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只要做到,讓神龍殿的人,不知道人是他們弄死的就可以了。

「啊……」

看到衝來的這位王級強者,唯一的女孩子寧榮榮嚇得尖叫起來。

然而!

就在他尖叫聲還沒落下的時候。

轟!

悶響聲陡然響起。

那位沖向他們的王級強者,直接被一拳砸的重重落在地上。

整個人狂噴鮮血。

秦無爭的腳,則是死死的踩在這人的後背上面,將其死死的踩在地上。

另一邊!

那位沖向葉天傾的王級強者則是更慘。

已經化作一團血霧,死的不能再死了。

至於那三位宗師大圓滿級彆強者,也已經灰飛煙滅,從此世界上便少了三位,宗師大圓滿。

轟,轟,轟……

寧江等人心裏雷霆萬鈞,震驚欲死。

彈指間秒殺王級?

這得是有多強啊?

這強的太離譜了吧,這可是兩位王級巔峰強者啊,就這樣被秒殺了?

那能夠秒殺他們的人,又得是何種的實力?

他們震驚的張大嘴巴,瞪大眼睛,滿心滿眼都是震驚。

「你,你……你們是皇級?」

被秦無爭踩在腳底下,沒有斃命的哪位王級,驚聲嘶吼起來:「難道,難道……你們是四大金剛?」

現在神龍殿公佈出來的皇級強者。

也就只有殿主葉天傾,已經四大金剛這五位。

所以,他便將秦無爭和葉天傾當做是四大金剛。

「四大金剛?」

「我去你大爺的吧,神龍殿早就宣佈,四大金剛改為五大金剛了,你還在這裏跟我說四大金剛,你當我是不存在的嗎?」

聽到他的話,雲杉氣不打一處來,氣呼呼的喊道。。 李方把目標對準了大排檔或者燒烤店這一些。

現在的縣城到了晚上有一個很大的夜市,到了晚上喜歡吃夜宵的人都會聚集到這邊。

李方直奔目的地而去,雖然已有這幾年都再魔都,可他還是認得路的,憑著記憶開車來到了夜市所在的地方。

李方把車停好,下車開始逛了起來。他沒有提水桶,水桶重量也不輕,再說也不能提著桶一家家的走過去,不是誰家都賣小龍蝦的。要知道一盤小龍蝦的價格也不低,如果找那些消費比較低的店或者攤位,人家賣不賣小龍蝦還不一定呢。要找就找攤位稍微大一點的,而且消費水平不算低的店,這樣才有可能買下自家的小龍蝦。

或許是因為已經到了夏天,吃大排檔和燒烤的人很多。此時夜市裡不少的店都已經有人坐著吃飯了,估計等到了晚上,恐怕要把桌椅支到外面了。

李方找了一家生意還不錯的店走了進去,一個服務員直接走了上來:「你好,要吃點什麼嗎?」

「你好,我過來不是來吃東西的。我是一個小龍蝦的養殖戶,想問問你們這裡需不需要供應小龍蝦!」李方很有禮貌的說明了來意。

「這樣啊,我要去問問我爸。你稍微等一下,我去幫你問問!」原來這個女孩是老闆的女兒,女孩客氣的說道。

她朝著裡面一個再做菜的廚師喊道:「爸,這裡有個養小龍蝦的,問我們要不要小龍蝦。」

裡面的廚師看了一眼這邊說道:「你讓他坐一下,我炒好菜就出來。」

女孩回頭對李方說道:「你稍微坐一會吧,我爸在炒菜,等炒好了就過來,你要不要喝點水。」

這時有客人進來了,李方對著女孩說道:「不用了,我不渴,我在這邊等他就好了,你去忙吧。」

女孩一聽也不管李方了,接待客人去了。

10多分鐘后老闆炒好菜出來了,對著李方說道:「我這店有自己的供應商,如果你這邊價格合適的話也可以從你這裡購買小龍蝦,你有帶小龍蝦過來嗎!」

「有的,放在車上,你等我下,我去拿。」

李方回到車上把水桶拿下來回到店裡,老闆看了李方的龍蝦個頭什麼的都不錯,問了李方價格。

「老闆,要不你先用我的小龍蝦做一份嘗嘗味道,到時候我們再談價格,你看怎麼樣。」

「不用了,你就說多少錢一斤吧,價格合適的話就找你。」

「我這個小龍蝦批發價給你20一斤。」

「這價格有點高,我恐怕接受不了。菜市場和你這差不多大小的小龍蝦才15塊一斤,你這個太高了,你去別家看看吧。」

李方見老闆怎麼說,也不強求,拿起水桶離開了。把水桶放回車上,李方又走了幾家,有的因為有自己的供貨商,不想更換。有的看蝦不錯就是價格太高,所以也沒談成。

李方決定放棄了,開車回到了家。李宏華詢問了一下李方這次的收穫。李方搖了搖頭,他在縣城沒關係沒路子,想一下子就找到銷路實在是太難了。他準備明天去縣城找那種專門做小龍蝦的店試試,看看能不能推銷出去,如果真的推銷不出去的話,只想像秦銘說的自己開店賣小龍蝦了。

