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朱芸蒂看了一眼竹纓,點了點頭,走出了房間,將房門關閉。

「竹纓!」楚秦,則是看向了朱竹纓。

卻只見,朱竹纓直接撲向了楚秦,後者當然是察覺到了前者的動作,不過沒有反抗,任由她將自己撲倒在地!

(本章完) 成功忽悠來一位強力的保鏢兼嚮導,李涼決定讓莉婭留在訪客中心接應老楊。

一方面莉婭畢竟只是個機械人,在馬科西克這種地方能起到的作用有限,另外,從邦德透露的消息來看,西耶謝率領的龐波坦人小隊有可能是在同盟授意下行動,雖然種種跡象顯示可能性不高,但也不值得完全信任。

出發前,他本來準備將邦德送的通訊器留下,結果提莫打開背包,掏出了一串二手通訊器,隨意摘下一個扔給了莉婭。

背包敞開的間隙,李涼看到裏面還有一隻索山蛹抱着捲起來的葉子在啃。

這……就叫專業。

通訊問題解決,二手通訊器中記錄了他的號碼,與老楊匯合后,莉婭可以直接聯繫他。

與莉婭告別,李涼和提莫踏上前往隱塔的旅程。

按照提莫的記憶,代表苦修原質的主神巴赫巴達-萊的神廟位於碳基生物區與矽基生物區的交界處。

由於碳區佔地廣袤,訪客中心距離隱塔相當遙遠,馬科西克又禁止使用飛行器、快速交通工具以及空間魔法、飛行類道術,因此他們的第一站是原住民開的「僕從招募點」。

當親眼目睹「招募點」的規模以及「人山人海」的火爆場面,李涼不禁懷疑,有哈倫波特坐鎮的馬科西克之所以禁止所有生物快速移動,可能不是出於安全考慮,說不定是為了讓原住民壟斷城內運輸業務。

因為那些分明是坐騎或者代步工具的原生物種竟然被認定為原住民的僕從文明,所謂招募,不過是「租賃」換了種說法。

更過分的是,李涼清楚記得剛下飛船時見到的惡魔坐騎有多蠻橫雄壯,跑起來地動山搖,而「民用版本」卻減配得令人髮指,大多是些看上去就遲鈍的小型生物。

最後,他們以離譜的價格從一個狡猾的薩亞德男性魅魔手裏租到了體型最大的坐騎,一頭「獨眼巨人」。

唯一讓李涼欣慰的是,珠子都是提莫掏的,而且這位探險家結賬的時候眉頭都沒皺一下,足見家底雄厚。

「獨眼巨人」身高三米開外,皮膚粗糙,極為健壯,尤其肩背,寬得不成比例,勉強稱之為腦袋的肉瘤上長著一隻沒有眼瞼的紫色眼睛。

三套坐鞍分別架設在它的腦袋和雙肩上,其中,腦袋上的坐鞍前配有一根長桿,前端掛着一串蠕動的蛹蟲,

提莫駕輕就熟地晃動長桿,巨人便用獨眼盯着蛹蟲,甩著兩條粗壯的手臂向前走去。

坐在巨人左肩的李涼看到這一幕,只有一個感受,這種名為「戈隆之子」的僕役生物智商實在是夠嗆。

行進在碳區的街道上,李涼注意到大量非碳基生物生活在這裏,街道兩側的建築風格千奇百怪,沒有太高的樓層,看起來也不像有嚴格規劃,基本上見縫插針地擠在一起,只留下一些寬窄不一的陰暗小巷。

