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在他這麼想的同一時刻,一道陌生的氣息,突然從高處落了下來。

那是一名赤裸著上半身的黑髮少年,他從高處墜落,直直地朝着地面而去,血源術士還以為這人是為了襲擊自己,謹慎地退開一段距離以後,才發現這少年真的只是單純的掉下來了而已。

他腦袋朝下,在即將接觸到地面,用自己的生命繪製一幅紅白大作的時候,被一堆突然出現的黑色不明物體給接住了。

「咕嚕咕嚕……」

頭朝下,整個栽進了黑色召喚物身體里的少年發出了含糊不清的聲音,魔靈緩慢地蠕動了一會兒,這才把他的正面暴露出來,朝向了一臉警惕的血源術士。

蜜糖少女 少年咧開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朝血源術士揮了揮手。

「嘿,大叔,晚上好啊!」

看着少年身上道道黑色的古怪紋路,血源術士腳步一頓,毫不猶豫地捏碎了綁在手臂上的血袋,紅色的液體從他袖中飛出,瞬間凝聚成了一道血刃,朝着少年襲去。

「哇,這麼暴躁,現在的老年人都是這種風格的嗎?」

連忙招呼著魔靈擋下攻擊,少年看着用身體卡住血刃的召喚物,忍不住吐槽道。

血源術士卻沒有搭理的意思。

他看着彷彿一灘黑泥聚合物的魔靈,表情逐漸凝重了起來。

如果說剛剛只是懷疑,那麼現在他已經可以確定了。

眼前的這名少年,就是最近聲名大噪的新秀魔導士,吹笛人羅勒。

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趕到13區。

再聯想到魔女的大動作,彷彿明白了什麼的血源術士在心底暗罵道。

倫薩克這個陰險小人!

這是把他們這些留在13區的血源術士,都當成磨刀石了啊!

咬了咬牙,男人抬起手,深紅色的血光乍起,從他的手心處開始,朝着四肢百骸蔓延開來。

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男人的體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生了變化,衣衫的爆裂聲也是接連響起。

羅勒眼見着第二個裸男就要在自己眼前誕生,表情都變了,連忙抬手捂住了眼睛。

他吹起口哨,大量的魔靈從地面升起,朝着血源術士撲去。

魔靈的動作不慢,然而隨着形態的改變,一股強大的威壓,開始從血源術士身上擴散出來。

在這種猶如實質般的威壓壓制之下,魔靈們很快就失去了移動能力,看到這一幕,正在透過指縫觀察情況的羅勒皺了皺眉,口哨的聲音瞬間拔高。

這也是魔法進入第二階段的信號,隨着他的魔力釋放,原本趴倒在地上的魔靈,紛紛崩解成一灘黑泥,開始朝着同一個方向匯聚。

零散的能量集合成一個整體,形成了一個在血源術士看來,還算有點威脅的個體。

完成血源激活的男人活動了一下四肢,因為剛剛的變身,他身上的衣服已經徹底變成碎布條,起不到任何遮擋的作用了。

男人也不在意,直接一把將碎布條扯下來,暴露出自己已經完成了變化的身軀。

沒有人會懷疑倫薩克在13區的能量,他既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那就肯定不會給血源術士留下任何後路。

男人深刻地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沒多猶豫,就使用了自己最強的秘術。

這當然不只是為了對付一個羅勒。

這個小輩的實力或許不錯,但對他來說,還構不成什麼太大的威脅。

真正令血源術士感到棘手的是,魔導士為了起源公會而來,自然不可能只派一個人,現在既然羅勒出現在了這裏,那麼其他魔導士呢?

這才是男人嚴陣以待的原因。

而很快,他就得到了問題的答案。 「叔,葉子,發生什麼事了,我娘說你們有急事,是家裡出事了什麼事嗎。」李亮一進屋裡看到蘇葉和蘇勝天立馬就著急的問道,特別是在看到蘇葉的時候,臉上的擔心更濃,還以為蘇葉出了什麼事了。

「不是我們出事,李嬸,李大哥,是這樣的……」蘇葉也不拐彎,直接的就把事情的來源又和李亮還有李嬸說了一遍。

蘇葉說完,李嬸的臉色不由的變得擔心了起來,而李亮則是一臉的凝重。

「葉子啊,你以後可不能再做這麼冒險的事情了啊,救人是好事,可要是萬一當時你一個不注意,然自己陷入了危險,你讓你的爹娘還有妞妞可怎麼辦啊。」李嬸越聽越后怕,聲音不由的有些嚴厲的對著李嬸說道。