這是李方最後的一步,他現在攤子已經鋪的夠大的了,水庫有爺爺照料著,不用他管,只要每個月放藥劑下去就可以了。但是等蔬菜種上了以後他要操心的事情就多了,還有果樹,這些都要他負責管理,畢竟蔬菜種子和化肥都是系統出品,他一下子不好解釋。

最為重要的還是直播,系統是李方最大的依仗,如果沒有系統,李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吃過晚飯,李方回到房間里和諾諾開起了視頻,諾諾和小離今天下午才和別人簽約,所以明天才會杭城。

李方把今天的事和諾諾一說,諾諾給了一個建議。

「我也比較贊同秦銘的說法,你與其去推銷給別人,還不如在縣城裡面先開家店經營著,等到你們民宿的飯店建好可以營業了,說不定你們縣城裡的飯店也打響了名氣。到時候你可以把縣城裡的店關了,然後開到民宿裡面,縣城到你們村裡才10多分鐘,想吃的人一定會來村子里,但時候也能帶動客源不是嗎。」

「但是我現在著攤子鋪的太大了,接下去要做的事情太多了,顧不過來啊。」

思念成灾 「方子,你有沒有想過,你開店不需要你自己去親力親為啊,你可以顧人管理啊,店長、廚師、服務員你都可以顧人,只要你把控好材料就可以了,畢竟這家店最重要的就是你養殖的小龍蝦啊。」

「照你怎麼一說還真行,還可以收購我們村裡的雞鴨之類的,都可以做成菜,等我種出來蔬菜了也可以用。」

「對啊,這樣多好,如果六叔公老獵叔他們原意上山給你抓些野兔野雞的,你往店裡一放,說不定來吃的人更多。」

「那行,明天我就去縣裡面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店面,儘快給開起來。」

「你要想早點開起來,你最好找那些現成的在轉讓的店,這樣你能省下很多時間。本來就是開幾個月過渡一下的,等民宿建好了還是要往這邊引的。」

「那我是自己開還是找老大他們一起合夥。」

「最好的當然是你自己開啊,這些東西都是你自己種的養的。但是我建議你和他們談談,畢竟民宿是你們一起開起來的,如果到時候縣城裡面的飯店不開,把客人引流到民宿里來,這就又不一樣了。」

「那行,我明天就找他們談談。對了,我媽知道我們倆在一起的事情了,還說讓你有空了過來玩。」

「阿姨怎麼知道的,你和她說了嗎?」

「沒,是老大。昨天回來的時候我媽不是看見你買的那些東西了嗎,就問老大了。結果他開著玩笑說漏嘴了,我媽就知道了。」

「那好吧,我也沒想著要瞞著阿姨他們。等過幾天我公司的事情安排好了我就過去找你,反正設計圖在那裡都能畫,你們那邊環境好,說不定我的思路都能好一些。」。「不過,我們最好還是先下手為強,雖然他們的實力可能不是很強,但是看他們的樣子,還是有不少人的,到時候人多了,還是挺麻煩的。」絨蠶細聲細語的在後面說道。

作為蟲族,而且還不是那種蟲巢類型的蟲族,他的警惕性是非常高的。

絨蠶可不像那些有大量蟲族戰士的母蟲,他所能依靠的就是自身的能力,當然,作為沒有蟲巢的蟲族,自然自身是有戰鬥力的,不像那些母蟲,只能依靠蟲族戰士保護自己。

所以,做任何事情,這類蟲……

《圖騰甲》第175章大戰 下午的時候秦久嵐跟幾個私交密友來到了商廈,朋友準備挑選一套首飾給自己的長輩,秦久嵐跟着一起去了,來的就是陸氏旗下的商廈。

逛了一圈,最後來到了陸氏旗下的一家珠寶行裏面。

秦久嵐看着朋友在挑選首飾,忽然想起了什麼,她拿出手機搜索了一下,這裏就是棲霞路。

她看着櫃員,「你們這裏的經理呢。」

櫃員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讓顧客一上來就要找經理,看着面前這幾位闊太太,似乎是有些害怕,「夫人,有什麼事情嗎?」