目之所及,無數生物摩肩接踵,租賃的代步工具也各有特色,顯示出不同文明對「坐騎」的理解截然不同,相對來說,「戈隆之子」已經算比較快的,但李涼還是覺得太慢。

馬科西克室外的空間也有「拓撲」特性,視野會隨着移動而變化,只是由於太過廣闊,沒有室內那麼明顯,而提莫指出的隱塔位置「懸掛」在朦朧天際,彷彿遙不可及。

沿着寬闊的街道走了半個小時,隱塔所在之處看起來只「下移」了一點點。

李涼攥著坐鞍的扶手,眉頭緊皺。

該隱還能穩住馬赤薩斯的魔法符陣多久不好說,泰倫薩軍團什麼時候和妖精開戰更是未知數,他只能盡量往前趕,但是即便一切順利,返回地球還需要一天。

不能依靠傳送門移動實在是憋屈,他仰頭打量著整個空間,別說空間魔法的橙色火光,其他魔法施放的痕迹也沒有,可見敢於挑戰馬科西克規矩的魔法師鳳毛麟角。

「你很焦慮,李涼,」提莫隨着巨人的步伐左搖右晃,漫不經心說道。

李涼沉默不語。

「你多久沒睡覺了?」提莫搖了搖頭,「你不是薩亞德惡魔,你需要休息。」

「沒事,」李涼捏了捏眉心,靠在了坐鞍的靠背上。

他確實快忘了上次睡覺是什麼時候,神經一直緊繃,在龐波坦人的飛船上陪老楊喝酒時迷糊了一會兒,卻不知道自己究竟睡著了還是沒睡着。

「魂器或道術會影響你對身體狀況的感知,你的老師沒教你嗎?」

李涼擔心提莫順勢追問剎霧界和昊天皇帝的事情,轉移話題道:「我一直有個疑問,靈理世界為什麼不確定統一的計時方式和度量衡。」

提莫哼了一聲:「靈理世界還沒有能做到這一點的組織,未來也不可能有。」

「法與秩序議會?」

「嗯哼,議會創建於『諸神黃昏』,在戰爭剛剛結束的時代地位崇高,但現在……」提莫嗤笑道,「統一貨幣已經是它竭盡所能的成果,如果沒有馬科西克與都玉京支持,議會早已形同虛設。」

「那都玉京和馬科西克……」

「嘿哎!」提莫揮舞短笛,驅趕一群在巨人胯下鑽來鑽去的某種生物幼崽,接着又把短笛當痒痒撓磨蹭後背,「李涼,人類有沒有民族,膚色或者種姓之類的區分?」

「有。」

「約德爾人也有,班德爾族,瓦羅蘭族等等,在約德爾文明漫長的歷史中,和平總是稍縱即逝,戰爭永不過時,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是約德爾人,我們理解彼此的立場,更理解彼此的文化。」

李涼點了點頭,人類的歷史也大同小異。

「實際上,大部分文明的歷史都是這樣,」提莫話鋒一轉,「但在靈理世界,生命形態的差異是不可逾越的鴻溝,不同文明永遠不可能真正理解彼此,人類不可能明白約德爾人的審美,約德爾人也只會覺得人類光禿禿的皮膚非常噁心,在我的家鄉,剃光毛髮是最重的刑罰。」

李涼瞥了一眼提莫毛茸茸的臉,在人類看來,浣熊還是很可愛的。

「你瞧這種通訊器,」提莫用手掂了掂入耳式蝸形設備,「想要使用它,你至少需要有耳朵,而且你有沒有發現,它的功能和操作方式非常古老。」

「嗯。」

「因為很多文明沒有文字和語言,為了儘可能提高適用範圍,設備只能越簡單越好,你在靈理世界看到的大部分公共設施都遵循這樣的原則。」

李涼明白提莫的意思。

設備尚且無法普遍適用,更別說與文化背景戚戚相關的其他「設定」,即便同為碳基生物,不同文明對世界的理解也天差地別。

「我知道你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念頭,統一什麼的,」提莫冷笑,齜出一顆獠牙,「很多東西看起來很熟悉,對嗎?商業,娛樂,貨幣……嗯哼,這種通訊器,屏幕,還有一些容易理解的名詞。」

李涼愣了一下,想想確實有這種感覺。

「『覺醒』計劃,泰倫薩人創立神聖碳基同盟時制定,後來在都玉京的支持下,無數碳基生物控制的組織共同推進,持續了將近一個紀元,直到現在,」提莫用短笛劃過周圍,「那是一個有關『文化侵略』的詳細計劃。」

