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清再次找到了好玩的事。 ------

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被踹倒在地,三名搖光弟子身傍飛輪,日月星三光環繞,組成陣勢。

這已經是搖光弟子的標誌了,因為在門內兌換一套法寶並不會太麻煩,出去做一些任務哪怕是輪海秘境的弟子也只要幾個月就能兌換了。

若是有源,還能直接從其他弟子手上買,搖光並不禁止弟子之間交易法寶,你別往外面大批量倒買倒賣就行了。

更何況由於聖子煉製法寶的效率太高,尤其是低級法寶,庫存太多,不少長老分到了不少份額,基本上會送給剛加入的弟子一兩件做防身用,而且都是成套的,自己這一脈的弟子一起外出使用也方便。

這樣的搖光弟子幾人一夥,法寶組成陣法,神力連通,可越階而戰,深深讓其它門派的普通弟子羨慕。

但普通門派並沒有大佬願意花費這樣多的時間來給底層弟子煉製法寶,而且無論是成品質量還是效率都比不過搖光聖子,所以乾脆不煉了,擺爛吧,下層弟子有什麼值得關心的。

三名搖光弟子雖然才輪海秘境,但是對於凡人來說全都是妥妥的仙人,是可以主宰他們生死的存在。

「我讓你收集純凈願力,你給我弄來的是什麼?」

為首的搖光弟子身邊日輪沉浮,如一輪熾日,讓人難以直視。

他又是一腳踹過去,中年男子想躲,但如何避得開修士的拳腳,被一腳踢飛出去,撞碎了一扇門扉,落到外面廣場上,趴在地上哼哼唧唧,好半天都沒站起來。

廣場上跪著一大片人,都在地上磕頭,直呼上仙息怒,沒有一個敢去阻攔的。

羅墨剛從中州回來,打算微服私訪,看一看願力的收集工作做得怎麼樣了,沒想到隨便選了個村鎮就看到了這樣的場景。

「願力之中竟然夾雜著怨氣,我掌管瀾河沿岸十八鎮,別的地方都沒有出事,唯獨你們鎮子怨氣夾雜在了願力之中,怎麼,你們對我可是有怨?」

「不敢小人不敢不敢」

男子已經沒多少力氣說話,剛剛那兩腳將他胸膛都踢塌了,現在眼前發黑,感覺隨時都會昏過去。

見鎮上一霸趙三郞已經被打得半死不活,人群中一個瘦削的青年忍不住站了起來,眼中火光騰騰。

「求上仙主持公道!」

他噗通一聲再度跪下,望著三名搖光弟子大聲道:「求上仙做主,這張三郎以修建神廟為名,占我良田,可憐我老父親與他理論,卻被他教人活活打死!」

他嘭嘭嘭的磕頭,鮮血直流,「求上仙為我做主!」

三名搖光弟子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個十三四歲的身畔浮著一枚星輪,身穿冰蠶絲法衣,腰懸玉佩的少年有些不忍:「師兄」

為首的弟子伸手止住了他,緩緩道:「怪不得有怨氣污染了願力,今後,我不想再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

趙三郎一喜,也不顧疼痛,立刻大呼:「謝上仙,小的以後一定好好辦事,再也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為首的搖光弟子卻沒有看他,而是目光從場內其它跪倒的凡人身上掃過,「真是廢物,連這麼點麻煩都解決不了,既然你不能解決麻煩,害得我專程來處理,那我就只能把你們一起解決了。」

他隨便指了跪著的一人,「從今以後,這鎮上的事情由你來負責。」

隨即日輪震動,兩道光弧炎刃以神力凝聚而出,一道對準了那中年男人趙三郎,一道指向了那訴苦的青年。

錯愕,驚喜,被指到的那人沒想到自己直接繼承了趙三郎的地位,連忙叩首稱謝,感激上仙。

趙三郎也很錯愕,驚慌,隨後是深深的恐懼,炎刃的光照亮了他豬肝般的臉色。

青年和趙三郎表現不同,挺直了腰背,伸長了脖頸,扭頭看向趙三郎,看到他驚慌恐懼的模樣心中快意得很。

因為他知道自己惡了上仙已是死罪,但只要能將趙三郎拖下水,一起去死,他就已經達成了目的,死也不懼了。

兩道炎刃呼吸間便凝聚完成,以法寶的威力,命中之後這兩個凡人會只剩下灰燼。

「師兄,手下留情,何必妄動殺伐!」

之前開口的那名少年弟子急切道。

但為首的弟子卻揮手灑出一片光幕,對這些凡人屏蔽了他們的交談,然後說到:「師弟你倒是個心善的,但他們做錯了事害得我們損失了願力,總不能不罰吧。」

「要殺雞儆猴。」一直沒說話的另一名弟子也開口了,他掌月輪,神色清冷,卻是支持日輪師兄的,「這兩人都該死!」

「可頂多懲治罪首吧?不是那個趙三郎搶地殺人嗎?最多懲罰他一人就是了。」星輪少年小師弟還是不贊成兩位師兄的說法,「那人也是可憐,被搶了土地又死了親人,我們為何還要殺他?」