張太太笑了一下,「哎呀你這個櫃姐,連你們自己家公司的老闆都認不出來嗎?還不快去把你們經理找過來。」

經理很快就來了。

看了秦久嵐一眼,立刻就認出來了,「陸夫人,您想要什麼新款跟我說一聲就好了,我給您送到府上。」

跟秦久嵐一起來的,當然都是北城的幾家豪門太太。

經理不敢有怠慢,連忙讓手下的櫃姐來照顧。

秦久嵐想起來陸綰之跟她說的那件事,「你是一直都在這裏當經理嗎?」

經理點頭,「是的。」

她約莫三十來歲。

年齡不算大,出任這裏的經理有兩年了。

秦久嵐問道,「之前是不是有一位自稱是陸氏兒媳婦的人過來買珠寶。」

經理回想了一下,「確實是有這件事情。」

「什麼時候的事情。」

「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經理看着秦久嵐的臉色,琢磨不明白秦久嵐問這個做什麼,難道是她上次沒有處理好,秦久嵐想要給沐舒羽出一口嗎?但是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要是想要出氣,也不用等到現在吧。

再者,她當時為了安撫沐舒羽,都把那套高定珠寶給了沐舒羽。

讓客人又等了一周。

秦久嵐說道,「你跟我說說,當時沐舒羽來的時候,真的很蠻橫不講理嗎?」

「這……」經理有些猶豫。

秦久嵐,「讓你說你就說,不用顧忌什麼。」

「是。」

「沐小姐看中了林小姐訂的一套粉貝水晶首飾,這一套挺貴的,大師設計。定價在30萬左右,本來這一套當天就應該給林小姐的,但是沐小姐看上了,一定要拿,她說……說如果我不給,就讓我在這裏干不下去,就立刻辭退我,還說她是陸家未來的少奶奶,想要辭退一個櫃姐還是很輕鬆的。但是林小姐是我們店裏的常客,這一套珠寶是用來生日宴的時候戴的,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最後給了沐小姐。給林小姐補償了一款其他的,還打了優惠折扣,最後送了一條手鐲才平息下來。」經理也很為難,「其實我們店裏不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事情了。」

「就算是遇到有權有勢的資本,但是也會講究一個先來後到。之前都能處理好,那些名媛千金也都是可以講理的人,但是沐小姐太強橫了,她要就是要,必須給……」

秦久嵐越聽越皺眉。

沐舒羽確實讓自己大跌眼鏡。

原來綰之說的都是真的。 接下來,秦明浩就讓李承乾他們十二人嚴格遵循他的作息:清晨卯時(5~7點)過兩刻,也就是5點30分就得起床,一刻鐘后就得穿戴好衣裳到別墅外面集合;然後就開始圍着他之前佈置好的路線開始慢跑半個時辰(一小時);待到卯時末,也就是六點三十分就得回到別墅門口的空地集合;

先集合,再去菜園子裏澆菜,完了之後才開始吃早餐,兩刻鐘后就必須結束早餐,然後就可以休息兩刻鐘;休息過後就去別墅後院的空地上的木樁上開始馬步推石頭?!

一個時辰之後再休息兩刻鐘,接着就要練習單雙杠一個時辰;之後就可以休息了。因為這些訓練全套做下來都快接近午時,他們結束訓練后都可以吃午餐了。吃過午餐,由於太陽猛,即使是冬天,滄海先生也不會讓他們大中午頂着大太陽在外面暴晒的。因此他們回到別墅后就可以去書房看書,或者是小憩一會兒。

待到未時(13~15點)過半,也就是下午的14點,秦明浩就開始授課,由於他們十二人的興趣愛好各不相同,因此秦明浩也只能先教一小時的大課,也就是跟他們講解小學一二年級的數學知識。然後就讓他們挑各自喜歡的書籍看,如果看到書里有不懂的,就得馬上提問。

「不怕你們提問題,就怕你們看到書里有不明白的,不問反而不懂裝懂,忽略過去,這樣才叫不會讀書」——介素滄海先生的原話,因此在摸清?了滄海先生喜歡人提問后,十二個小伙砸就更放得開了,畢竟他們跟秦明浩相差不到十五歲,算同齡人,所以說起話來比較自在,不像對着滿腹經綸的大儒一般拘謹。

再加上徐書娟給他的書籍都是圖文並茂的,因此他們學起來也不會太費勁。

到了下午的申時(15~17點)過半,下午的16點,李承乾他們就放下書籍,去後山打獵當晚餐。回來后就順便去菜園子裏澆菜再回屋。

秦明浩拿着他們的獵物開始烹飪,吃過晚餐后再休息一個小時。酉時末(晚上的19點),秦明浩就讓他們開始體能訓練(俯卧撐、仰卧起坐、倒立),這三項做下來就到了戌時(19~21點)末,也就是晚上的21點了,介時秦明浩才放他們真正去休息。

