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恐怖電影里失蹤的下場不用多說,作為新人演員的周慶沒有一點底牌可言,一旦真的按照劇情脫離大部隊,絕對是難逃一死。

吳敏與劉麗麗的臉色也不好看,劇情只給到趙陽與周慶死亡的場景,第三幕劇情只有台詞以及行為,沒有點明誰會在第三幕喪命。

也就是說,第二幕之後,即便是男女主也可能喪命。 憤怒過後,她又納悶了,慕雪懲罰了傭人,卻對她這個二姨什麼表示都沒有,這是什麼意思?慕曼容摸不準慕雪的性子,心裡不禁有些打鼓。

她感覺事情正在往不可收拾的方向發展,可是她卻無可奈何,她不由得有些心慌。

她回到房間,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不知道是不是慕雪發現了什麼,她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事情變得有些棘手,不好辦了。」

電話里,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你暫時按兵不動,有什麼情況,隨時向我彙報。」

「知道了。」

……

翌日一早,慕雪剛下樓,就見冷言坐在客廳里,她連忙走下去,驚訝地問:「您怎麼來了?」

冷言把剛一顆剝好的開心果扔進嘴巴,才懶懶地道:「當然是來接我未婚妻去約會。」

慕雪看向陳嫂:「怎麼不上去叫我?」

「大小姐,我是想上去叫你來著,可是姑爺不讓,說讓你多睡一會。」陳嫂說這話的時候,笑眯眯的,顯然很滿意冷言對慕雪的體貼。

「你來多久了?」慕雪問冷言。

「也沒多久,也就一刻鐘左右。」冷言說著,可憐兮兮地看著慕雪,「可以吃早餐了嗎?我餓了。」

「你連早餐都沒吃,就過來了?」

冷言點頭:「我媽一大早就把我從床上挖起來了,說大周末的,睡懶覺太浪費時間,讓我過來陪你吃早餐。」

慕雪聽了這話,真是哭笑不得,她看向陳媽:「陳嫂,早餐好了嗎?」

「已經做好了,就是不知道姑爺喜歡吃什麼,要不我再讓人多做一些別的?」

冷言被陳媽嫂一口一個姑爺地叫著,心裡別提多妥帖,他擺擺手:「不用麻煩,有什麼吃什麼就行。」

「好的姑爺,有什麼需要,您儘管開口。」

冷言和慕雪在餐廳里正吃著早餐,慕曼容母女就進來了,她們看到冷言竟然來了,很是驚訝。

慕曼容像是忘記了昨晚的事情一般,端起笑容,露出她標準的和藹面容:「冷少來了啊,小雪,你們今天是要出去玩嗎?

慕雪看了慕曼容一眼,沒理她,繼續低頭吃早餐。

冷言不知道慕雪和慕曼容之間的彎彎繞繞,考慮到慕曼容是長輩,他對她點了點頭:「二姨早。」

崔欣妍看到冷言,眉頭蹙起,冷聲道:「冷少,我說句實話,你跟我表姐,真的不合適,你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難道心裡沒點數嗎?」

冷言聽了這話,頓時笑了:「呵……你算哪根蔥?我和我女人的事,輪得到你說三道四嗎?」

崔欣妍被冷言這樣諷刺,臉色變得很難看:「冷少,你一個花花公子,我表姐要是嫁給你,那就是鮮花插在牛糞上,我希望你有點自知之明,不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慕雪把筷子重重往餐桌上一放,慕曼容和崔欣妍驚得齊齊一抖,懵了。 蟻多咬死象。

