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別說這次獸潮背後還有兩騎滅世奴驅使,其勢力肯定會再度翻番!

「戰鬥當然是迫不得已才會選擇的出路。在那之前能夠盡量避免作戰,我們就不必去和數量相差懸殊的對手拚命。」

千里奔襲在黎軒一番話將眾人心緒穩定下來后說:「待會兒我就會去自由業者同盟總部走一趟,若是能夠勸說對方盟主們同意撤離,那就再好不過了。」

眾獵魔者深以為然。

「咦,信鴿怎麼又回來了?」

忽然有人發出驚異,四十多道目光全部落在剛落在信鴿籠旁邊的白色物體。

從這兒飛到六峰城至少也要半個時辰,距離千里奔襲放飛那隻信鴿,連單程所需時間都沒到。

「沒瞎猜,是六峰城那邊應該已經得到格拉蒂絲傳過去的情報,所以提前發來指示。」

神眷者從那隻信鴿腿上取下信件,稍稍閱讀後鬆了口氣。

「畢老意思是,他已經給我們這營地的自由業者盟主傳了封信。到時若對方沒反應,那我們獵魔者直接離開即可。」

原來如此,畢老想得可真是周到。

這樣也不必讓南部營地獵魔者們過多糾結。

「那我們是不是要去收拾收拾,準備撤退了?」

桀骜不驯的女人 「先別急著離開,全部都給我去把武裝穿上。若是在那之前西部營地就被攻破、魔物獸潮們一鼓作氣地殺來,你們想走都走不了了。」

獵魔者們紛紛起身離開,唯有常年除了就寢外都全副武裝的千里奔襲,和習慣性穿好裝備再來開會的黎軒沒離開。

因為過不了多久,他們還是要在這兒集合,一起行動,離開南部營地。

「你不去把東西都收拾一下嗎?」神眷者瞟了眼原地有準備開始冥想的黎軒。

「哦,我這次來並沒帶什麼其他東西。不過是些衣物,我拜託住在隔壁的前輩幫忙帶過來了。」

「你這小子都學會差遣你前輩了!為何不自己去拿?」

为君愁春衫 「我還想著抓緊時間在這兒進行些冥想。承蒙前輩您指導,我感覺要不了多久,也能憑藉低級魔力髓液來感應到天賦魔法。」

「那還真是恭喜。」千里奔襲望了眼時鐘道:「還有兩刻鐘時間集合,你抓緊時間回去給畢老一個驚喜吧。」

「對了,為何前輩也不去收拾行李?」黎軒在冥想前最後問一句。

「當然和你一樣啊!但可不是像你那樣拜託前輩,而是差遣後輩!」

千里奔襲看著黎軒有些不自然的表情,笑道:「哈哈哈哈,隨便說說。其實我留在這兒是為防止期間自由業者那邊找過來。你安心冥想吧,我到外面等著,要是干擾了你成神眷者,到時畢老肯定不會放過我。」

這位拿起戰戈的神眷者起身離開房間,將位置留給黎軒單獨冥想用。

事實上後者也沒在找借口。

最近幾天里,黎軒越來越能直觀地感受到,體內有股力量在蠢蠢欲動。

雖然低濃度魔力髓液很難將之調動,可依舊看到了不少希望,被埋藏在深處的力量慢慢鬆動。

按照黎軒估計不過半個月,自己就能僅通過低等魔力髓液,便調用天能賦魔法小部分力量。

而真正想要窺得這股力量全貌,到時還要麻煩畢老調來一支中等魔力髓液來測試才行。

等到了那時,黎軒就從見習獵魔人直接飛躍到、許多獵魔者或許一生都達不到的高度了。

千里奔襲小心翼翼地關上門,拖來把椅子就像守門員般坐在那兒。

可惜工作期間不能抽煙,在帶領隊伍來南部營地前,身上煙草和煙斗就全都被格拉蒂絲那不懂變通的傢伙全部收走了。

這個時候若是能夠愜意地抽上一口,絕對可以提高等下行動的效率吧!

大概一刻鐘過去,千里奔襲耐不住寂寞,起身悄悄推開房門。

從縫隙里看見黎軒竟是還真在座位上進行冥想。

畢老受了個好徒兒啊,如果當年我有這種覺悟,現在那可能——嘶,好像即使跟黎軒那樣,自己也沒理由能夠成為懲罰者。

當年長老會並沒否認自己的能力,而是因為戰鬥起來太像個狂戰士、才將他剔除懲罰者繼任名單。

「請問······閣下是獵魔者嗎?」

突兀地聲音從千里奔襲身後響起,讓得這真在偷窺的人嚇得渾身一震,差點就叫出聲來。

誰!?

