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神兵可以批量煉製,先知神兵相對珍貴,都是特殊鍛造而成,至於太虛神兵,很多太虛境的霸主都沒有。」

「因為太虛神兵的材料,是太虛境生靈的神骨。」

說到這裏,楊恆不由一聲嘆息,頗為頭疼。

旁邊,清河子和歐陽老祖聽得心神震撼。

太虛境,是新世界的霸主生靈了,用他們的神骨鍛造神兵,當真是駭人聽聞。

「太虛神兵,肯定有毀天滅地之威!」

歐陽老祖有些憧憬的感慨,目光嚮往。

他家傳煉器之道,對於煉器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非常渴望能煉製出一把太虛神兵。

「可去哪裏搞太虛境生靈的神骨呢,這……」清河子笑容苦澀,看了楊恆一眼,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

將整個兵工廠升級后,礙於材料,也只能生產出先知神兵,沒有材料,太虛神兵是無法鍛造出來的。

楊恆沉吟了下,轉身離開了。

他來到了不滅神山的一個山谷,吹了一聲口哨。

「轟隆隆」

山谷震動,如千軍萬馬奔騰,煞氣洶湧。

「媽咪來啦,媽咪來看我們來啦!」

遠遠地,就傳來了九彩巨怪的聲音,眼前九彩光芒一閃,它已經出現在了楊恆的面前,大如湖泊的眼睛望着楊恆,滿是親切之色。

它巨大的身形如九彩長龍,一段時日不見,它的頭頂長出了一個大包,鼓鼓的,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孕育。

而且氣息也強橫了一大截。

顯然,這段時間它進步不小。

它的身後,是大傻二傻三傻四傻…….一百一十二傻,全部是金色怪物,鱷魚腦袋,蟒蛇的身體,金色鱗片格外刺目,散發着金屬光澤。

「媽咪——」

它們發出神魂波動,但只會叫媽咪。

楊恆懸浮虛空,望着它們,欣慰的笑道:「不錯,都是媽咪的臭寶兒!」

「現在,媽咪要給你們點贊,都準備好!」

聲音落下,所有的怪物全部盤卧起來,眼睛滿是認真和期待之色。

九彩怪物在最前面。

楊恆朝它們豎起大拇指,朝天一頂,嘴裏念道:「臭寶兒們,媽咪頂你們!」

一連上百次后。

山谷震動,九彩神光衝天,金色神光閃耀,法則和秩序神鏈交織,發出叮叮噹噹的碰撞聲,還有濃郁的太虛之氣浩蕩。

楊恆心念一動,屏蔽了這個山谷,外界無法感知。

多半日後。

山谷里。

九彩巨怪和金色怪物們,都變成了太虛境的凶物。

它們體型大漲,九彩巨怪最為誇張,身長已經可以繞星球一圈了,頭頂上,那個大包破開了,長出了一個龍角一樣的東西。

身側長出了九對翅膀,彩色斑斕,非常美麗,身下還有九爪,鋒利如彎刀神刃,散發着銳利的鋒芒之氣。

這一刻,它看起來有點像九彩九爪神龍,卻又更加兇悍。

是一種楊恆從未見過的生物。

而其他金色怪物一個個也有百萬丈長,金色鱗片碩大如山,頭頂無角,但個個身有雙翅,身下有雙爪。

這一刻。

無論是九彩巨怪還是金色怪物,它們都變成了真正的史前巨凶,那股從鱗片縫隙里瀰漫出的凶煞之氣原始又古老。

這是它們血脈深處的凶煞基因,被楊恆點贊激活,再次返祖復甦。

「感謝媽咪,我們愛媽咪!」

九彩巨怪第一個激動的喊道,這次不是神識波動,而是口吐人言。

其他金色怪物跟着吼叫了起來:「感謝媽咪,我們愛媽咪。」

修為實力的提升,連帶它們的靈智也提升了,可以完整的說話了。

楊恆大為歡喜,道:「臭寶兒們,媽咪也愛你們!」

「現在,每個臭寶兒,都給媽咪抽一根你們的肋骨,媽咪要用。」

九彩怪物和金色怪物,都是太虛境的生靈了,用它們的神骨鍛造太虛神兵,絕對沒問題。

楊恆滿眼期待,彷彿看到了堆積如山的太虛神兵。 旅人本不想去接收這,象徵蜥蜴人部落特權的令牌。

因為對他來說,這根本沒任何作用。

說不定以後還會因為這令牌,讓得不少好勝之人過來挑釁。

倒不是怕和那群不知死活的傢伙打上一兩場,可終歸還是添麻煩。

最主要的是,現在自己並不能拔劍。

若是說比試,當然還是要出劍才最過癮。

「上去收下吧,若是不收,怕這群亞人又會對我們產生什麼意見。」

騎士見旅人對這動作熟視無睹,便開口相勸。

「非受不可嗎?」

「我之前跟你說過吧?這個西部世界朋友最為重要,無論對方是人類還是亞人。收下這令牌,至少以後蜥蜴人部落不會再對你不利,甚至還能在遇到苦難和麻煩時出來幫助。何樂而不為呢?」

「可是若有人看見這塊令牌,想上來搶奪或是和我切磋,豈不是很麻煩?」旅人說出內心真實想法。

騎士得知后先是愣了片刻,旋即微笑道:「沒必要擔心這些,令牌只是個敲門磚罷了,想要到蜥蜴人部落真正得到幫助,還得靠硬實力,沒多少人會閑得沒事搶這塊令牌。而且平時只要你不拿出來,或親口說出這令牌來源,誰知道這是沙里安王國境內哪個小亞人自治區的令牌啊?」