更何況,並不全是螞蟻,至少像極寒金烏、冰晶鳳凰那種終極BOSS,對於罪惡之都也是虎視眈眈的,真要發生怪物潮汐這種大圍攻,那些BOSS幾乎不可能袖手旁觀。

所以……

新聯勝的人開始變得焦慮起來,他們望向韋天鴻,想讓這位老大拿主意,而韋天鴻則看向張冰問道:「所以,你是來結盟的?」

「不是。」

張冰一口回絕,說道:「防禦怪物潮汐這種事,結不結盟,大家都要做,我們兩家湊在一起,誰也不放心誰,就不扯這些虛的了。」

「我這次來,是為了做生意。」

「想跟韋幫主聯手割一批韭菜,就看韋幫主有沒有這個膽子了。」

韋天鴻淡然一笑,道:「說說看。」

張冰環視了一圈,從21位當家的臉上一一掃過,說道:「韋幫主整合了21家成立新聯勝,可以說是將商業區攥在了手中。」

「可是。」

「商業區真正值錢的東西,在韋幫主手中嗎?那些酒店、賭場、商城,他們的本質是什麼?就是一些沒有技術含量的建築而已。」

「城市興旺,寸土寸金。」

「城市破敗,一文不值。」

「在韋幫主手中,那些真正有優勢的產業,可有一條?」

韋天鴻在最早的時候收割過一批富豪,但那些都是些沒有後台的,不過是讓他多了些現金,多了幾棟商城、酒店而已。

真正的核心產業,他的確一條都未曾掌握。

哪怕是李和都比他多。

先前李和佔領的卡斯蒂醫院,這種壟斷型的醫療產業,一間能夠做基因治療的高級私立醫院,絕對屬於富有核心競爭力的產業。

後來。

李和完成對孩子們的治療后,全部勢力遷往難民營,卡斯蒂醫院自然無法掌控,李和以為新聯勝會趁機佔領。

實則不然。

瑞惠醫療的人,又將醫院拿回去了……

新聯勝甚至不敢有什麼異議。

「有些錢,你們文明裁判所敢拿,我們新聯勝卻不能拿,如果你是指對付那些真正的大資本,讓其出錢,甚至交出核心產業的話,我認為不現實。」

韋天鴻很清楚紅線在哪裏。

所以,他很冷靜,哪怕,那些東西的確是他夢寐以求的。

對此。

張冰咧嘴一笑,說道:「這還不簡單?捐款這種事情,只有韋幫主捐了,豪紳們才會跟着捐,到時候韋幫主的錢如數奉還,豪紳的錢,三七分成,如何?」

韋天鴻沉吟……

許久。

他問道:「怎麼捐?」

張冰笑道:「怪物潮汐要來了,能夠在21天內建好整個防禦工事的,只有我們曙光營地,城內的人如果不捐足款項,那這工程就開不了。」

「屆時,城破了。」

「別說十八年,這次幻想事件,他們連一年的便宜都占不到!」

本質上,這是讓那些資本拿錢換時間了,對於帝國科學院和民生科技協會的科技競賽,如今其實已經到了很緊要的關頭,錯過了這次的新春大戰,他們就只能等明年了。

沒有潘多拉魔盒做保護。

一本作品的變動率要突破10%,那要面臨怎樣的壓力……重新開書顯然不可能。

韋天鴻雖然不知道科技競賽這一回事,但他近乎直覺的感覺到這次新春大戰對於那些研究所十分重要,所以,不是不能談條件。

眼下。

他們就是可以做到形勢比人強。

新聯勝根本無需與那些資本作對,只需要向文明裁判所妥協,那些資本就暴露在文明裁判所的屠刀面前了……

韋天鴻閉目思忖之後,深深吐出一口氣,說道:「我捐一萬億。」

張冰笑了。

但,他卻沒有接受,而是淡淡的說道:「禮節不到位,這生意沒那麼好做啊,韋幫主。」

一旁。

石金瑞臉色漲紅如豬肝一般,但,不等韋天鴻說話,他就憤然的給了自己兩耳光,聲音響徹整個大廳,扇完,他就徑直走了。

韋天鴻幽幽一嘆,問道:「張先生現在滿意了?」

張冰笑道:「還不滿意,韋幫主應該捐兩萬億,捐得多,才賺得多嘛。」

「好。」

不理會其他人的低呼阻攔,韋天鴻直接答應了,兩萬億,幾乎是新聯勝所有的現金了,其他人怕這錢給出去了就回不來,韋天鴻不怕。

因為。

李和要做的事情,也要時間,大家還沒不到為這點錢同歸於盡的時候……

……

有人約縱連橫,有人厲兵秣馬。

在開完戰略對策會議之後,王厲就開始正式練兵了,曙光營地有兩百萬人口,這一次建立曙光軍團,預計只招收一萬人,完成一個標準師的編製。

炎武衛一個師有兩萬五千人,那是按王牌師的標準配備的。

正常的話,一個整編師萬人就夠了。

班10人,排30人,連120人,營500人,團1500人,師10000人。

不及你一个转身 要練兵,首先得招兵。

當募兵公告發出后,整個營地就沸騰了。

上到六七十歲老頭,下到十歲的孩子,招兵處知道民眾會比較踴躍,但沒有想到會這麼踴躍,只好一遍又一遍的宣講著招兵條件。

「年齡!年齡限制是18~40歲。」

「性別!目前只招男兵!」

「實力條件!必須是讀者,已經獲得了相關設定力量,稍後還要進行篩選呢!普通人先別湊熱鬧!!」

「最後!」

「最重要的一點!這次招兵,不是單純的在本次幻想事件,我們就算回到現實,你加入了曙光軍團,以後就是軍團的一員!!」

「懂了嗎?!」

「這是一輩子的事情!」

招兵處的工作人員嗓子都快喊啞了,可是那些不符合條件的人依舊不肯走,婦女們囔囔道:「憑什麼不招女兵。」

未滿18歲的孩子則囔囔道:「我是讀者了!我有能力!」

中老年則囔囔道:「年齡大,經驗豐富,怎麼就不能打仗了!」

現場可以說是吵得不可開交,平日裏很注意維護紀律的支隊長、組長們也都沒管,反而跟着在抗議,幾乎所有人都想為營地出力。

回現實也是兵?

那太好了,他們絕不願意,如今發生在貧民窟的事情,這些天幾乎是「變」出來的曙光營地是一場夢,他們,不惜付出生命,也要守護這場「夢」。

。水域上空一片蔚藍,今日天氣極好,萬里無雲,藍天與水面交相輝映,竟讓人產生一種不知天和水到底誰哪個才是真正的天。

沒有任何異常。

但汪明城擦拭墓碑的右手瞬間僵硬,微微放大的瞳孔緊緊盯著面前的石碑。

那模樣,就好像雷木旌從墳墓里爬出來一樣!

即使是神啟大陸,起死

《被慫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後》第一百九十四章跨越水和山 「他的暗器手法,更加隨心所欲了!」

唐三看到墨白展現出來的暗器手法,心中也是為之驚嘆。

墨白真的是他見過的,在暗器手法天賦上,最為恐怖的天才了!

以前他還想著把唐三拉入唐門,把唐門的一些獨門暗器手法教給墨白。

現在則完全沒這種想法了,墨白根本就不需要。

「不過暗器手法再強也沒用,暗器真正強大的,還是機括類暗器,那才是唐門最核心的東西!」

驚嘆了一下墨白的暗器天賦后,唐三又在心底安慰了一下自己。

暗器手法被墨白超過沒事,他還有更強的機括類暗器,那些墨白就不可能學會了。

那是凝聚了唐門多代人的智慧設計出來的,裡面涉及了方方面面的智慧,可不是看一眼就能學會的!

……

「好,再次感謝我們的墨白新生,為我們第二十八支隊伍配對成功!」

「接下來帝都區域選拔賽正式開始!」

「第一場比賽,將由我們的天斗皇家戰隊二隊對戰史萊克戰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