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盧毅一聽高興了,於是當即就忍不住了,坐直身子對著他們道,「哈哈!你們還不知道吧!天宇可是有一位長相美麗像是小仙女兒一般的女朋友呢,經常一個人偷偷地看那女孩子的照片,被我抓住好幾次了,都不給我看一下!!」

盧毅說完不高興的哼哼了幾下。

「盧毅,你給我閉嘴!!想打架是不是!!」慕天宇聽到盧毅的話后臉一紅,隨後梗著脖子喘著粗氣說了句。

「什麼?!!」戰士們嘩然了。

紛紛的將目光看向了慕天宇,「好傢夥!!慕天宇,你居然有女朋友!可是瞞的我們好辛苦啊!!不行!我們也要看那個女孩子長什麼樣子!!把照片拿出來!兄弟們,還吃什麼飯!!快!拉住他讓他把照片交出來!!」

「慕天宇,快把你女朋友的照片給我們看一看!!」

眾人聽了后也不吃飯了,全部站起來朝著慕天宇這一哄而上,笑嘻嘻的拉著他的胳膊就開始找照片!

「慕天宇,快給我們看看!老哥都在這裡當兵五年了還沒有找到女朋友,你小子倒好,居然這麼早的就有了女朋友!所以說什麼今天我也要看一看!!」

「哎!你們……」

慕天宇被他們一人一個胳膊抓住,有人開始搜刮他身上的衣兜口袋,最後無奈的嘆了口氣,「好了,放開我吧,我給你們取。」

眾人一聽,滿意了。

「這不,早這樣做不就好了。」

於是,眾人的視線直勾勾的落在慕天宇的身上,看著男人從訓練服衣服里的左胸口袋裡拿出了那一張小小的照片。

「我警告你們!看是可以!可不準給我弄髒啊!」

遞給他們的時候,慕天宇皺起眉頭冷聲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

一位戰士見到照片后連忙伸手拿了過來。

瞬間,許多顆腦袋埋在了一起,齊聲的呼喊出了一句話,「哇塞!」

照片上的女孩子,看著年紀不大,最多也就只有十六歲,那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起來很是動人。

有位戰士噗嗤一下笑出了聲,「天宇!你確定這是你女朋友不是女兒嗎?!」

這年齡看起來也太小了!未成年啊!!

「看夠了還給我!」

慕天宇站起來,走到他們人堆里將照片搶了過來,語氣不善的說道。

邊說邊還伸手擦了一下照片。

眾人見此嘖嘖了一聲,重新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端起碗來。

碗里的面早就已經糊成一團了,他們也不在乎。

盧毅將頭湊了過來,這一會兒總算是看到了照片上的女孩兒。

「我靠!!慕天宇你不會是有戀童癖吧!這女孩子好小啊!!」

慕天宇氣急敗壞的在他頭上狠狠的拍打了一下,「你給我閉嘴,今天的事情等到一會兒回去了我再找你算賬!!」

盧毅聽到了慕天宇這一句話后完全沒有當回事,繼續嬉皮笑臉的對著周圍的人說著話。

這個時候,有人問話了。

「慕天宇,你和你的小女朋友是在哪裡認識的?」

慕天宇一愣,隨後快速的扒了兩口飯,沉聲回答了一句,「我們還不是男女朋友關係,只認識的話,是在孤兒院里。」隨後砰的一下放下碗筷,站起身子對著他們道,「我吃好了,去跑上幾圈,你們繼續吃!」

眾人看著那快速跑遠的身影,盧毅皺眉像是失去了興緻一般的嚷嚷了一句。

「什麼嘛!不是男女朋友關係幹嘛的總是拿著人家小姑娘的照片看!搞得我還為他高興了半天。」

「有時候,單相思比彼此相愛來說更讓人難熬……」

驀然的,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話,讓盧毅一愣。

不覺得也放下了手裡的碗筷。

好傢夥!敢情慕天宇那傢伙是一廂情願啊!

「話說到了這裡,慕天宇來這裡都已經兩年多了,我聽團長說,還有兩三個月慕天宇就要回去了!」

「啊!這麼快!!」

有人很是驚訝!

