些機槍和迫擊炮,就能有效控制周邊一塊不小的區域。

所以看到了這裏之後,胡彪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毛子的伏爾加格勒方面軍,會這麼着急地想要將這裏奪回來。

問題是這樣的一個目的,真的這麼容易達成么?

最終,在離著青少年宮大樓,大約是有着500米左右距離的位置上,新兵團的這麼一千來號人在軍官的命令之下,紛紛的停下腳步。

同時,也在各種障礙物后隱蔽好了自己的身形,以免被對面的德棍狙擊手一槍干倒。

當趴在了一堵殘壁之後的胡彪,仗着自己因為身體素質帶來的氪金狗眼,看清了一棟建築物的招牌后。

頓時,就在中州戰隊所有人的腦海里,出現了系統的這麼一段話……

在一眾熟知了系統尿性的老鳥們,聽完了以上的這麼一段話后,立刻就是忍不住皺着眉頭彼此對視了起來。

因為他們完全可以確定,系統當前一定是無比期待着,讓他們跟隨着新兵團的毛子們,一起打下這麼一個青少年宮。

從而,好完成一系列的解鎖任務。

基於這樣的一個判斷,他們又能深入想到了更多的一些東西。

比如說:這一個從表面上看起來,僅僅只有着一百多德棍守衛的陣地,絕對不會像是表面上這麼的簡單。

德棍們在這個青少年宮中,一定還是有着更多的埋伏,準備着給進攻者們一個巨大的驚喜,又或者說驚嚇。

那麼這樣看起來,似乎不去完成這麼一個隱藏任務。

對於中州戰隊而言,似乎反而是一個更為明智的選擇。

因為胡彪他們攜帶的那些武器和物資,雖然對於他們後續的任務來說重要;可是他們只要在這麼一座城市中好好收集,還是能夠找到足夠的武器和食物。

而系統商城解鎖,確實能在關鍵時刻兌換到很多急需的物資。

前提也是中州戰隊的手裏,能拿得出手那麼的系統點數用來兌換才行。

綜合了以上的種種,貌似胡彪他們等會在進攻戰中摸魚,一見情況不妙跑路,反而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畢竟,戰隊更多人活下來,比起了物資和武器更重要不是。

於是,在所有人的眾目睽睽之下,完成了一番思量的胡彪,卻是開口說出了一個讓其他人無比詫異的提議:

「兄弟們,我決定還是要幹上一票?

理由很簡單,不是為了我們攜帶的物資和武器,還有系統商城的解鎖;主要是我一直在想着,如何在伏爾加格勒這麼一個地獄一般的城市活下去,並且完成任務?

若是被毛子指揮部,當成了炮灰一樣使用。

一會加入這個部隊,進攻者某某的區域,一會加入那個部隊,防守一個什麼破區域;這樣被動肯定是不行,時間一長下來的話,我們再厲害也會被耗死。

所以,我們尋思著必須儘快地打出名氣,成為被指揮部看中的精銳部隊才行。

哪怕這樣的精銳部隊,往往執行的任務更加艱難,也比當成炮灰不斷地消耗要強;再說精銳部隊的補給更好,休整時間也更多不是。

這就是我的建議,你們覺得如何。」

在胡彪說完了這麼一段之後,中州戰隊的眾人沉默了足有一分鐘的時間;最終那是紛紛的點頭,算是贊同了胡彪這麼一個決定。

見狀之下,胡彪也是興奮了起來:

「那好!這一仗就是我們這些貝利亞人部隊,嶄露頭角的出名第一戰了,大家都好好的設計一下這一仗該怎麼打,怎樣才能讓其他人服氣。」

聞言之後,戰隊的眾人都是紛紛的發言了起來。

打算制定出一個讓中州戰隊和新冰天損失最少,但是戰果最大的戰術起來。

只是他們這些人不知道的是,在偌大一個伏爾加格勒的城中,以及周邊地區的位置上,還有着其他的戰隊存在着。

他們也是為了自己未來的命運,開始主動和被動地準備了起來……

******

在伏爾加格勒東岸的碼頭上,也就是大概一個多小時之前,胡彪他們成功下船登岸的那一個位置上。

那是原本運送了胡彪他們渡河的那一些木船,經過了一番緊急的搶救之後。

準確地說,也就是臨時用一些木頭塞子敲打了進去,堵上了那些搶眼、讓這些木船不至於繼續露水。

又將船艙中傷員和屍體抬走後,裏面多餘的血水舀干后。

這些看起來似乎在下一次的攻擊中,立刻就會散架的破船又裝上了好些傷員,開始從城中開始渡河撤退了。

期間,德棍們的遠程火炮又開始開火了,在河水中炸出了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水柱。