如此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待到去臨邑的百騎司終於在歷經?兩個月的暗訪后,終於實錘了臨邑真的有一季三熟的水稻。於是乎,他們馬上購買了不下數百株的水稻種,分批秘密地運回長安。

此時的長安,由於之前得到秦明浩的提醒,長安周邊的城鎮鄉村都沒發現有蝗蟲的蹤跡。可素就在李二和他的一眾朝廷重臣們想鬆一口氣時,遠離長安,偏居在邊遠的幾個小村落真的爆發了蝗災。

「該死的,當地的縣令呢?當時腫麽沒按朝廷的旨意挖蝗蟲卵呢?當地的縣令是誰?砍了」——李二氣憤地說出介句話就決定了辣個縣令的生死。

而向來以懟李二為已任的魏徵此時也靜得跟一隻鵪鶉一樣,沒出聲,畢竟這次錯的真是辣四個縣令,如果當時他們不陽奉陰違,現在也不會爆發蝗災。說到底,他們介素『自作孽不可活』。

再一看辣四個縣令,都是五姓七望的世家們培養出來的傀儡,這樣李二更不會放過他們,他要『殺雞儆猴』。只是效果不佳,畢竟辣幾隻雞?太渺小了,渺小到根本入不了五姓七望的世家頂層人物的眼,在他們的眼裏,辣幾個縣令只是螻蟻,死?幾個不足為患。死了幾個,再補上幾人就是了,結果都是不會變的。即使辣幾個鄉鎮是他們的田地,他們也不會在意,只不過是幾個下等人而已,沒了就沒了唄。

而就在短短的四天時間,四個村莊幾乎同時發災,蝗蟲們竟然學會自結成群,先是在分散的四五個小村落開始蔓延,然後就開始集結成群,一路從河道,蘆葦地荒灘蜂起,所到之處皆唉聲哭聲一片。在長安的李二接連兩天都收到兩個縣發過來的災情,朝廷上一片靜寂,到了介時,五姓七望才有一絲唇寒齒亡的感覺,可是還是不會動搖他們的根基,但素寄幾的田地受損,臉上總素會過不去的。因此他們也都靜靜的,因為介素個無解之題。

此時遠在太行山的徐書娟不知乍滴,好像感應到遠在幾百公裏外的原始森林裏傳來樹木在哭泣?!的聲音,咦?難道寄幾真的繼承了第一代空間戒指主人的能力,能聽懂天地動植物的聲音。辣她介個就真素強大到不要不要的寶貝嘍!

「腫麽啦?書娟」——秦明浩邊看十二個小伙砸的練習時,邊分心地關注?寄幾的身邊?!銀。在看到徐書娟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時,馬上關切地問道。

「明浩,我好像感應到辣邊的樹木在哭泣,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徐書娟手指著關中地區的方向道。

「辣邊?我記得辣邊是長安的方向耶!看來真有人陽奉陰違,沒有徹底的執行李二的聖旨,這才導致蝗蟲還是如史書上記載的如約而至?!」——秦明浩嘲諷道。

「明浩,你真的不管嗎?」——徐書娟反問道。

「腫麽啦!書娟,我記得你好像也不滿李二耶,腫麽現在會為他擔心了捏」——秦明浩決不承認他在說介句話時帶有一絲嫉妒?的心理。

「什麼為他擔心啦!你想到哪去啦!我是在替辣些莊稼和植物可惜!不知為毛,自從能具現之後,我好像對天地間的動植物有了一絲的心電感應,即使聽不懂它們的話,但素卻能感應出它們的情緒,好奇異的感覺喔,關鍵是我並不排斥這才叫神跡呀!之前我就是感應到辣些樹木在哭泣,所以才會感同身受的難過」——徐書娟聽到秦明浩猜測她在擔心李世民時,不由得給他一個眼神讓他寄幾體會,再說出上面辣段話。

「呃?好吧,是我想岔了,其實我也預料到會有人陽奉陰違的。正好我飼養的辣一大群戰鬥雞和掃蝗鴨可以派上戰場?!了。我讓玄黃載着李承乾後面跟着一大群戰鬥雞和掃蝗鴨下山,接下來就看李二會不會把握住介次的機會」——聽了徐書娟的話之後,秦明浩失笑道。還好書娟還是他的?書娟,即使看了辣莫多的穿越小說,也沒受到書里辣些腦殘的情節迷惑,想進宮當李二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