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頷首,面對對方身上的強悍氣勢,高雲深臉色不變,亦如以往的雲淡風輕。

「區區武師境一重的修為,我真不知道你哪裏來的膽量,竟敢挑戰我們兩個人….」

白衫青年男子雙眼微眯,開口道。

而看到高雲深依舊是那一副臉色平靜的模樣,旁邊的黑髮壯漢也是冷冷一笑,隨後不屑道:「小子,雖然烈陽宗弟子之間不能自相殘殺,不過在挑戰場上老子可不會手下留情,若是不小心把你給打殘了,可不要怪老子….」

「希望你真的有那個本事。」

「對了,你們兩個人,誰的實力最強?」

面對黑髮壯漢的威脅,此刻高雲深卻是淡淡回道,同時身上湧出一股不俗的元力氣勢,亦如潛龍出淵。

「狂妄無知的小子!」

話音落下,黑髮壯漢也是臉色漲紅,彷彿受到了某種不可饒恕的挑釁和輕視,當即踏前一步,手中巨錘重重砸倒在地面上,同時震起一陣轟隆響聲,似乎已經被徹底激怒。

畢竟他乃是外門弟子中的佼佼者,戰力榜上留名的存在。

而且黑髮壯漢的元力修為已至武師境五重,被眼前高雲深這個小小的武師境一重外門弟子所挑釁輕視,其自然難以容受,當即勃然大怒。

「那小子也太狂了!竟然直接無視了青葉師兄和蒙執師兄兩個人….」

「完了,蒙執師兄發怒了,這回有好戲看了….」

「這小子好像是之前的新人榜第一,那個叫做高雲深的傢伙…..」

此時,不遠處正在旁觀的一些外門弟子也是感慨出聲,神情震撼,似乎都沒有想到場上的高雲深會如此狂傲。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張發樓道:「是,十月份。」

李貴生道:「好,十月份,你可說話算數!」

張發樓乾脆道:「算數,誰誆你們誰是小狗!」

劉全他們幾個看張發樓說話斬釘截鐵的,覺得此次張發樓的話值得相信,於是一個個笑臉盈盈,這下地下室進水的問題終於有希望了!

幾位老頭老太太覺得今天的目的達到了,也紛紛站了起來:「好吧,我們走吧。」

劉全若有所思道:「你給我們寫個保證吧,好讓大家放心。」

張發樓道:「我都給你們賭罷咒了你們還不相信我?」

李貴生道:「不是不相信你,實在是這個問題拖的時間太長了,都把我們拖怕了。」

張發樓道:「你們真是不理解人啊,原來不是不修,實在是太忙了。」

曲副經理拍拍胸脯道:「你們就甭管了,這事包在我身上,他要不給你們修,你們找我!」

眾人見曲副經理信誓旦旦,哪有不相信的道理!他以前可沒有這麼表過態,他今天大大出乎大家的預料,他簡直就是說話算數,吐口唾沫就是個丁的大英雄了!

劉全此時也不再好意思說什麼了,再說什麼,豈不是太不相信人了?繼而就是太不尊重人了!

李貴生趙雲蘭他們也覺得不能逼人太甚,也就不再吭聲。

於是人們紛紛站了起來,準備走人。

曲副經理面帶微笑道:「中吧,今天這樣處理大家還滿意吧?哈哈。」

眾人皆沒有吭聲,紛紛露出笑臉,點頭示意。

於是,人們都走出了會議室,掩飾不住的滿意蕩漾在臉上,笑意濃濃地打過招呼下了開發商的「小白樓」。

走在回家的路上,李貴生直叫「爽」:「奶奶的,今天把他們制服了吧?他們終於給我們陪笑臉了!」

趙雲蘭道:「哈哈,這就叫硬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你給他來點真的,我就是不走了,他們有什麼法子!」

劉全「嘿嘿」道:「幾個老頭老太太往沙發上一坐,賣東西的不用稱——論堆兒哩,他們不是乾瞪眼!」

李貴生道;「他們這一回是日本人吃高粱米,沒有法子喲!」

人們紛紛「哈哈」笑出了聲。

他們走出東區的大門,街上已是華燈初上,賣豬頭肉的,賣菜的吆喝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鬧!

劉全感慨道;「如今的這條小區門前的大街可是今非昔比了!回想四五年前剛搬到這裡,街上是冷冷清清的,到晚上更是像靜了街似的。」

李貴生道:「可不是嗎,剛買好房,我老婆就是不想來住,說是這裡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我才不去那種鳥也不拉屎的地方住呢。」

