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受到更多的折磨!」

「你會感受到更多的痛楚!」

「你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是你忤逆我的代價!」

妖極一邊狂笑一邊揮舞著刀子,猶如一個變態殺人魔!

「肉身的死亡不是你的終點!因為你的靈魂還在,你的靈魂將會被痛苦籠罩!一點一點的消磨…」

「多美秒的景色…」

眾妖在妖極的念力籠罩下完全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恐懼的看著妖極在虐殺豬妖…

當然,也有幾隻妖怪露出了崇拜、狂熱的表情…

說實話,妖極的這幅姿態讓他自己也很反感,為了讓猴更長記性,只能選擇讓雞受罪了。

妖極沒有選擇殺這頭豬妖,他發現這頭豬妖的恢復能力十分優秀,相當耐打生命力頑強,是一個相當不錯的肉盾。

如法炮製,妖極同樣對海蛇上了一通酷刑,將這兩隻妖怪折磨的不成樣子之後才裝作意猶未盡的樣子收了手。

妖極背負雙鉗,在眾妖面前緩緩踱步:「我們斬首團由我來當團長,你們沒意見吧?」

「沒意見!」

「沒意見!」

「當然沒意見!」

……

眾妖紛紛附和道,絲毫不敢忤逆妖極。

他們是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掉,只能順勢而為謀求一線生機。

「好!既然我當了這個團長,那麼你們就要完全服從我的命令!違者殺無赦!」

「是!」

妖族的生存法則就是弱肉強食,服從強者,哪怕是在不情願為今之計它們也只能配合妖極。

「為了防止發生意外,我為你們準備了禮物,希望你們喜歡!」妖極說完,容不得眾妖反應,近三十道念力支配就飛向了每一隻妖怪的額頭。

「這是我對你們的信任,若是有人膽敢磨滅此印跡殺無赦!」妖極說著冠冕堂皇的話語,做著卑鄙的事。

哪怕是以它如今的念力強度,想要用念力支配如此輕鬆強行操控這些妖怪也是不太可能的。

不過單單打上這個印跡就好了…

「希雅,到你了,這些妖怪的品質相當不錯,艾拉一定會特別高興的,務必讓他們聽話!」妖極十分果斷的把包袱丟給了希雅。

「哼~自己闖禍又讓人家給你擦屁股!」

「不要在意那些細節!」

「這細節好粗啊,百妖大禮包成了壓縮包…」

「怪的了我么,那幫妖怪不老實,我也是為了自保!」

雖然希雅最強不願意,但是她依舊乖乖的幹活了。

妖極的目的很簡單,給這些妖怪打上靈魂印跡,然後由希雅來進行更深度的潛意識操控,從而扭曲這些妖怪的想法。

讓他們更容易被那邊的地球人類接手。

這原本是讓那些地球人自己頭疼的事,如今那些妖怪被妖極斬了那麼多,只能通過這種方法補償一下了。

希雅和妖極都默契的沒有提莫情那邊發生的事,畢竟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畢竟雙方或多或少都有不妥之處,就這麼翻篇了也好。聽到宋梵的話,胖子這才傲嬌的冷哼一聲把頭別了過去,隨後大步流星的走向萬寶閣。

宋梵看見這一幕,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笑,他不得不承認胖子就是一個活寶,雖然他總是那麼不靠譜,但是認識他以來,自己確實過得輕鬆了不少。

「梵哥,你們過來啊,發什麼呆呢?」胖子……

《蓋世殺神》第631章早說就沒那麼多事了! 突如其來的想法,讓鳳琰嚇得差點從台階上摔下去,看著蒔泱的小臉,鳳琰只覺得自己的心好似跳的越來越快了。

他,他該不會是喜歡上蒔泱了吧?!

砰,砰——

鳳琰把手按在了自己的心口處,這裡,真的跳的越來越快了。

他不由得想起兩人自遇見后的相處……從一開始的防備,到不知不覺會被蒔泱的心情所牽引,不捨得讓她難過,亦不能看到她受傷,就好像那時候她趁自己沒有注意跑進了邵玉笙和亓官甸裡面時,明明知道她的武功可能在自己之上,卻還是忍不住擔心她的安危。

就好似她昏迷時,即便白澤和聞人玉竹說她沒事了,可他還是放心不下得守到她醒來。

只有自己親眼看到她是沒事了,才放心得下。

還有,他喜歡她的親近,即便是蒔泱不懂得男女之防做出的親密舉動,他,好像……順理成章地接受了,沒有一點排斥感。

想著,鳳琰看向蒔泱的眼神越發的柔和了起來,心裡那團團繞繞的也好似理清楚了一般,腦海只有兩個大字,那就是——

完了。

七哥和老頭,能不能接受一條龍當弟媳和兒媳?