神眷者轉頭望去,卻見一位看起來比較眼熟的精壯大漢正站在他身後。

從剛才有些慌亂的表情中瞬間回過神,擺出一份孤高傲岸的神色。

倒不是他想刻意裝出這種冷漠表情。

在常年戰鬥中,對獵魔協會之外任何人,他都會本能地抱以警惕態度。

至於眼前這兒,當然不會是獵魔協會一員。

「何事?」

淡淡的兩個字問句讓對方有些不舒服,但很快還是將一封書信拿出。

「我是南部營地自由業者聯盟盟主,剛才接到來自六峰城獵魔協會總部來信,說是希望我們自由業者趕快撤離此地,即將有魔物大舉來犯。可為真?」

「獵魔協會從不會危言聳聽。」神眷者淡然回答:「如果你是要來跟我確認情報,我只能說那封信上絕對全是事實。魔物數量達到近千之眾,即使有我們獵魔者參與防守,這座營地大概率也保不下來。」

「而且,我還有個問題需要盟主您回答一下,您是怎麼知道我獵魔者在此地集會的?」

迎著神眷者帶上一絲威逼的眼神,對面那位自由業者盟主絲毫不退讓。

畢竟他也是個從屍山血海走出來的強者,雖然比不上獵魔者那樣強大、可在意志力方面也絕對處於一流水準。

「剛才貴協會的成員在下面宣傳進入防守狀態時,我就派人問出了你們獵魔者在此地何處進行會議。」

對方回答:「既然魔物有近千之眾,以獵魔協會角度來看,這座營地是無論如何都守不下來了么?」

千里奔襲點頭道:「即便能夠挨到支援到來、但這座營地今後註定不安全。與其把命丟在這兒,倒不如直接回六峰城妥當。」

「確實如此。」盟主有些苦澀地點頭。

「不過你們搞錯了一件事,我雖然是自由業者聯盟盟主,也只有對盟內部分事情有決定權。至於自由業者隊伍去留等,都不在我管轄範圍內。所以我能做的是盡量去勸說其他自由業者,不能強制命令他們。」

想來也是,再怎麼說也被冠上自由業之名,當然不會傻乎乎地把自己再鎖死在一個組織上。

任何隊伍、任何成員都能決定自己去留,這才是隊伍和聯盟中穩定不變的規矩。

「所以說,如果還有其他人不相信這個情報,選擇留在此地,你也沒辦法?」

「是。」

「你親自出面,可以勸動多少人離開?」

「最多不過一半之數吧。」

「太危險。」千里奔襲皺眉道:「即使另一半不打算留在營地內,流浪在外極有可能被魔物獸潮抓住。想要保證安全必須先回六峰城。」

「我也是這麼想的。」盟主雖對這位獵魔者語氣有些不滿,但還是點頭贊成,而後提出想法:「如果獵魔協會決定今晚就要撤離,我倒是可以宣布些假消息,讓自由業者隊伍們心甘情願地離開營地到六——」

「不好了!」

又是道突兀聲音響起,走廊盡頭是位獵魔者。 柯葉城,隸屬於雍州,位於隱霧山脈北方的一個城市,也是雍州境內距離隱霧山脈最近的城市。

這裡的有關於妖獸的商家特別多,完整的妖屍,有價值的妖獸材料,妖獸幼崽,妖獸蛋應有盡有。

這裡就是低階妖獸們的地獄!

不過有人類的地方永遠少不了這種地方,有了需求,自然就有了利益,有了利益,自然就少不了罪惡。

由於隱霧山脈驚現源晶礦脈,使這這座本來並不是特別熱鬧的城市變得格外的喧囂。

莫情此時就在這座城市閑逛。

莫情也不知道自己想買什麼,或者是出手什麼,反正就是漫無目的的在柯葉城的大街上遊盪。

他手裡拎著一串糖葫蘆,時不時吸溜一口,看著各色各異的人群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莫情,你這麼閑逛是沒有意義的!」希雅忍不住開口了。