趙雲蘭道:「那時,我晚上上夜班,老是讓我愛人去送我,把我送到市區他就回來了。」

劉全道:「那時我們這兒就像是邊遠的鄉村,沒有喧嘩,有的是孤獨,有的是寂寥。現在不一樣了,像個城市樣了。」

趙雲蘭道:「大街的場景是日新月異,而我們的地下室到現在還沒有解決問題。」

劉全道:「這一次會解決的,我有種直感。說話哩,拖了這麼幾年,又費了這麼大的周折,如果再解決不了問題,那可就沒有天理了。」

趙雲蘭道:「我也相信這一次會解決的,你想啊,地下室進水這麼大的事,他們總會解決的,我們又找來找去的,他們能沒有一點良心?」

幾個人正聊的熱鬧,迎面走來了李有才。李有才道:「幾位說的這麼高興,遇到啥喜事了?」

趙雲蘭嘴快,稀里嘩啦將剛才在開發商那兒的情況給李有才說了。

李有才道:「我猜你們幾個在一塊兒肯定說的是這地下室的事,怨不得你們情緒那麼高漲。」

劉全道:「今天不值得高興嗎?一是開發商服軟了,二是打擊了張發樓的囂張氣焰,三是他們已經答應下個月一定修地下室。」

李有才道:「哦,是值得慶賀。」

劉全道:「走,我們去喝點兒?」

通過這幾年的接觸,劉全對李有才還是相當感冒的,李有才話不多,但總能說到點子上,二人平日里相互尊重,各自都視對方為好街坊!

李有才道:「剛好,我家裡沒人,走,我們去喝點。」

劉全道:「走,李貴生,趙雲蘭,我們一起去慶祝一下今天的勝利。」

李貴生趙雲蘭均表示家裡有事不能奉陪,其他幾個人也紛紛表示不參加,他們徑直地回家了。

劉全突然想起自己不回家吃飯,還沒有和妻子王榮打招呼,就大聲喊道:「老李,你和我家裡的說一聲,我不回去吃飯了。」

只聽李貴生答應了一聲。

二人看他們走遠了,也就來到一個餛飩攤位前坐下。他們要了兩個素拼盤,要了一瓶「老村長」白酒,就喝了起來。

劉全道:「這『老村長』就是咱平民的酒,好喝不貴。」

李有才道:「幾塊錢一瓶的酒,經濟實惠。」

看著來喝酒吃飯的人不少,劉全道:「瞧,這一片現在多熱鬧,竟然有夜市擺攤賣吃的,你說發展快不快?」

李有才道:「你看,我們這離市區二三里地,剛搬來那會兒,這一段路黑洞洞的,我們小區就像一個孤島似的,晚上孤零零的黑燈瞎火的。現在好了,整個和市區連成一片了。」

劉全道:「是啊,什麼地方發展發展就好了,令人鬱悶的是地下室這事,好幾年了也沒有個頭緒。現在好了,有希望了,經過今天我們一鬧,我估計啊,現在是九月份,十月份就能修好。」

李有才陰笑道:「是啊,我也相信,嘿嘿。」

劉全道:「你不知道,今天我們幾個好和他們鬧了一番,今天不解決問題我們就是不走了,幾個老頭老太太也豁出去了,弄得曲副經理沒有辦法,才不得不把張發樓喊來了。」

李有才道:「所以,張發樓來了給你們下了包票了?」

劉全喝了一大口酒,押一個花生豆道:「啊,他下了保證。」

李有才也飲了一口酒,押了一口蓮菜,慢悠悠的道:「他寫了保證書沒有?」

劉全道:「沒有,不用寫,人家當面答應了的事,當著我們這麼多人的面。」 萬嫵媚也知道林天成識破了她的計謀。

如果是在理智的情況下,萬嫵媚可能還要另外想辦法,但現在她已是意亂情迷,只需要本色演出,便足夠對林天成造成誘惑。

萬嫵媚也不隱瞞,「我中毒了,我可以給你。不過,別以為我會看上你這種人,我不過是沒有辦法,你想和我在一起可以,但你只能親我的腳,因為你只配親我的腳,明白嗎?」

不得不說,她身上的肌膚欺霜勝雪,吹彈可破,凹凸有致的身材,還有裙擺下露出的潔白修長的大腿,都散發着極致的誘惑。

雖然萬嫵媚話說的很刻薄,卻遮擋不住她現在的風情萬種。

當然了,這點定力,林天成還是有的,他笑了笑,「不好意思,你找別人,我沒興趣。」

萬嫵媚此刻已經是衣衫半解。

她對自己的容貌、身材,都有着深深的自信,她覺得,隨便一個男人,倘若有今天這樣的機會,就算是跪舔她的鞋底都會願意的。

她鄙夷地看着林天成,道:「收起你那可憐的自尊心吧。你在我眼裏本來就什麼都不是,過了今天,你就算明天死去都是值的了。來,過來,像狗一樣爬過來,親我的腳尖。」

此刻萬嫵媚的表情,動作,特別是她抬腿的時候裙底的風光若隱若顯,讓林天成都有些小心動。

看到林天成目光中的異樣,萬嫵媚心中的渴求越發激烈。

她一隻手撫上自己身體,用高高在上的目光看着林天成,道:「像狗一樣爬過來,搖尾乞憐,叫我女王。」

看見萬嫵媚都這樣了,居然還那麼高高在上頤指氣使,林天成也有些火了,道:「別笑掉我的大牙了,我身邊的女孩子不少,不管是容貌還是身材,她們絲毫不比你差,至於人品你就差的遠了。」