他想了想又道:「這一次的損失算在我身上好了,請兩位師兄放過他。」

持日輪的師兄笑了笑,「師弟你還是太天真了,這願力三月一收,我們可是借你父親的關係才好不容易才攬下了這瀾河沿岸的十八個人口大鎮,少了這一次的願力雖然不算什麼,但他們賠得起嗎?而且若是不加以懲罰,那豈不是以後人人效仿?有冤就找我們來訴?」

我們是修士,又不是縣官。

「那我們還要不要收集願力、還要不要修行了?若是動不動就用這種手段,就算你父親是外務院的長老,外務院恐怕也不會收摻雜了怨氣的願力吧。師弟你不必為了個凡人破費,他自己也是知道要死的。」

星輪少年看向青年,日輪師兄也撤去了隔音的光幕。

「你。」日輪師兄看著青年,「你說你該當何罪。」

兩位師兄態度倒是比較好,因為小師弟有背景,所以才會耐下性子解釋。

「我知道自己誤了上仙大計,不敢求活,唯乞上仙收了這趙三郎的狗命,報我血海深仇!」

青年有些害怕了,他怕三位上仙心軟,放了這趙三郎。

「」星輪少年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這人竟然在害怕自己三人不動手。

「師弟,我輩修士何必在意凡人生死,不若由你來動手吧。」

星辰寶輪旋轉,星光如水,凝成劍形,卻在跟隨主人心境震動,最終是沒能下得去手,化作點點星光消散。

「我做不到。」星輪少年偏過了頭。

「唉~還是我來吧。」

師兄搖了搖頭,日輪凝聚炎刃,「師弟你有龍鳳之姿,早晚要翱翔於九天之上,揚名五域間,而他們不過是路邊的草木,春生秋死,無需在意。」

炎刃飛射而出,然而炎刃剛剛發出便悄無聲息的被定在了空中,一襲白衣臨塵,千百道神環繞體,光蓋日月,成為這片天地間唯一的光輝。

這般耀目的排場三名搖光弟子曾經遠遠的見過,但因為並非搖光弟子中混得出色的那些,所以未曾近距離看到過,今天還是第一次在這麼近的距離見到真人。

三名搖光弟子立刻恭敬行禮:「見過聖子師兄。」

羅墨一襲白衣,千百神環繞體,凡人根本看不清他的面貌,只覺神祇降臨,光輝遍地,不可直視。

炎刃悄無聲息的散去了,化於天地間,光芒如羽毛飄飛,不沾人間煙火。

這是何等手段?

他們沒有感覺到一絲神力波動,自己打出去的攻擊就那樣羽化了,消散在天地間,簡直是見鬼了一樣。

聖子的道行果然強大!

羅墨看著這一樁亂麻,青年想要報仇,而他搖光的兩個弟子想著以最簡單最符合利益的手段來處理,另一個則是還小,缺乏閱歷,也沒個主見,容易被帶偏。

光是心地善良可不行啊。

「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羅墨也沒有動用神通,只是普通的開口。

日輪弟子是反應最快的,立刻道:「明白,明白,有聖子發話,是他們三世修來的福氣。」

但羅墨卻搖了搖頭,「殺人償命,幫凶也當罰,至於他」

羅墨看向那個青年,他倒是無所畏懼,聽到羅墨這個大人物說殺人償命便已經心安了,這樣的大人物一句話就足夠了,金口玉言,下面的凡人沒有人敢違背。

「因一人之過污染願力,污染的部分就讓他青燈古經日日祈禱,直到補回來為止。」

「聖子寬宏大量,喂,你小子還不快多謝聖子不殺之恩?」

青燈古經日日祈禱?

自己這算是被輕輕放下了?

「多謝上仙!多謝上仙」青年無法直視那道光輝的身影,只能沖著那個方向磕頭,但磕頭也磕不下去,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阻住了。

「我不喜歡別人跪著。」

院子里,人群立刻惶恐的起身,仙人的任何一句話都能決定他們的生死,不敢不聽,不懂事的小孩子也被大人趕緊拉起來。

羅墨看到這樣的場景,竟然沒有太大的心情波動,可能是修鍊修鍊,將某些東西都修去了。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我以後會怎麼樣?

心如天地,視眾生如草狗?

他不說話,其他人也不敢動,三名搖光弟子也壓力山大,畢竟這是籠罩著無數光環的聖子!