「嗯,我還聽說慕天宇兩年多前剛來的時候,對著團長說了一句話,讓周圍的人很是吃驚。」有人賣關子的說道。

「什麼話?」

盧毅在這個時候也豎起了耳朵聽著。

那人笑了一下,朝著後面看了一眼,似乎是怕被突然折返跑回來的慕天宇聽到。

見到處看不到慕天宇,這次轉回腦袋對著他們說道,「這件事情我也是聽其他的人說的,你們可不要對別人說是我說的!」

「哎呀,你快些說吧,我們大家都等的不耐煩了!!」

那人被催促了好幾聲,最後終於說道,「具有人親眼看見,慕天宇兩年前剛來我們這裡的時候身上只帶了一件用來換洗的衣服,然後直接走到了團長的跟前,說他想要參軍當兵!」

「團長當時有問他為什麼?他說他想要變強,保護他在乎的人!」

「可是,根據他呈遞上來的資料來看,他只是一個孤兒,哪裡有家人保護?!又因為團長覺得他是一個好苗子,各項指標都達標,所以便破格撤掉一系列的入伍程序讓他直接入伍!」

「現在看來,這小子當年如果不是為情逃避,就是想要讓自己強大后了好回去保護這個小姑娘了。」

聽了那位將士的話后,眾人沉默了。

這樣的話,也就是說這個小女孩兒也是孤兒了,慕天宇和這個小女孩兒之所以認識,就是因為兩個人一起在孤兒院長大。

有人分析道。

「沒錯!」

「這小子果然是一往情深重感情!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們大家就先替他保守這秘密,等到他要回去的時候送他一個驚喜!!」盧毅這個時候出聲提議道。

「好!」

他們這些來自祖國各省各個地區的兄弟,雖然有些人在這兒待得時間很長,有些待得很短!

但是能夠冥冥中遇見就已經是緣分!

更何況,他們都是為了成為一位能夠保家衛國守衛祖國邊疆防線的戰士軍人才來到這裡!!

有愛國情!亦有兄弟情!!

盧毅站了起來朝著慕天宇跑走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揚起了一抹笑意。

風,正好,刮著北疆的氣息,吹進了人們的心裡,涼涼的,柔柔的……

「啊!我的面已經糊了!」

「我的也是!!哈哈,不過還好,快吃,要不然下午的五公里長跑我們就要餓肚子了!」

「……」

身後傳來將士的聲音,帶著歡笑,帶著堅定!飄向了祖國的大好河山!

慕天宇跑到了一個高處躺了下來,仰起頭看著這湛藍的天空,將胸口上的那一張照片貼的再緊了些。

「小希,我想你了……」 「Yi選手非常冷靜,他並沒有着急交技能,還在拉扯牛頭和輪子媽。」

「AK47似乎有點上頭,即便看到了身後的三個人,他也沒有選擇撤退,或者說他已經沒有撤退的餘地了。」

「滑板鞋回到了塔下,可是輪子媽還在持續追擊,頂着防禦塔攻擊,這太上頭了。」

「牛頭被布隆和盲僧三人包夾,逃無可逃,人頭最終被妖姬一套爆發給拿下,OZR的下路雙人組再次陣亡。」

娃導看着下路的戰況,心中忍不住嘆了口氣,他賽前非常看好OZR戰隊,只是沒想到比賽正在打起來,卻是一邊倒的局面。

米人的眼神中充滿了驚喜,他現在對GMO戰隊越來越感興趣了。

下路團戰結束后,周興拿到了一個人頭,然後在徐樂的指揮下,一起入侵OZR的藍Buff,然後再去拿小龍。

回到中路的周興,臉上的笑容是美滋滋的,妖姬反掉了對面一個藍Buff,等一會兒還能拿自家的藍,這種待遇實在是太爽了。

維克托回到線上后,面對壓了他一個等級,還多了一個藍Buff的妖姬,根本就沒法打,一見面就被劈頭蓋臉打了一套技能,被消耗慘了。

看到半血的維克托,周興殺心漸起,他下意識地想要呼叫打野的幫助,可是一想到鄭新陽盲僧熟練的K頭技術,他的內心變得遲疑了。

周興看着已經轉好的大招和點燃,於是,決定單幹,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按照他目前的優勢,即便不依靠打野,也能依靠雙手,創造幸福美好的生活。