說得倒也沒錯,蜥蜴人沼澤不過是王國內不起眼的小自治區而已。

事實上像這樣小自治區,在王國內分部還有數十個。

一般情況下向外人提起這蜥蜴人沼澤,也只會根據這地名推斷出這是亞人自治區,不過也僅此而已了。

「嘶。」旅人沉思片刻后覺得他說得還挺有道理,於是上前將這塊令牌從蜥蜴人手中接過。

「我會妥善保管這塊令牌,到時去了你們部落可別翻臉不認人。」

「絕對不會的,大人。」

見這位實力超群的人類將令牌收下,這些崇敬力量為尊的亞人種族心裡,自然還比較高興。

畢竟怎麼說,對方都是足以輕易擊敗它們部落最強者的存在。

接下這令牌,就代表死斗結下的梁子一筆勾銷。

從今以後部落或許就多了位,在人類社會地位頗高的強者支持。

在它們角度看來,這位旅人的實力都足以成為人類世界的王!(僅僅從亞人強者思維考慮)

「那你們先走吧,若是以後再讓我發現,你們部落和這種強盜罪犯有勾結,勢必饒不了你們!」

「不會了不會了!大人!我們也是因為最近食物短缺才接受這委託!今後即便餓死也不會幹出這種犯罪行為!」

蜥蜴人們被訓得連連低頭認錯,難以想象這群亞人在半個時辰前,還意圖要了在場所有人性命。

這便是亞人文明裡最多的強者思維。

只有強者,才會在它們心中得到真正的敬重。

即便是一直被它們看不起、總是愛玩權謀、小把戲的人類種,只要實力達到它們崇敬的標準,就會毫無怨言地視對方為上位者。

看著這群強壯異族漸漸離開視線範圍,由蜥蜴人引發的風波終於告一段落。

旅人將目光放到那群被抓起來五花大綁的商隊罪犯上。

「怎麼感覺少了點人?」

「報告大人!除了戰鬥開始時從樹林逃走的商隊頭領未找到外,還有一兩個試圖負隅頑抗的,都被當場擊殺!」

護衛隊士兵積極地回答旅人提出的問題。

頭領都沒抓到啊。

這讓旅人心中有點失落。

不過轉念一想,為何要有點失落啊?

自己接受這份委託的初衷,不是來找文靈揚的嗎?

這群罪犯落不落網關我什麼事?

看出旅人心思的騎士上前,站在他身旁環看四周道:「說不定從剛開始你出手時,文靈揚前輩就在這附近注意著你呢。」

「可為何到現在還不出來?」

旅人道:「看起來要麼是他根本沒到場,要麼我還不符合他心中的標準?」

「布蘭斯大——呸,朋友,不要妄自菲薄。單單憑你和蜥蜴人首領那一戰,我想無論是哪個武師,都不會放過和你建立關係的機會!」

海伍德博忽然有些好奇地問:「話說回來,您那強大無比的力量,到底是通過何種方式鍛煉才可以出來?沒什麼別的意思,只是看您體格也不算強壯,為何肌肉里會蘊藏不弱於亞人級別的力量?」

「這股力量來源?」

旅人也說不清。

從覺醒所謂【神覺】后,他的力量就隨著戰鬥次數的增加,而不斷上漲。

但即便擁有如此強大力量,可在使用【神覺】戰鬥時,他都無法持續太長時間全力作戰。

很多時候,他都以為這是與生俱來的天賦,不過是付出些代價罷了。

可聖皇教會那群老迂腐,卻總是強調他那力量和直覺都來源於永生之皇恩典。

所以作為東部世界子民,旅人是少有幾個排斥永生之皇的人。

直到遇見大魔法師轉世后,他才隱隱約約察覺到,這身直覺和力量來歷或許並不簡單。

在和那位戰鬥過程中,他可以明確體會到即便對方是以魔法為主,可在肉身力量上並不弱於自己,甚至還稍微強上一絲。

而且最主要在戰鬥結束后,自己也莫名失去直覺。

蓓琬 這些事情聯繫在一起,讓旅人產生些奇怪的想法。

或許這身直覺和力量,其實都和魔法有關?

難道真是永生之皇賜予的恩典?

到後來身體也漸漸發生變化,最主要特徵就是耐久力隨著直覺消失,而變得更強。

若是換做全盛時期,旅人通常都會一劍之間,便將剛剛那蜥蜴人封喉秒殺,不會帶半點拖沓。

「只要堅持不懈地去努力,總有一天,你們都會達到我現在的高度。」

旅人最後只好模糊地解釋:「懷揣著一顆永不消停的武者之心,朝著最強巔峰不斷邁進、超越。這樣,才能突破極限,達到頂峰!」

「聽大人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簡直是醍醐灌頂,讓我茅塞頓開!」

「話說大人您到底叫什麼啊!?」

此言一出,又是連串奉承的話撲面而來。

讓旅人都懷疑這些人有沒有聽進去剛才講的話。

雖說也只是臨時編出來的。

在旅人一句,護衛隊人均十句的閑聊中,時間點點過去。

直到外出人員將受驚的馬兒全都追回后,他們才準備啟程離開。

「文靈揚前輩或許不會在這麼晚出來吧,別灰心,下次挑個好點時間再來。」

海伍德博朝還回頭看著周圍的旅人伸出手,想拉對方坐上馬車。

可旅人沒做出回應,只是眼神幽深地望著遠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