文化侵略,「覺醒」計劃。

聽到這裏,艾倫的身影躍入腦海,李涼想起那個自稱流體生物的克克勃僱員喜歡看妖精跳舞。

女性妖精的外表明顯不是流體生物該有的審美,卻很符合「人型」碳基生物對「性感」的定義。

文化入侵有時確實比流血戰爭還可怕。

不過,約德爾人也是碳基生物,不知為何,他感覺提莫說起這種事情相當憤怒。

「約德爾人沒有加入同盟?」

「當然沒有,」提莫慍怒道,「泰倫薩同盟瘋狂擴張,不斷掠奪非碳基文明的基理世界,擠壓原住民的生存空間,他們的傲慢和貪婪遲早會給所有碳基生物召來災難。」

看着憤憤不平的提莫,李涼不知該說什麼。

從這段時間的經歷來看,碳基生物確實享有許多特權,邦德也說過,同盟根本不在乎法與秩序議會的禁令,十幾個靈核礦依然在源源不斷地製造靈核。

說到底,強權來自綜合實力,提莫的擔憂究竟是深謀遠慮還是杞人憂天,取決於泰倫薩軍團和昊天皇帝能否始終屹立不倒。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物極必反。不過,泰倫薩人中也不是沒有清醒的人,比如那位彌撒親王。

李涼正走神時,耳邊傳來了提莫慢悠悠的聲音:「李涼,你猜妖精為了殺你,願意付出幾顆靈核?」

「嗯?」李涼瞬間坐直。

靈的視野中,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周圍多了數十個魂器,散落在街道兩側的陰暗小巷中,並且跟隨「獨眼巨人」的步伐快速移動。

「噢,我還看到了不少老朋友,」提莫陰沉地笑了笑。 玄天宗葯谷,佔地百萬畝有餘。

乃是十萬年大宗,每年幾十億噸靈藥出產之地。

而墨星河作為一名准帝級高手,他從自己師尊的手上接過葯谷長老的位置,已有五十年之久。

在過去的五十年間,玄天宗葯谷說不上多麼欣欣向榮,但至少在宗門藥材供應上,葯谷這邊從沒出錯過。

所以,一位準帝級長老掌握的地方,能有什麼宗門危機,需要請到自己呢!

無邊無際的葯谷之中,韓飛跟隨墨老一路飛行,很快便在一座深山藥坊前停了下來。

這個地方,大大小小坐落着十幾座老舊竹屋,這裏是墨老平日生活的地方,除了一些煉藥童子外,葯谷內一切藥師、丹者,未經請示,不得擅入其中!

轟隆隆!

葯谷之中,韓飛飛了一路,在來到此地之後,轟的一聲,重重地停在竹樓小院中。

震的小院一陣搖晃,小樓中落下不少灰塵!

「果然,還是得儘快地進化出四肢,否則,這飛行落地的時候動靜太大了!」

韓飛跟隨要來,來到院裏,四面八方,各種靈藥氣息,撲面而來。

猛的,韓飛肚中發出一陣聲響。

好傢夥,來到此地,韓飛突然發現,在變成凶獸之後,自己不但變得嗜酒,而且就連這遍地的藥材香氣,在自己聞來,也像美食佳肴一般,胃口大動。

韓飛感覺這小樓里的藥材,自己能吃上三天三夜,都不帶飽的。

就,很香。

如此四下看了一眼,這邊,墨老轉身,沖韓飛道:「玄蛇老弟,這個地方就是小老頭平日煉藥之處,這裏你要是有看上的,儘管取走。」

在認定了韓飛有至尊之姿后,墨老的態度,比起先前,改變了很多。

聽見墨老此言,韓飛不由地暗暗笑了一笑。

暗道一聲,好傢夥,你若真敢把這地方交給我,三天之內,我能把這個地方全部吃光。

韓飛想歸想,像這樣小家子氣的想法,倒也沒有通過心聲,直接流露出來。

望向墨老,韓飛一臉高傲,不動聲色地動了動自己的眼睛。

而另外一邊,墨老今日喊韓飛前來,自然也不是為了讓他看看自己這小葯園這麼簡單。

抬眼,望着韓飛,墨老沉默了片刻,這才開口說道:「玄蛇老弟,今日我之所以邀請你前來葯谷,最主要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哦。

