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生接了電話立馬推開包廂門想要進去和言景祗說一下,但裏面的動靜真的挺大的,他在猶豫自己該不該進去。

但盛夏那邊等不了了,他一邊打電話喊救護車,一邊硬著頭皮推開包廂門進去。

送行 笑笑衣衫不整的靠在言景祗身上,言景祗躺在沙發上沒動,眼睛閉着。洛生低着頭進去喊道:「言總,太太從樓梯上摔下來了。」

「什麼!?」

。 「50萬。」

徐真勢在必得,在花曼曼報出底價后,直接讓底價翻了幾倍。

「這」

會場之中,眾人眉宇都是緊皺起來。

徐真這般叫價根本就是打算不給任何人機會。

他們此行的目的,正是為這星辰圖而來。

徐真根本不想理會其他的人想法,這張星辰圖他必須得到。

因為就在剛才,他重新看了一下星辰圖任務,不看他還不覺得有什麼,一看之下,赫然發現任務期限竟然只剩一個月的時間了。

惯x1ng背叛 九宮星辰圖的任務,失敗懲罰可是直接抹殺宿主的。

徐真慶幸的是這個時候,有關星辰圖的信息突然出現。不然,他可能死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死的。

「50萬極品靈石,的確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不過,這星辰殿本王也很感興趣。」

「60萬。」

自稱本王,最起碼也是一名戰王強者。

聞聽這道成熟女性的聲音,眾人的目光都是齊齊望向會場的一角。

「這道聲音好像是那位大人!」

「什麼叫好像?除了那位大人,還能有誰有這般天籟的聲音?」

徐真同樣望向那間雅間。

他吞噬了三州的戰王,對於這道聲音的主人幾乎是瞬間辨認出來。

象霸得到的消息,三州之王已經奉了鯊無敵的命令前來追捕他。

為何此女會出現在這裏?

徐真現在也沒時間去管對方為何出現在血鴉城,一個月的時間看起來不少,但他此刻深處深海,變故不可預測。

「100萬。」

「嘿嘿嘿!100萬極品靈石真是讓人眼饞吶!萬金商盟今日所行,也是讓老夫開了眼界。多少年不曾變過的規矩,也是一再被破壞。小子,這星辰圖可不是你能染指的。你若是敢拿,老夫絕不會讓你活着走出血鴉城?」

三樓的入口處突然傳來一道蒼老且不善的聲音。

眾人循聲望去,臉色微變。

只見一名灰白雙翼合在後背,面容蒼老,形態佝僂的老者緩緩向著徐真所在的雅間走去。

「讓我血鴉城五位戰王跪在眾目睽睽之下,閣下真是好生霸道!老夫可不記得,血鴉城曾經得罪過閣下?今日閣下所作所為,若是不能給老夫一個滿意的答覆,就莫怪老夫仗勢欺人了。」

「血鴉城主?」

徐真淡淡問道。

「正是本座。」

徐真微微嘆了口氣:「現在我沒時間理會你,你也不要來煩我。花姑娘,此圖可否宣佈歸屬?」

花曼曼美眸流轉,輕笑一聲:「先生還請稍安勿躁!待曼曼再三確認,若是無人高於先生所叫之價,這星辰圖自然歸於先生所有。」

血鴉如同枯樹一樣的臉皮微微顫抖了幾下,他自從成為血鴉城的城主,還沒有人如此無視於他。

剛想動手。

「血鴉。」

血鴉一聽這道聲音,也是微微有些震驚。

「黑蛟王大人,您怎麼在此?」

「我在哪裏,難道還要向你彙報不成?」

血鴉躬身,連忙稱不。

「黑蛟王大人言重了!只不過血鴉城乃霸王下轄,而且此人公然辱我血鴉城,恕血鴉無法退下。今日,此人血鴉必定拿下。」

「花姑娘,不用確認了,這裏有300萬極品靈石,足夠買下這張星辰圖了。」

徐真說着又是一個儲物靈寶落在花曼曼的懷中,與此同時,花曼曼面前的星辰圖也是隨之消失不見。

【系統提示:宿主激活「陰陽星辰殿之至陽神殿」任務,請宿主收集九張至陽星辰圖,進入陰陽星辰殿中,獲取造化靈寶「陰陽造化爐」。任務期限:30天。任務失敗:宿主將被抹殺。】

【系統提示:當前宿主獲得至陰星辰圖8/9!至陽星辰圖1/9。】

什麼?

徐真瞬間傻了。

這到手的星辰圖竟然還分出了陰陽?

「30天!這是要玩死我啊!無限,算你狠。」

「唉!」

黑蛟王一聲嘆息,瞬間將徐真的思緒拉回會場。

「原本,我並不想參與到鯊無敵的事情當中。徐真,我已經繞過了應該走的路,從血鴉城前往海象城,還能遇見你,你說我若是不動手,說得過去嗎?」

黑蛟王說完,緩緩走出雅間。

徐真便看見,一名黑髮及腰,身穿一套漆黑長裙,面容賽過仙子的女子站在門前。

嘖!