而且最重要的,小姑娘喜不喜歡他?

鳳琰躊躇著摸了摸下巴,猶豫著問了出來:「泱泱,你討厭我嗎?」

討厭?

蒔泱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搖頭。

不,她不討厭鳳凰。對於自己的食物怎麼會討厭得起來,挑食是不對的。

見蒔泱搖頭,鳳琰嘴角大咧,笑得跟個二傻子似的,瞬間有些得意忘形起來,道:「那,那你可願當本王的王妃?景王府…景王府缺一個女主人。」

若是願意了,他回去就直接跟老頭說賜婚了,也省得那些大臣的女兒整天跟頭狼一樣看著自己,把小姑娘拐…不是,娶回家,每天寵著她該是很不錯的一件事。

然而這次蒔泱卻並不如他所想立馬答應了下來,眼眸里滿是不解地看著他,「王妃?當了王妃,是不是就可以吃你了?」不問緣由的那種。

鳳琰:「……」你為何總想著吃我?

他不是鳳凰嗎?在那些話本子里,鳳凰不是跟龍是一起的嗎?不該是成就一段佳話嗎?

怎麼到他和蒔泱這,小姑娘卻總是想要吃他?

難道是因為他現在還是人?可他也不知道怎麼變回鳳凰啊,說是不死之身,這萬一要是自己了斷了回不來可怎麼辦?

想著這些有的沒的,鳳琰的好心情一下子就跌落於谷底,揉了揉蒔泱的頭,「乖,你餓了吧,去找三兒要些吃的去吧,我…我有點累,想歇息了。」

說完,便是失落落地起身走回自己房裡,蒔泱望著他的背影,抿了抿唇,問道:「你為什麼要叫我泱泱?」

鳳琰腳步一頓,好一會兒,才回頭淡笑道:「泱泱好聽,我很喜歡。」

不單泱泱的名字,還有她這個人,可小姑娘……

卻是什麼都不懂。

不過沒關係,來日方長,他會讓泱泱明白的。

鳳琰回到房裡之後,蒔泱卻仍舊坐在那台階上許久,望著那緊閉的房門,微微點了點頭,「嗯,我也很喜歡。」

……

在知府家裡逗留了兩天,鳳琰便把回京的時間提上了日程。

先是讓田興安安排好馬車和馬匹,還有路上所需要的乾糧,再是在衙門升堂給邵玉笙定了罪,最後……

便是眾人的去留問題。

除了鳳琰和蒔泱還有落三是必須要回京都的之外,那支援涇陽的兩百號人已經聽從鳳琰的部署,留在了涇陽成為新的守備軍,由田興安安排人管理。范尚還有後到的聞人玉竹卻不知道是隨大部隊還是留在涇陽。

范尚原先就是這涇陽守備軍的一員,聽從邵玉笙的命令行事,可現在邵玉笙被定罪,那些守備軍也就剩下他一個,即便鳳琰想收他入麾下,那也得經過邵陽武的同意才行,畢竟是他的兵。

除非……虎符是在他的手上。

想著范尚和那大牢里灰頭土臉的邵玉笙,鳳琰摸著下巴,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好像,也不是不行喏。

至於聞人玉竹……

「問那麼多幹嘛,我肯定是要跟著蒔泱走的。」

聞人玉竹幫著她的兩頭大象洗著身子,見鳳琰問她去向,毫不猶豫就回答了。

「而且,蒔泱說她需要我去幫忙給個病人治腿,怎麼?你還想拒絕不成。」

鳳琰忙擺手道:「不是,我就是來確認一下,好提前做好一些準備。」

是了,他怎麼就忘了,七哥的腿還需要治呢。觀聞人玉竹那高超的醫術,七哥的腿這次肯定能好起來了。

就是沒想到泱泱竟是提前跟聞人玉竹商量好了,她…對七哥的事情很上心嗎?那要是受傷的是他呢?她會不會也很擔心自己?