韓飛倒也是急性子,今天自己既然和墨老來到了這山谷之中,為的就是找事情做。

既然這墨老有事要說,自己洗耳恭聽便是。

於是,望向墨老,韓飛神色平淡道:「墨老請講。」

這邊,墨老也不浪費時間,當即開口說道:「十萬年前,當我玄天宗創派祖師開闢宗門的時候,曾在我葯谷之地種下一株古藤,用來培育仙果。」

「但是,這東西,有邪性!」

墨老說到這邊,神色變得更加嚴肅起來:「早在四萬年前,玄武前輩即將離世的時候,它老人家便曾告誡過我們,古藤不除,將來整個玄天宗必遭大禍!」

「然而,當時的玄天宗,正遭遇外門侵襲之禍,連連戰爭不停,宗門內需要古藤相助,因此便又將那古藤保留至今!」

「轉眼,那古藤在我玄天宗存在已有十萬年之久。」

「經過十萬年的發展,那古藤早已長成了龐然大物,盤踞子整個葯谷之中,之前我們從天上飛來,滿山遍野,所有橫亘在山路上的巨藤,都是那十萬年古藤的延伸!」

啊!

小樓面前,當聽得墨老此言的時候,韓飛心頭暗暗一驚。

方才,在隨墨老一路來到小樓之前,韓飛曾經見過,在葯谷深山之中,盤踞著無數如同巨龍一般,異常粗壯的古藤。

原本韓飛還以為這古藤,是葯谷中培養的神秘特殊靈藥,葯谷中人,將它種得到處都是。

沒有想到,它的本體,竟是同一株十萬年古藤!

好傢夥,如果說方才自己在天上所見的一切古藤,皆來自於十萬年前的那株古藤的話,那麼它的本體,未免也太大了吧!

腦海中,稍稍回想自己來時所見的一切,很快,韓飛又望向墨老,開口問道:「墨老,若是那萬年古藤確有邪性,那麼當初在玄武前輩尚在人世的時候,它為什麼不儘快將古藤剷除?」

「即便當初前輩年邁,宗門又遭遇了外來危機,那麼,自危機結束后的這幾萬年間,玄天宗內為什麼沒有任何新的動作?」

一聽這話,墨星河沉默了。

好半天,才聽墨星河開口說道:「既然你都這麼問了,那我也不瞞你,事實上,這十萬年古藤,每三年,就會在藤蔓之上,結出幾枚血紅果實,吞服血紅果實之後,對於修鍊,大有益處!」

「在過去幾萬年間,我藥王谷的長老們,就是憑藉這個收穫,紛紛晉陞准帝級別,在這期間,甚至出過兩名大帝!」

接着,墨老又道:「正因那古藤上結出的果實對於修行大有幫助,所以我葯谷歷代長老,都對外邊隱瞞了此事!」

「如此過了十萬年,最近一段時間,我漸漸發現那古藤越來越不受控制。」

「這古藤之上,長出了不少詭異花苞,花苞之內,暗藏毒素,一但爆發開來,整個玄天宗將大受影響,徹底深陷無邊毒霧之中,到時候我宗門內數百萬弟子,將死傷無數!」

哦。

小樓內,對於葯谷歷代長老私藏果實一事,韓飛並未多說什麼。

在這東荒世界,每位修士都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每個人都想要獲取更多的修鍊資源!

只是,葯谷歷代長老埋下的暗雷,與自己何干。

韓飛,頗有些冷笑地望着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