黑蛟王的容貌完全打破了徐真對海妖長相的認知。

這女人漂亮的只看一眼,都要被抓住心神。

徐真覺得詫異,他自認以無限的能力,他的偽裝不可能被人認出來。

「徐真?黑蛟王大人,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意思?」

惯x1ng背叛 「呵呵!你不用裝。你擊殺我手下的幾名戰王,他們之中有一人乃是深海墨魚族,臨死之前深海墨魚族會噴射出一道墨汁印記,一個月之內你是無法煉化的。你取走了噬主劍,破壞了地牢,罪大惡極。」

血鴉聞言,佝僂的身子頓時直起。

「原來你就是海鯊府點名通緝的惡賊,那正好!老夫將你擒拿,還能獲得一筆賞賜。」

「給我死來。」

血鴉老鬼並未看過徐真出手,雖然沒有小看徐真,一出手就是狠辣殺招。但是他的實力也只強橫於鱷鱗些許,想要抓住徐真,無異於火中取栗。

嘎嘎!

一聲鴉鳴響徹。

徐真冷哼一聲。

「你們這是想盡辦法,逼着我變強啊!既然如此,你的妖丹,老子要了。」

「武夫一拳。」

「血鴉霸世。」

血鴉的力量全盛狀態也不過九千多一點。

與徐真對轟,結果可想而知。

嘭地一聲,整個萬金拍賣行都在顫抖。

隨後。

咔嚓。

一聲清脆的骨裂之聲,在血鴉的手指處響起。

血鴉老臉瞬間扭曲,連忙拉開與徐真的距離。

「竟然如此恐怖?」

血鴉后怕,更多的是想不通徐真的力量怎麼會比他還要強大?

「諸位,趕緊離開這裏吧!」

黑蛟王淡淡說了一句,隨後以她為中心,方圓數里,都被籠罩在她的妖氣之下。

「啊!是蛟王煞氣。黑蛟王大人,且慢且慢啊!」

「先生!救我!」

零秋兒突然大叫一聲,徐真剛想護她,卻還是慢了黑蛟王一步。

零秋兒一聲哀嚎,身體瞬間被煞氣侵入,整個人如同被放出氣的皮球,迅速的枯萎下去,生機全無。

然後。

其他人還沒有離開會場,已經被蛟王煞氣吞噬,但凡修為不入戰王者,幾乎是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瞬間被煞氣入體,成為一具枯萎的屍體。

徐真眉頭微蹙,零秋兒死的有些意外,這讓他無法想像如何面對零震。

「果然不負黑蛟王蛟無情之名!你竟然沒打算放過他們,還說什麼讓他們趕緊離開之言?」

蛟無情美眸望向徐真,面無表情,冷傲的模樣倒是與裴蘿婉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生路我已經留給他們了,抓不住就不能怪我。我問你,在海象城,你是不是遇見一個叫做龍兒的女子?」

徐真覺得好笑:「你是誰?我有必要回答你的問題?」

蛟無情嘆了口氣:「明白了!」

隨後。

煞氣衝天,如同實質一樣,所過之處,所有的東西都被攪的粉碎。

徐真心念一動,那五名戰王當即衝出走道,道韻縈繞之間,向著蛟無情衝殺過去。旋即,他的目光望向血鴉:「你這老傢伙,我需要你的記憶。」

血鴉聞言,臉上露出瞬間的疑惑,不明白徐真什麼意思。

然後,下一刻,徐真的身影就在他的眼前放大。

「想殺我?徐真,你以為我是鱷鱗那樣的小鬼嗎?」

「哼哼!我知道,你是血鴉老鬼。不過,還是要成為我修為提升的食糧。」

將近萬龍之力,即便是徐天也不敢說能夠不被徐真所傷。更何況徐真對付深海生物還有增幅屬性,可以說徐真每一次的攻擊,對於血鴉而言,都超過萬龍之力。

「血鴉本體!」

「你就是變成一條龍,今天也得死。」

嘎。

巨大的血鴉本體出現的瞬間就將萬金拍賣行撐的坍塌,強橫的戰鬥餘威席捲到城中。因為蛟無情的煞氣,這方圓數里早已經沒有活人,大街上到處都是屍體。

徐真大喝一聲,一拳砸在血鴉的鴉頭之上。

這一拳,直接砸碎了血鴉的頭顱。

「踏天,解決它。」

玉虛青靈塔滴溜溜懸浮在半空之中,萬千靈魂細線鑽入血鴉的屍體之中,拉扯住他的靈魂。

另外一邊,蛟無情的面前五名戰王根本連她的身體都近不了,就被擊殺。

隨手將一名戰王屍體扔到一邊,蛟無情有些興奮的望向徐真:「你果然不是一般人!你的體內,竟然擁有世界之力。」

蛟無情這般興奮的神情,讓徐真不禁想起之前若水三秋那道只知道殺戮的分魂。

蛟無情如此興奮,只有一個原因。

她同樣也是一名半步戰皇,她需要徐真體內華夏世界的星核,用來晉入真正掌控一方世界的戰皇境界。

只可惜,只有徐真自己知道,他的世界,還沒有凝練出星核。

「徐真!半步戰皇,你確定要跟她在這裏戰鬥?」

「我倒是想跑,她能給我機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