無論是現實還是名號,都被光環圍繞,有少年大帝之姿。

「都散了吧。」

之前被點到的那人立刻指揮道:「都散了散了,回家去,別聚在這裡還有,趙三那幾個人留下,聽候上仙發落!」

羅墨卻沒有什麼發落的心思,而是向外走去。

他看了看鎮上的田地,神念一掃,估算出一畝地的產量,大約千斤,就算是北斗,糧食產量也不算高,還不如用了化肥的末法時代地球。

畢竟靈山大川不是被修士佔據著就是有妖獸,輪不到普通人。

修士的田,叫做葯田,只會種植藥材,不會種糧食,畢竟修士不吃。

三名搖光弟子都跟著他,羅墨沒發話之前他們也不敢擅自離開。

「你們也還有鎮子要去吧,不用跟著我。」

日輪弟子立刻道:「聖子,可是我們處理得不好?您想要怎麼處理吩咐一聲,我們立刻去辦。」

「不是處理的問題。」

羅墨一步踏出,身影步間便走出了三人的視線,他們想追都追不上。

拔心连根 不是處理的問題?

那是什麼的問題?

修仙之人一般不染凡俗,羅墨為了收集願力讓整個搖光都動了起來,藉助任務這一形式讓搖光弟子去各地發展,收集願力。

因為報酬豐厚的緣故,這倒成了一個美差,弟子之間甚至要使些手段才能拿到手。

而搖光弟子並不是為管理而來的,他們只想要收集願力完成任務獲得報酬,中間若是發生了什麼變故,他們只會優先考慮自己的利益。

因他而生,因他而滅,無數的因果如同微不可查的蛛網,將他和南域大地上的眾生連接了起來。

只是他如荷葉不沾水,真靈印懸於靈魂至上,一切因果不加身,因果絲線無處著力,風吹即逝。

「倒是少了個修行的機會。」

三千大道中的大因果術可是很難修成的,這原本是一個契機。

在搖光下轄的幾個王國行走探查了一番后,羅墨發現了一些問題。

王朝制治下發展並不算慢,因為有修士參與其中,各城各鎮都被搖光弟子分了蛋糕,收集願力。

他們採用的方法是在每一個鎮上或者城內安放一個收集願力的法寶,然後每過一段時間就來收取一次,上交到門派,換取報酬,可以兌換源或者經文秘術法寶丹藥等。

他們手下流出一點東西就足夠讓王朝的人垂涎了,搖光境內的幾個王朝雖然歷代都有宗室弟子在搖光修行,但大部分是沒有那份天資的,對於現在的搖光來說不值錢的丹藥法寶放在凡人社會裡可是至寶。

整個王朝的上層階級都渴求這些寶物,在這種渴望的驅使下他們讓王朝這個巨大的機器運轉了起來,但底層的民眾卻並不知道為什麼要念祈禱經文。

只是搖光仙人的名號積威甚深,上仙吩咐下來的事情普通百姓豈敢不做,甚至不敢在心中起雜念邪念,恭恭敬敬規規矩矩的每日祈禱,產生願力。

這和羅墨的想法不同,且拋開其他不談,單單效率上來說也太慢了。

修士不種田,對於靈氣不足的地域連涉足都不想,更別說讓他們以修為耕作了,但論生產力,修士加法寶比大型機械還要好用,法術和陣紋也比得上肥料。

花幾十年時間,這裡的凡人人口翻十倍問題應該不大,畢竟東荒多大山,很多地方還是原始狀態,沒有人族定居,完全沒有開發。

充分發揮一下修士的主觀能動性,開地墾荒,提升糧食產量,提升人口基數,不僅收到的願力會更多,而且還能夠讓搖光的人才得到補充,搖光得到了人才補充,修士數量和質量提升,這會讓願力的累積更加快速,簡直是一件一舉多得良性循環的大好事。

而且他剛剛發了一筆橫財,有資金這樣做。

他回了搖光,正好遇到了葉凡。

「四極二重天了?」

「沒錯,前不久剛突破的。」葉凡看著羅墨,「你最近去哪兒了,羽化神朝的祖廟崩塌聽說了嗎?聽說那裡面的羽化神朝的古經還有綠銅碎塊。」

「古經有,但綠銅碎塊沒有,被他們送到地球去了,在崑崙里呢。」

葉凡一聽羅墨說得這麼肯定,眼睛一亮,「羽化神朝祖廟崩塌不會是你搞出來的吧?」

「這種事情還能是別人?」

開玩笑,除了我誰有這麼大本事。

「那裡面一定有很多寶物吧?我聽人說羽化神朝突然消失,它們的神藏還沒出現過。」

羅墨回憶了一下,不算聖人級以上的東西,只算下面那些的財富的話

「一般般吧,大概有個五六百億斤純凈源的資產,他們光是神源都有一座小山那麼大,能做幾百口棺槨,還有其它的材料和藥草之類的。羽化神朝的積累用的可是一個個小世界來盛放,我收集的時候費了很大一番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