往往不用直接命中船隻,只要是達到了一個近失彈的效果,都能對這些小船,達成了一個毀滅般的效果來。

好在這麼一個過程中,對於那些船工們來說還是有些好消息的。

那就是德棍們的飛機尚且沒有出現,他們不用面對着更危險的空襲。

而之所以,不等到晚上這麼一個更安全的時間上,才開始這樣的一個行動,那是在對岸的位置上,又有着上千號的新兵們集合了起來。

他們同樣需要儘快地過河,然後立刻展開一場進攻作戰。

所以,這些倒霉蛋會像是胡彪他們一樣,即將迎來一場九死一生的強渡行動。

能不能活着過河,一切都看天意如何了。

一時間,看到了此刻依然大量漂浮在了伏爾加河的水面上,那些數量眾多的船隻和人員的殘骸,以及顏色都微微發紅的河水。

這些等待過河的毛子新兵們,一個個的那叫一個面無人色。

其中,就包括了那一個頭上裹着頭巾、身上穿着長袍,腳上穿着拖鞋,疑似是中*東某地區的戰隊全體人員。

看着那一條代表了死亡的伏爾加河,戰隊的上下沒有任何人能輕鬆起來。

黎明医生 最終,他們那一位20多歲的年紀,臉上尚且戴着眼鏡的指揮官,一臉凝重的對着身邊的幾位核心隊員,嘴裏交代了起來:

「哈里夫、真特、慕沙、塞里奇,我希望你們幾個血脈強者,能在等渡河的過程中,儘可能地照顧好那些普通的隊員,甚至是新加入的菜鳥。

因為我們小巴戰隊現在只有26人了,一旦人員低於20人,遭到了系統隨機的抹殺懲罰,到時候沒有任何人可以輕鬆起來。」

聞言之後,幾名小巴戰隊的核心成員,紛紛都是一臉嚴肅的點着頭。

嘴裏低聲地說了一句:「馬恩·布托指揮官大人,你就放心好了……」

。 沈俊又拉著李安安留在原地,讓記者拍了好多照片才帶著她離開。

一進去李安安就氣憤拽回自己的裙子。

「你離我遠點~」她吼。

簡直要被氣死了。

沈俊提醒她「裙子掉地上了。」

李安安回頭「我今天就是把路過的地方拖得乾乾淨淨,也不會讓你幫我提著裙擺。」

她把裙擺往前一提,全部抓在手裡,大步往前走去。

反正這裡已經沒記者,想怎麼樣都可以。

沒形象就沒形象,沒什麼大不了的,

沈俊看著她毫無形象的樣子,好笑,低頭髮消息。

【她已經到了。】

之後收斂笑容跟上去。

大堂里

白冬從走廊出來,她在樓下等兒子來,結果看到那一幕。

沈家人已經公布了李安安的身份。

如果兒子再和李安安一起,就是狠狠打她的臉。

褚管家也看到那幕。

覺得事情無法挽回,少爺和仇人的女兒一起,馬上就會成為大新聞。

「夫人,請你看在孩子們的份上,放寬心。」

他只能這麼安慰。

白冬閉眼,所以兒子早就知道,所以讓她剋制,讓她怎麼接受得了。

突然萌萌的聲音傳來。

「奶奶,我已經把糖果吃完了,沒有弄髒裙子哦,可是爸比和媽咪為什麼還沒有來。」

俊俊也說「我已經把畫畫書看完了,為什麼還沒有來。」

君君手上拿著書本,卻問。

「奶奶,你是在難過嗎?我看到你眼睛都紅了,誰讓你這麼難過」

白冬立馬換上了笑臉。

「沒有哦,奶奶沒有生氣,你們看錯了,你們的爸比很快就到了,我們再等等。」

因為家裡離這家酒店近,所以他們來得早,只能等一下。

不過好險,差點就讓孩子們看到她生氣了。

不行,她可是一個無敵好奶奶。

不能讓孩子們再離家出走了,她捨不得。

至於李安安,反正她不會同意這門婚事的。

「奶奶,我們先去會場等爸比和媽咪好不好。」

寶寶說完已經飛快往電梯跑去,褚管家和白冬只好跟上去。

酒店外又一輛車子停下。

媒體興奮,今天傅氏集團可是請了好些名人來,雖然比不上李安安有熱度,但也是新聞。

酒店的門童打開車門,阮潔下車。

媒體看到她的身影一愣,竟然這麼頑強,不顧脖子上的傷口,來參加活動。

佩服啊。

不過看著精神很好,脖子上的絲帶也弄成了一朵玫瑰的造型,完美地遮住了疤痕。

如果不是知道她之前脖子受傷的事,造型真是滿分。

只是想到她脖子上的傷口,就覺得她太拼。

「阮潔,我得到消息,李安安是什麼沈家的人,已經被她哥哥先帶進去了。喬菊小聲。

阮潔朝著媒體擺姿勢。

「我管她是誰,只要她別去勾搭傅藝橫,是公主都行,反過來,是誰都不行!」

「走。」

原本她想多擺幾個姿勢的,猛然想到李安安已經進去了,神色轉為著急。

她可不能給李安安機會。

喬菊贊成,

是的,她們今天主要是鞏固地位的,不是和別的藝人比美的。

只要阮潔成了傅藝橫的女人,就是咖位再高的藝人,看到阮潔也要矮三分。

想到這裡兩人腳步加快。

偷香 九原城,位於太原郡腹部,也算是并州治所晉陽的門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