難得的,鳳琰又開始想些有的沒的了。一想到蒔泱臉上會露出難過的表情,鳳琰搖了搖頭,還是算了,他還沒讓小姑娘笑起來呢,應該往這方面努力才是。

聞言,聞人玉竹意味深長地笑了出來,「嗯,是得做好準備。畢竟小姑娘需要貼心照顧。」

「貼心」二字,聞人玉竹咬的格外的重,那雙亮的出彩的眼裡滿是對鳳琰的調侃。

「咳……」鳳琰輕咳了一聲,對上聞人玉竹的眼睛,只覺得自己的心思都被看穿了,「那個,我還有事要忙,就不打擾你了。」說著,便是提起步來,飛快地逃離了現場。

聞人玉竹先是一愣,隨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真是個傻不愣的,還挺可愛。」

好歹是活了兩輩子的人了,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鳳琰對蒔泱的感情,就是蒔泱……

嗯,她覺得鳳琰還得多努力一番了。雖然知道蒔泱是活了萬年的龍,但那心智就是個孩子,比孩子還孩子。

至於她為什麼要從南嶺趕來這裡——

一來,是為了感謝蒔泱解了她的心結;這二來,她也不想在那待了。

她本是21世紀的醫科聖手,又有著祖傳的針灸術作為輔助,事業該是一帆風順的,不僅如此,她還有一個滿心滿眼都是她的愛人,可偏偏……

在那天晚上,一切都變了。

那一天,她如同往常一樣下班回家做飯,卻見自己的家中安靜的異常,剛進門,便被人打暈了。醒來后發現自己被反綁在椅子上,而她的身上……綁著一個定時炸彈!

聽著倒計時滴答滴答,時間在一點點的流逝,她從一開始的絕望到最後祈禱著只希望他不要回來,她愛的那個他不要回來。可是她的祈禱沒用,他還是回來了。沒有給自己鬆綁,他把定時炸彈綁到了自己身上,朝外面跑了出來……

可他,卻沒有估到那炸彈的威力竟是那般的強,在跑的過程中,炸彈被引爆了,她就眼睜睜地看著他被炸的血肉橫飛,而她,亦是死在了那場爆炸中。

醒來后發現自己來到了這個世界,有了那神奇的馭獸能力,可是卻沒有找到他……她一度認為,自己的命就是他救回來的,所以她獲救來到了這裡,他卻沒有。

在這裡,她沒有一個親人,亦不能感到一點歸屬感,只有那些動物與她作伴,鬱鬱寡歡的她也不想跟這裡的人扯上任何的關係,所以她選擇了在崖底生活。

直到蒔泱的出現……

作為這些類似於靈異事件的穿越都發生於自己身上了,對於蒔泱是神…那也不難接受。

蒔泱走的那天晚上,她夢見了一個人,或者說,夢見了鬼?夢裡紅頭髮的那個男人說,讓她跟著蒔泱,自己的醫術該是懸壺濟世的,不該被埋沒,而她心念的那個人……

执笔画江山 在不久,也會重新遇見。

所以,她來了。

解決了一些瑣碎的事情后,鳳琰把回京的日期定在了兩天後,而在準備的一些事宜上,除了該收拾的一些換洗衣服,眾人又遇到了一個難題——

那就是乾糧問題。

無意間成為了眾人寵兒的蒔泱表示,堅決不要乾巴巴的大餅。

她要吃肉,很多肉。

因為要押送邵玉笙的原因,他們不能選擇走要經過城鎮的地方,以免造成百姓的恐慌,所以就沒有飯店這一說。要想吃肉,還是新鮮的肉,那實在是個難題。

最後還是鳳琰決定,大家的乾糧都帶齊,蒔泱的那份由落三做一些肉乾帶在路上,若是不夠的話,就停下來打獵,現烤!實在不滿意,那他自己放血!

堅決不能餓著自己未來媳婦!

蒔泱這才消停下來,抱著白澤蹦躂著找落三要吃的,落三很自豪地覺得,她從一個暗衛成功轉為了奶娘,養著「嗷嗷待哺」的蒔泱和白澤。

關於這一點,鳳琰又醋了。就在臨行前一天的晚上,他拎著落三進了廚房。

落三看了看砧板上放著的幾隻雞還有一大塊豬肉,再看著笑得略猥瑣的鳳琰,嚇得直接拔出了劍來。「景小王爺,你幹嘛!我可是姑娘的人,你竟然想讓我下毒迫害姑娘?!」

聞言,鳳琰嘴角抽搐了起來,忍不住直接抬腳踢飛了她的劍,「你一天天的腦子能不能想點好的!」

他沒事下毒害自己媳婦幹嘛?先不說能不能成,看他這樣,像是下毒的嗎? 晚上,待眾人都已經睡下,林羽來到院中。

「暗七!」

林羽一聲輕呼,暗七立即出現在他身邊。

「屬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