「我覺得挺有意義的。」莫情滿不在乎的說道。

「進不進那個礦洞就那麼重要嘛?」

「不重要,沒看我都沒去嘛,乖乖的在這裡避難。」莫情的語氣有些頹廢。

「那些人都是修鍊了幾百上千年老怪物了,你跟他們比什麼?你還是一個修行不到三年的小萌新!」

「我哪能去比啊~我這麼弱,我這麼努力有什麼用?拯救地球?千八百年?千八百年!那些個外星人早就把地球滅了~」莫情隨處找了一個牆角依靠在哪裡。

「你閉嘴!莫情你好過分!太過分了!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希雅有些氣憤。

「不過分,不過分,事實而已~」莫情滿不在乎的敷衍道。

這一次希雅沒有說話。

莫情頹然的倚靠在那個牆角,不知不覺間便睡著了,他放下了重擔,放下了責任,放下了修行…

這是莫情進入結念之界之以來睡得最安穩的一覺,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做,就是單純的睡懶覺…

莫情也沒想到,自己在結念之界睡得最安穩的一覺,居然是在這喧鬧的大街邊上的一個小牆角…

來來往往的人們偶爾會對他投去厭惡的目光,這在這修行的大好年華居然所在牆角睡大覺!

也有人對他投去厭惡的目光,自然也就有人對他投去同情的目光,年紀輕輕竟然如此頹廢,想必是經歷了什麼重大的挫折…

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誰拳頭大誰就有理的世界,悲劇總是在無時無刻的發生,那種無力與絕望很多人都經歷過…

莫情也不知道自己在這個角落睡了多久,反正醒來的時候是正午,他從空間戒指中撈出來一根糖葫蘆。

吃了一口以後,莫情用嘴咬著串糖葫蘆木棍,他抻懶腰,以一個相當怪異的姿勢站了起來…

「哈~啊~哈~」站起身莫情慵懶的打了個哈氣。

「莫情,你怕死么?」希雅的聲音在莫情的腦海里盪開。

「我哪裡知道,我又沒死過~」莫情敷衍道。

「如果是結念之界中的死亡呢?」希雅的聲音帶著戲謔的味道。

「在結念之界中有什麼好怕的?反正又不是真的死亡,實力損失?就我這點實力,還損失?」莫情自嘲道。

「那就好,那有一個消息你要不要聽一下?」希雅輕聲說道。

「不要,我才不聽呢…」莫情想都沒想就就回答了。

「如果是關於那個源晶礦呢?」希雅也滿不在乎的說道。

「說…」

「一天後會有一支代表大唐天朝皇室的隊伍會抵達這裡,奉命進入那個源晶礦執行探索任務…」希雅神秘兮兮的說道。

「就這?跟我有什麼關係?」莫情有些疑惑。

「那支隊伍完全是由「外來者」組成。」

「外來者?都是地球人?」

「是的,都是地球人。」

「那也跟我沒關係…」莫情好像想到了什麼,雙眼瞬間變得犀利了起來,整個人的氣質也發生了變化。

「有沒有關係我不知道,只不過是如果你願意的話,他們會帶你一起去,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就…」

「我願意!我去!」莫情打斷了希雅的話。

「那還等什麼?趕緊去準備呀!」

「好好好!肉吃不到!湯也也喝不到!但是我絕對要去聞聞味!」莫情的雙眼頓時閃過一道精光。

莫情又一次混入街道上人流,只不過,這次莫情是有目的性的購物。

他來到一家名為神兵閣的煉器坊,這是神兵閣在柯葉城的店鋪。

與第一次踏入神兵閣不同,這次莫情也算是小土豪,高階修行者需要的東西莫情可消費不起。

不過區區二階修行者需要的東西莫情卻可以買得起。

为君愁春衫 莫情又買了五柄很重的劍,只不過這次是二階的重劍。

這些劍將主要用於修鍊劍法的時候使用,關鍵時刻也可以投擲出去,這也是受到與彩鱗蛇戰鬥的影響。

莫情又買了五柄相對輕便的二階長劍,這是用於修行御劍術準備的,就像在地球測試的那樣,御劍術一次可以控制跟多柄劍。

由於莫情挑選的這些都是優質的二階頂級兵器,足足花了一萬多金幣!

莫情又去醫館花了一千多金幣購置了一些相當不錯的藥品,藥品這個東西很奇怪,哪怕是藥效僅僅提升了一點價格就會翻倍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