「我知道錯了李嬸,下次我再也不會這麼衝動了,可當下要緊的不是給我上政治課了,而是你們快進空間里,然後我讓諾諾幻化出你們的人,讓他們在家裡暫時代替你們一晚上。」蘇葉對著李嬸語氣帶些撒嬌的說道。

李嬸聽了聽,不由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了蘇葉的做法,可是李亮卻不為所動。

「李大哥,你怎麼了。」見此蘇葉不由的問道。

「葉子,我是想說,其他村民怎麼辦。」李亮神色有些犯難的說道。

聽到李亮的話,蘇葉簡直就要被氣笑了,她又不是聖母,她管其他村民怎麼樣。

「李大哥,我並不是聖母,不管他們是我的本分,管他們是我的情分,而且你覺得就算我管了他們他們就會記住我的這一個情分了么。

人都是自私的,我也不想因此而多此一舉的讓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陷入危險之中。你想想,這事本來就不能大肆宣揚,我要是因此驚動了村裡的人,保不準會被那些人的暗線發現,到時候簡直就是引火上身,你知道么。」蘇葉語氣有些冷的說道。

李亮一聽,臉色一紅不由的有些愧疚的看著蘇葉,這事是他考慮欠佳。「葉子你別生氣,是我考慮不周。」

「知道就好,希望下次別再有這樣愚蠢的念頭。」蘇葉很是不客氣的說道,說實話對於李亮的這個想法,蘇葉是很生氣的,簡直就要被她氣樂了。

「我說你這小子腦子裡想的是什麼呢,怎麼就這麼缺心眼呢。不說葉子,要是我我也不會管那些人的死活,你忘了之前他們是怎麼欺負葉子的了嗎,要我說葉子沒找他們報仇都已經算葉子大度了,你竟然還想讓葉子去提醒他們,我看你是腦子進屎了壞掉了。

葉子心念著我們的好才來提醒我們,還為我們規避了風險,你倒好,竟然胳膊往外拐想別人的安危,你這小子,你簡直真是要氣死我了你。」李嬸說著不停的用手往李亮的身上拍打,臉上的怒意看來是真的被李亮氣得不輕。

「娘,我。」

「我什麼我,從現在起,你給老娘閉嘴,再多說一句就給老娘滾一邊去。」李嬸一聽,立馬對著李亮凶吼吼的說道。

而李亮也被李嬸這麼一吼,果然乖乖的不在說話了。

這還是蘇葉第一次看到李嬸這麼這麼霸氣的一面呢,聽著李嬸罵李亮的那裡話,蘇葉差點就沒有拍手叫好了。

罵的簡直太對了,依她看也真的是腦子進屎了壞掉了。。 「你們的老大已經死了,我想你們也沒必要為他報仇吧?」

陳東露出了從容的笑意,道:「你們的老大平日里對你們怎麼樣,你們應該心裡清楚吧?我想你們應該不需要一個這麼殘暴的老大。」

陳東一邊看著他們的臉色,一邊說著。

果然,他們的臉色在不斷發生變化,這證明陳東的猜測是對的。

「你,你又不是我們,怎麼知道老大是怎麼對我們的?」一個看上去有幾分怯懦的男人,舉著槍道。

旁邊人也連忙對陳東喝道:「你別亂動,小心子彈不長眼睛。」

陳東笑了笑,他哪知道這些獨眼狼的行徑,不過,要壓得住這群如同豺狼虎豹般的部下,非鐵血手段不可。

陳東猜測著他們的心思,道:

「我就提個建議:現在殘暴的君王已經遭到天譴,你們應該做的是什麼呢?難道是去給殘暴的君王報仇嗎?」

「我覺得,也許,現在你們應該去爭取這個位置,來改善整個團隊的待遇,沒錯吧?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會助你們一臂之力。」

「你,你就是想自己做老大!」一個怒聲道。

「沒錯,你功夫那麼好,你肯定是想讓我們給你做嫁衣!!」

「不行,我們不能聽這個人的鬼話,先殺了他再說!」

幾個說著,氣氛越來越緊張了。

陳東同時被六個人鎖定住,手心也不禁冒著汗。

他們從不同的方位,鎖定著陳東的頭部,似乎是知道是陳東有防彈衣。

而且他們的槍都是連發的,陳東不認為自己能夠像之前躲避獨眼狼鎖定一樣,再來一次槍口脫險。

這下,就算是陳東,也都有些為難。

想到這裡,陳東臉上表情一變,直接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你,你笑什麼?」

幾個人聽到陳東的笑聲,一個個不禁下意識地在往後退,那模樣,好像陳東才是持槍的人一般。

畢竟陳東先前那殺神般的模樣,還是給他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的,他們會感到畏懼,也無可厚非。