今天是萬嫵媚想要設計陷害林天成,如果林天成沒有360殺毒,後果恐怕不會是他希望看到的。

甚至,剛剛查殺病毒,林天成還耗費了1個電,距離安裝優化大師又遠了一步。

既然萬嫵媚咎由自取,林天成不介意給萬嫵媚一個教訓,順便把之前耗費的電給補回來。

林天成並不風流,更不花心,但沒有辦法,他要充電。

他看着萬嫵媚,「我為什麼要過去?明明是你有求於我。如果你想要,你過來,叫我男神。」

萬嫵媚怒斥一聲,豁然起身,只是很快,她就感覺到,渾身上下軟綿綿的,蓄不起什麼力量。

萬嫵媚意亂情迷的雙眸背後,是無窮的怒火,如果目光可以殺人,林天成早已經被斬成肉醬。她不想在林天成面前屈服,但,體內洶湧而來的感覺卻讓她迷失,將她的高傲擊的支離破碎。

她主動來到了林天成面前。

萬嫵媚尚且能夠保持幾分理智,哪怕是這個時候,她的心理防線也沒有徹底崩潰。

林天成的目的只是充電,這種時候也很注意保護自己。

這時候,已經是萬嫵媚所能夠承受的極限了,再折騰下去,她都會控制不住假戲真做。

萬嫵媚用力咬了一下舌尖,開始用指甲去扣林天成的肩膀。

林天成暗道一聲不好,不等萬嫵媚開口呼喊,便大叫起來,「放開我,快來人啊,非禮。」

通道的工作人員聽到呼喊立即趕了過來。柯嚴住在萬嫵媚隔壁,也立即跑過來抓現場。

林天成立即朝工作人員跑了過去,指著萬嫵媚,「這位先生,快保護我,她要非禮我。」

林天成一點也不心虛,本來就是萬嫵媚圖謀不軌。

工作人員是認識林天成的,這次大賽的賭王,而且還有人在林天成身上押注兩百多億美金,他用後腳跟都能想到,那筆資金和林天成肯定有關係。

林天成儀錶堂堂,年少多金,萬嫵媚會打林天成的注意,一點也不奇怪。

工作人員用寬慰的目光看着林天成,「林先生,不要着急,到底是什麼情況,你慢慢說。」

萬嫵媚差點氣的昏厥,她咬牙切齒,「是他欺負我。他惡人先告狀。」

林天成立即用無辜的目光去看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再次對林天成報以一個寬慰目光。

柯嚴也被林天成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當然了,正常情況下,在非禮一事上面,女性都是弱勢群體,哪怕林天成先告狀,也不能一下就給事情定性。

柯嚴不想把事情鬧大。一是為了萬嫵媚的名聲,二是萬世侯還是很希望林天成能夠當萬家女婿。

柯嚴想了想,對工作人員道,「不好意思,兩個年輕人相互之間是認識的,可能是有什麼誤會,我先了解一下情況。」

工作人員也不希望游輪上鬧出不光彩的事情,便先行離開,但沒忘記用鼓勁的目光看林天成一眼。

等到客艙內只剩下林天成萬嫵媚柯嚴三人,柯嚴看着林天成,「林少,你是不是太過分了。」

林天成道,「究竟是誰過分,你心裏清楚。」

萬嫵媚道,「嚴叔,就是他,他趁我不注意,給我下藥。」

柯嚴點了點頭,「林少,嫵媚是一個弱女子,你是一個男的,而且還是內勁高手,並且還給嫵媚下了葯,究竟是誰非禮誰,我相信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萬嫵媚道,「不要和這種人廢話。帶他去見船長。」

柯嚴沒有理會萬嫵媚,而是對林天成道,「嫵媚都沒有男朋友,你今天對她做出這種事情,她以後還怎麼嫁人?林少,就憑你今日所作所為,我讓你沉屍公海,大家都無話可說。」

說完,柯嚴開始打電話給萬世侯彙報情況。

打完電話,柯嚴神色不再嚴厲,而是搖了搖頭,一副對林天成徹底服氣的樣子,感慨道,「小子,我柯嚴活了這麼久,都沒見過和你一樣幸運的人。侯爺的意思是,男未婚女未嫁,完全可以化壞事為好事,成就一樁美滿婚姻。」

…… 玄修在玄師境界一旦渡過雷劫,達到玄將修為,只要中途低調不意外夭折,培養到玄王只是時間的問題。

一枚能讓玄修順利達到玄王境界的渡劫丹,試想說這樣的丹藥誰不想要?哪個家族勢力不想要?

當初葉家為了悔婚送給林家三顆渡劫丹作為補償,說白了就是送了三位玄王給林家。以林家的底蘊,找三名潛力不錯的弟子,悉心培養數年,達到玄王境界是妥妥的事。

但是即便那樣又如何呢?

對於當下林家的幫助不過杯水車薪,況且林家能不能等到哪個時候還是未知數。所以東西自是好東西,但是在那個情形下,真的不適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