我用雙手成就你的夢想—-樂芙蘭。

於是妖姬找到一個好機會,利用維克托補兵的間隙,直接開啟了獵殺模式,QRWE點燃,一套技能瞬間打出,電光火石之間,維克托的血量清零,人頭到手了。

「哇!我的天!中路單殺了!妖姬這是什麼傷害,大半管血的維克托直接被秒殺。」

看到周興在中路單殺的操作,娃導忍不住驚呼一聲,整個賽事直播間也因為周興的單殺變得熱鬧了起來。

「乾的漂亮!GMO的這個中單有點東西啊,為什麼不早點換上來?」

「別提了,他之前也不是沒上過場,可是表現也是一塌糊塗,沒想到這次居然這麼猛!」

「不是中單選手發揮比較出色,而是GMO整個戰隊在這場比賽的發揮都非常出色,他們打得更加主動。」

「你還別說,GMO戰隊跟之前的表現相比,還真的不一樣了,打得一點都不墨跡,戰術思路非常清晰,有當初季後賽常客的風範了。」

「GMO戰隊還是得看雲歌啊,雲歌來了,戰績就好起來了!」

只不過相較於賽事直播間的一片稱讚的彈幕,某位退役選手直播間的彈幕就沒有那麼和諧了,充滿了各種陰陽怪氣。

「B哥!哎!B哥!快看,GMO戰隊要贏了,雲歌剛一上場就拿到首勝了誒。」

「不懂就問,同為退役的職業選手,主播為什麼不去當主教練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當主教練不賺錢,當主播才賺錢!夢想什麼的,跟錢相比,一文不值!」

「B哥太理智了,他放棄了成為主教練的機會,就是為了給兄弟們直播,淚目!都給老子哭!」

一腔善意 「太感人了!為了表達對B哥的尊敬,我決定在屏幕前上三炷香紀念一下B哥。」

Bigo看着賽事直播間內的比賽局勢,在看看自己直播間內的彈幕,整個人的臉色變得鐵青,他又一次被觀眾破防了。

尤其是看到屏幕前的周興使用妖姬單殺了維克托,Bigo腦海中閃過各種畫面,那些都是他被雲歌單殺的場景。

即便退役了這麼多年,可是這些畫面依舊曆歷在目,尤其是最近聽到雲歌復出成為主教練后,這些畫面時常浮現在他的腦海中,已經成為了Bigo的夢魘。

「今天這場比賽,GMO戰隊打得的確不錯,他們配得上這場首勝。」

「但這也僅僅只是首勝而已,GMO戰隊要走的路還有很長,雲歌教練的任務還很艱巨。」

Bigo鐵青的臉色露出非常生硬的笑容,任誰聽到這種語氣也不會覺得他是真心稱讚GMO拿到首勝的。

果不其然,Bigo隨即話風一轉,再次陰陽怪氣了起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雲歌一直的目標就是冠軍對吧,可是現在GMO戰隊距離冠軍還相差甚遠啊。」

「別說是冠軍,GMO戰隊就連季後賽的門檻都摸不到呢,怎麼說能夠爭奪冠軍呢。」

「作為一個過來人,曾經的LCL春季賽冠軍成員,我給雲歌教練傳授一下個人經驗。」

「冠軍沒有那麼好拿的,不如先定一個小目標,比如進入季後賽行列什麼的,千萬別好高騖遠,不然就會一事無成的。」

Bigo臉上露出嘲諷的笑容,說到這裏,他的臉色變得好看多了,Bigo瞬間就想明白了,以GMO戰隊目前的戰績,他根本就沒有必要生氣。

GMO就是LCL聯盟的鹹魚隊,即便拿到了首勝,也是聯賽倒數的,成為這樣一個戰隊的主教練,雲歌又能有什麼發揮的空間。

或許等過兩天,拿到首勝的GMO戰隊就會再次失敗,這股東風過去,也就沒人提雲歌教練的事情了,Bigo想到這裏,心裏頓時就舒服多了。

但是他直播間內的觀眾,聽到Bigo剛剛說的話,瞬間就開啟暴走模式,狂噴Bigo。

「看到這個小人的嘴臉,我就感覺噁心!」

「噁心!呸!噁心!」

「有一說一,這個主播真的是越來越欠打了,有沒有水友去執行正義的。」

「我出一毛錢,懸賞主播的狗頭,哪位勇士想要接任務。」

「多了,這狗B不值這麼多錢。」

Bigo和水友的較量還在持續中,雙方誰也奈何不了誰,跟GMO戰隊和OZR戰隊在賽場上的局勢完全不同,面對GMO戰隊的衝擊力,OZR已經有點撐不下去了。

也不怪解說和觀眾們都已經默認GMO能取得首勝,實在是OZR戰隊沒有太多的反抗能力,就像是被點到了死穴,沒有還手之力。 「白教授這怎麼能行?」

「每位客人都是我們酒店的上帝,沒有經過主管允許,我沒有權利帶您上去的。況且,這是我們每位客人的私隱,還請白教授諒解。」

酒店服務員,看白東要自己去找入住客人,她急忙上前阻撓,面露緊張的樣子向白東解釋。

「啪!」