陳東哈哈大笑好幾聲,這才道:

「你們幾位真是說笑了,我只是流落在這個島上,與野獸為伍的一個散人,與你們都不相識,就算我再厲害,你們的兄弟們會認我這個老大嗎?」

「不可能吧?」

陳東大笑過後的話,倒是讓幾個人信服地點了點頭。

陳東接著道:「但是你們就不一樣了,你們擁有威望,也可以說是見證了殘暴君王終結的人,如果再加上我的幫助的話,你們是最有可能成為新的老大的!」

陳東不斷地強調這一點,其實也是想分散他們的注意力。

只要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爭權奪勢這一方面,而不是像剛才那般全神貫注地舉槍瞄著自己,陳東就可以有辦法抽身脫離,甚至是使用反擊。

畢竟,之前那個精英部隊,是有一些煙霧彈、閃光彈一類的緊急逃生手段的。

陳東可以利用他們之間的欲求,製造出間隙來。

「我覺得,這個人說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一個人向陳東問道:「你就是在這裡的土著嗎?」

說到土著,周圍幾人也都將目光轉了過來。

「當然不是了。」陳東笑著道:「我是大災難發生之後,流落到在這個島上來的,怎麼會是那土著呢?」

陳東說著,話鋒一轉,道:「不過呢,我很了解那些土著,知道他們的生活習性,也知道他們的弱點,我想,也許到時候我可以幫助你征服他們。」

「這樣的話,你們就算是立了第一件戰功了,其他人就算是想不服你們,都不行了呀!」

陳東看著面前這人道。

他看出來了,這人就是之前給獨眼狼點煙的那個小弟。

都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個好士兵。

也許這個不想當大哥的小弟,也不是個好小弟?

果然,陳東在對他說了之後,他神情確實一變,就連槍口,都漸漸地放下了,並沒有再對著陳東了。

他想了想,向陳東問道:「那你很熟悉這個島咯?」

「這是當然。」陳東笑著道:

「關於這個島上的食物、水源,我都了解。」

「而且我也知道一些植物可以有效地提升身體素質,你別看我好像比常人要厲害一些,其實也沒什麼秘訣,就是吃那些東西就好了。」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你看上去和普通人有些不太一樣。」

「不會吧,真的有這樣的東西啊?他不會是在騙咱們吧?」

「對啊,說不定他只是唬咱們!」

「也不一定,畢竟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先前那個點煙的小弟道:「既然連大陸崩塌這種事情都會發生,有一些對人體有特殊作用的植物,也很正常。」

「沒錯。」陳東笑著道。

他看著這些疑惑的人們,可以看得出來,他們簡直太想什麼都不做,就讓自己的身體變得像超人一樣了。

且不說他們的這個想法現實不現實,但慢慢改進身體素質的話,確實還是有這種東西的——那就是之前在這湖中的湖水。

可惜了,那種東西,早已經被他們自己給抽幹了。

可以說,也是有些諷刺了。

陳東笑著,上前一步,一副很虔誠的模樣,道:「幾位大哥,我是真的在這個島上忍受太久了,一個人,簡直是太苦了!!」

「哪怕能夠成為幾位大哥的小弟,也都是很好的啊,一個人在這裡要活下去,真的要付出太多了,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每天都吃不飽。」

陳東最後的話,讓幾個人都紛紛點頭,似乎也都有些同情陳東了。

陳東到這裡,才滿意地點了點頭,準備行動了。

他只需要先用煙霧彈混淆視野,就能夠靠著自己遠超他們普通人的視力,趁亂將他們點殺。

當然,陳東首先是要先躲起來,避免被這些人情急之下的掃射,給誤傷到。

可,就在陳東這麼想著的時候,一個人突然舉起槍,用懷疑般的眼神看著陳東,冷聲道:

「不對!這個人在說謊!!!」

。 黑霧翻騰,數百米範圍之內的黑霧,快速凝聚,幾個呼吸之後,一把漆黑的長劍,出現在冥老的手掌。

「死亡之劍!」冥老一手抓著長劍的劍柄,另一隻手,則是按在劍身之上,而後有些懷念的說道:「這一招,老夫已經許久沒有用過了,雖然有些生疏了,但威力,應該還不錯,用這一招送你上路,你也可以死而無憾了。」

冥老說完,雙手離開長劍,而後食指跟中指併攏,對著蛟龍一指,口中發出一聲暴喝:「死亡之劍,靈魂收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